加载中........
×

【两会·关注】央属中医院薪酬低压力大, 委员呼吁完善绩效改革

2018-3-15 作者:黄蓓   来源: 中国中医 我要评论0
Tags: 央属  中医院  薪酬  压力  委员  绩效改革    
分享到:

每当谈起医院的绩效薪酬问题,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院长唐旭东委员总有很多话要说。“跟北京市属的同级中医医院相比,我们央属公立中医医院职工的年平均工资比人家低了8~10万元,如果跟西医院比的话就低更多了。”

3月9日的上午小组会议结束后,唐旭东赶紧拿着《关于完善央属公立中医医院绩效薪酬政策的提案》寻求联名。为此,他早就打好了腹稿,准备像委员们解释下自己提案的缘由,让他意外的是,大部分委员阅读完提案后还不等他开口,便欣然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薪酬低  平台是留人仅有筹码

“我们医院有些科研人员和医疗骨干打报告辞职时,我只能用央属医院的平台优势来挽留他们。”唐旭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央属公立中医医院薪酬长期处于较低水平,面临着较大的人才流失压力。平台似乎已经成为这些医院留住人才的仅有筹码。

2017年,央属公立中医医院与北京市属同级中医医院相比,职工的年人均薪酬少了8~10万元,医院在人员经费支出上占比少了近10个百分点。

“因为央属公立中医医院的薪酬政策是执行原有的事业单位管理方式和管理路径,与一般的中央事业单位执行相同的绩效工资核定额。”唐旭东说“我们也想给员工多发点,但是受到总量核定额的限制,这是最关键的问题。”

事实上,为优化薪酬体系,西苑医院已经尝试了内部改革。2017年,西苑医院启动了以岗位效果为中心的绩效考核改革方案。但受到北京市医改的影响,西苑医院门诊量下滑了10%,医院总收入与上年基本持平。而往年,医院总收入都是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长。

“这恐怕会进一步影响医生的收入。”西苑医院副院长徐凤芹委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达了她的担忧。早年间,医生的收入都会随着医院的收入上涨而上涨,2017年医院收入没有增加,如果国家不补贴的话,2018年员工可能就涨不了工资了。

“内部的薪酬绩效改革,只能起到优化资源配置、引导工作方向的作用,最为关键的绩效工资总量问题不解决,额度只有这么大,不能从根本上提高职工的收入。”

更让唐旭东担心的是,随着国家鼓励社会资本举办中医医疗机构、多元化办医格局不断推进以及医师多点执业政策的实施,央属公立中医医院的医生资源和患者或将被分流。这让他比任何时候都迫切希望这一问题能够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并得到妥善解决。

补偿少  覆盖不了医疗以外功能

“不是我们签名草率,而是唐院长说的情况我很了解”,上海中医药大学教授、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原副院长蒋健委员也在联名提案上签了字,尽管他任职的医院并非央属,但他对央属公立中医医院的苦衷也是颇为了解,“央属公立中医医院是中医药事业发展的‘国家队’,其功能定位不仅是临床医疗机构,还是中医药产、学、研的龙头单位。在绩效评价体系中只以医疗服务产出衡量其绩效薪酬总额,就涵盖不了全部功能了。”

“相对于我们的功能,财政的投入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唐旭东为我们列了一组数据,“央属公立中医医院近5年财政补助收入占业务收入比重仅为4%~5%,而北京市属医院是15%~17%,差距太大了。”

“虽然钱投得少,但是我们活儿却没少干。”唐旭东说。资料显示,除了临床业务,西苑医院也承担着大量中医药临床评价研究等科研工作,院内有临床基础医学研究所、中药临床疗效与安全性评价国家工程实验室和中医药保健研究中心,专职的科研人员数量近百人,曾经获得过中医药行业的首个国家科学进步一等奖。

“虽然依靠科研工作也能创收,但相对临床医务人员来说还是偏低的。”唐旭东说,“在财政投入有限的情况下,这部分科研人员的工资实际上都是医院承担的。”

另一个困扰唐旭东的问题是医院的院内制剂销售价格问题。“我们医院进入医保目录的院内制剂已经十几年没有涨价了,但为了体现中医特色、满足患者需求,就一直在使用。”唐旭东表示,然而在这十几年间,中药材饮片价格、人工成本都有了很大提高,我们制剂室的主任告诉我,脑血疏通口服液一年要亏四五十万,益气养阴口服液一年要亏三十万,这个亏空是没有相应补偿机制的。

“要想让央属公立中医医院更好地发挥‘国家队’作用,财政保障一定要跟上,不能让这些医院花太多精力在运营创收上。”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院长王阶委员也是联名提案人之一。他强调,要有财政保障来强化央属公立中医医院的公益属性,发挥其在中医药科技创新、高层次人才培养、技术辐射等方面的作用,才能更好地推动中医药事业传承发展。

建立绩效薪酬浮动机制

基于此,唐旭东今年在提案中提出,要基于央属公立中医医院的科技创新能力和高层次人才培养能力,推动医疗业务发展。要在现有基础上合理确定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和绩效工资总量。

“我认为绩效工资总量可以与医院的总体收入挂钩,在医院绩效考核合格、医院成本控制和收支结余良好的前提下,按照一定的百分比予以安排,这样也有利于激发医生的积极性和推动医院管理方式的改善。”唐旭东表示。

此外,唐旭东还建议建立央属公立中医医院绩效薪酬浮动机制,综合考虑医院自身的经营状况和绩效考评情况,建立每年自然增长的常态机制,给予央属公立中医医院薪酬分配自主权。他认为,在薪酬制度改革过程中,可以考虑岗位职责、服务数量、服务质量等要素,与下放医院人事管理权有机结合,给予医院薪酬分配的自主权。

王阶强调,薪酬的调整必须要在充分调查研究基础上进行,经过科学测算,保证调整在合理区间,通过建立科学合理的薪酬体系,吸引更多优秀人才。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