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彩存教授:肺癌全病程管理,尚难以实现 “chemo-free”

2019-11-21 佚名 肿瘤资讯

肿瘤治疗的发展日新月异,迅速崛起的免疫疗法,蓬勃发展的靶向用药,不断演进的放化疗方案,引领肿瘤治疗进入精准医疗时代。

肿瘤治疗的发展日新月异,迅速崛起的免疫疗法,蓬勃发展的靶向用药,不断演进的放化疗方案,引领肿瘤治疗进入精准医疗时代。

免疫联合化疗,为多数患者优选方案

肺癌的治疗发展迅速,已经从化疗时代、靶向治疗时代,步入免疫治疗时代,当前多种治疗手段均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化疗作为其中之一,仍然不可或缺。

驱动基因阳性的晚期肺腺癌患者,靶向治疗带来很好的获益,但因为很少存在相关驱动基因的改变,肺鳞癌患者极少有靶向治疗的机会,化疗一直是主要治疗手段。

免疫治疗的出现,为驱动基因阴性的患者带来治疗的突破,但目前绝大部分患者仍然离不开化疗。PD-L1高表达(TPS≥50%)、EGFR/ALK阴性的患者,能够一线采用免疫单药治疗。但对于PD-L1表达<50%的患者,免疫单药治疗的疗效并未显着优于化疗,为了进一步提升疗效,需要将免疫治疗与化疗联合。

临床研究数据显示,不论患者PD-L1表达情况,免疫联合化疗的疗效均有明显提升,因此目前免疫联合化疗成为绝大多数患者的优先选择,也提示当前绝大多数的患者离不开化疗。

化疗仍是全程管理重要一环,“chemo-free”恐难以实现

化疗在肺癌治疗中已有多年应用经验,由于化疗的毒副反应,临床医生和患者渴望能有“chemo-free”的治疗方案。但从肺癌全程管理的角度,“chemo-free”恐难以实现,无论是靶向治疗,还是免疫治疗,终究会发生耐药,耐药者仍需选择化疗。而对于非晚期的患者而言,目前局部晚期患者需要同步放化疗,早期患者手术后需要辅助化疗,化疗仍是患者全程管理中的重要一环。

此外,目前能够采用“chemo-free”方案的也只是小部分人群,而且限定在某一治疗阶段,例如PD-L1表达≥50%的患者,实际上只占EGFR/ALK阴性人群的15%左右。未来我们期待在PD-1/PD-L1抑制剂的基础上,联合其他新的药物,来进一步扩大“chemo-free”的人群范围。

化疗药物迭代更新,增效同时降低毒性

传统化疗的疗效已达到平台期,要进一步提升疗效,一方面是通过联合免疫治疗,或联合贝伐珠单抗。另一方面是药物自身的不断发展,增强疗效同时降低毒性,包括两方面的策略。

第一个策略是增加药物在肿瘤组织的聚集浓度,如紫杉醇脂质体由于具有微米级甚至纳米级的结构,能够在肿瘤组织中高浓度聚集,减少在正常组织的分布,从而达到增效减毒的效果。第二个策略是抗体偶联药物(ADC),ADC通过结合高效细胞毒性药物与靶标特异性抗体将细胞毒性药物直接送达病变组织,同时限制药物在非目标组织中的毒性。

紫杉醇脂质体安全性更佳,获CSCO指南推荐用于晚期肺鳞癌一线治疗

作为化疗药物不断演进和迭代更新的代表之一,紫杉醇脂质体在紫杉醇的基础上,增加脂质体外壳,使药物的水溶性增加,更容易到达肿瘤部位,对肿瘤治疗的帮助更大。

紫杉醇脂质体联合顺铂对比吉西他滨顺铂一线治疗晚期肺鳞癌的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结果显示,两组在客观缓解率(ORR)和无进展生存期(PFS)的数据相似(P>0.05)。但紫杉醇脂质体组更具安全性优势,因不良反应导致暂停用药(9.3% vs 27.6%)和终止药物(14.4% vs 23.5%)的比例均显着低于吉西他滨组。同时贫血、白细胞计数降低、中性粒细胞计数降低、血小板计数降低、恶心、呕吐、食欲下降等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也低于对照组。今年4月,《CSCO原发性肺癌诊疗指南2019版》将紫杉醇脂质体联合顺铂或卡铂作为晚期肺鳞癌一线治疗的Ⅰ级推荐(2A类证据)。

当前肺癌免疫治疗联合化疗取得较好疗效,力扑素?作为目前唯一获批的紫杉醇脂质体,希望能开展与免疫治疗联合的临床研究,造福更多患者。

相关资讯

Sci Rep :3D-MCN:预测肺结节是否为恶性的3D多尺度胶囊网络

利用CapsNet在生物医学领域的成功经验,这项研究提出了一种新型的肺结局恶性预测模型。

Chest:从不吸烟小细胞肺癌患者的临床和基因组学特征

与吸烟者相比,从不吸烟的SCLC患者具有独特的生物学特性。

老年女性,间断咳嗽5月余,请诊断!

老年女性,间断咳嗽5月余,请诊断!

Sci Rep:根据TCGA甲基化数据确定非小细胞肺癌的预后标记

这项研究建立了一种新型的甲基化标记,可以可靠地预测NSCLC患者的预后。

Thorax:肺癌筛查项目中,肺活量测定发现既往无COPD个体气流阻塞的患病率高

将肺活量测定纳入以社区为基础的靶向肺癌筛查项目是可行的,并且可以发现很多既往没有被诊断为COPD的气流阻塞个体。

Chest:电磁导航支气管镜诊断肺癌的敏感性和安全性

ENB诊断PPL患者是否为恶性肿瘤的安全性和敏感性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