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近期过敏性鼻炎免疫治疗研究进展一览

2018-5-15 作者:AlexYang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
Tags: 过敏性鼻炎  免疫治疗  
分享到:

过敏性鼻炎主要由IgE介导的介质(主要是组胺)释放,并有多种免疫活性细胞和细胞因子等参与的鼻黏膜非感染性炎性疾病。其发生的必要条件有特异性抗原即引起机体免疫反应的物质、特应性个体、特异性抗原与特应型个体二者相遇。过敏性鼻炎是一个全球性健康问题,可导致许多疾病和劳动力丧失。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过敏性鼻炎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虽然特异性免疫疗法(SIT)在治疗过敏性鼻炎方面与对症治疗相比性价比较高,然而在欧洲,相关SLIT与SCIT的比较研究仍旧缺乏。最近,有研究人员对草花粉过敏的SCIT与SLIT和对症治疗的成本和效益进行了比较,研究的地点为澳大利亚、瑞典和瑞士。

研究发现,考虑到SCIT和SLIT的有效性,与药物对症治疗相比,SCIT和SLIT的准备工作是非常突出明显的。这两种治疗方法与额外的花费相关,但是当考虑到治疗效果的结果,这两种方法还是很有性价比的。SCIT与SLIT的一个直接比较显示在澳大利亚、瑞典和瑞士中,SCIT相比于SLIT的花费更低(1,368 €versus 2,012 €、2,229 €versus 2,547 €以及 1,901 €versus 2,220 €),以及更为优越的治疗效果(SCIT, 8.02 QALYs; SLIT, 7.98 QALYs;  对症治疗, 7.90 QALYs)。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患有过敏性鼻炎的病人,SIT为病人提供了比对症治疗更加经济有效的选择。当SCIT与SLIT比较时,SCIT在QALYs和花费方面更加优越,尤其是因为SCIT具有更高的病人服从性和更低的药物开销。


局部过敏性鼻炎(LAR)是一种相对比较新的疾病。最近,有研究人员确认了LAR的过敏原特异性免疫疗法的治疗作用。研究人员设计乐儿一个随机的、双盲的和安慰剂-对照试验,并在28名患有LAR的病人中进行了桦树皮下过敏原免疫疗法(AIT)。该疗法为期24个月,并在其中15名病人中进行AIT治疗,在另外13名病人中进行安慰剂处理。主要的结果为症状药物得分(SMS)。另外,研究人员还测量了血清特异性性lgE、血清特异性免疫球蛋白G4、对Bet v 1的鼻特异性lgE和安全和生活治疗参数。

研究法发现,在24个月的治疗过后,SMS曲线下的中间面积在治疗组中与安慰剂组对比具有显著的减少: 2.14 (范围 1.22-4.51) vs 6.21 (范围, 5.12-7.89)(P<0.05)。在AIT期间,治疗组表现出SMS的显著降低,最高达65%。另外,研究人员还在AIT治疗期间,在治疗组中与安慰剂组对比,检测到了免疫球蛋白G4的显著增加和鼻特异性lgE的显著减少。AIT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并且没有全身反应。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阐释了桦树花粉LAR病人的AIT治疗是临床有效的并且具有很好的耐受性。

【3】Allergy Asthma Proc:鼻炎儿童中5-草花粉舌下免疫治疗药片和滴剂治疗效果比较

舌下免疫治疗(SLIT)的最重要的一方面为给药的方法。最近,有研究人员在对草花粉过敏的患有鼻炎的儿童中进行了旨在发现SLIT免疫治疗的药片和滴剂两种方式之间的症状药物得分差异情况,时间为花粉季节之前8周开始进行 。次级结果为肺功能和T细胞调控的FOXP3阳性细胞诱导情况。

研究为一个回顾性的、合并数据二次分析的研究,数据来源于2个前瞻性的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受试者为经历SLIT的儿童。研究包括了41名年龄在6-18岁且患有过敏性鼻炎(AR)、花粉敏感的儿童。研究发现,药片和滴剂均能够显著的减少症状表现(鼻子、哮喘和眼睛);并且在两个小组之间没有显著的差异。当与药片治疗相比,滴剂治疗表现出在减少组合症状药物得分中更好的效果,但是差异并不显著(p=0.1036);另外,在哮喘和鼻得分中也没有显著的差异。另外,研究人员展示了在两种治疗方法中呼出气组分一氧化氮水平的显著减少。在外周血中,CD4+ CD25+ FOXP3+阳性细胞的诱导在2个小组之间也没有显著差异。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两种治疗方法表现出了在症状药物得分中相似的减少;然而,与药片治疗相比,滴剂治疗在减少组合症状药物得分中更为有效。


舌下免疫治疗(SLIT)的安全性和治疗效果已经被许多研究证实。然而,在中国关于舌下免疫治疗在过敏性鼻炎(AR)儿童中的效果和安全性研究仍旧很少。

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回顾性的研究,目的是评估结合粉尘螨滴剂的SLIT疗法在患有AR的学龄前后儿童中的效果和安全性情况。研究包括了282名年龄在2-13岁的受试者,他们接受了为期2年的舌下免疫治疗过程,并且结合了药物治疗。研究人员根据年龄,将病人分为学龄前组(2-6岁,n=116)和学龄组(7-13岁,n=166)。研究人员在4个时间点评估了总鼻炎症状得分(TNSS)、视觉模拟评分(VAS)和总药物评分(TMS),时间点分别为基线点、SLIT治疗半年后、1年后和2年后,并且评估了副作用事件(AEs)。

在2年的SLIT后,4中鼻炎症状得分、TNSS、VAS和TMS得分要比基线点显著更低(所有P<0.05)。在临床结果方面,1年后和2年后治疗效果相比没有显著的差异(所有P>0.05)。另外,在SLIT治疗后八年、1年和2年后,TNSS、VAS和TMS得分在学龄前组和学龄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所有P>0.05)。研究并没有发现严重的全身AEs。最后,研究人员指出,结合粉尘螨滴剂的SLIT疗法在患有屋尘螨(HDMs)诱导的AR的学龄前后的儿童中,是具有临床效果并且是安全的。


最近,有研究人员观察和分析了永久过敏性鼻炎儿童中,单敏和多敏儿童对屋尘螨过敏的标准化特异性舌下免疫治疗5年时间的治疗效果。

研究时间为2007年到2009年,包括了236名永久过敏性鼻炎的儿童,并且被分为2组:组1利用屋尘螨提取物进行了标准化的特异性舌下免疫治疗;另1个小组利用鼻用糖皮质激素和口腔抗组胺药物进行了药物治疗。研究总共包括了193名病人(106在免疫治疗小组和87名在药物治疗小组)完成了治疗。研究人员还评估了症状得分、总药物数和生活品质。

研究发现,舌下免疫治疗小组阐释了在视觉模拟量表得分中显著的减少、鼻窦炎生活质量调查问卷得分的显著减少和总药物得分的显著减少(p<0.05)。另外,研究人员并没有发现严重的副作用事件。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标准化的舌下免疫治疗具有对永久过敏性鼻炎儿童长期的治疗效果。儿科群体中,在单一过敏原舌下免疫治疗对由多种过敏原引起的过敏性鼻炎是合适的,包括了屋尘螨。


尽管Th2细胞在过敏性疾病,如过敏性鼻炎(AR)中具有很重要的角色,但是能够诱导和维持AR发病机理的因素仍旧不清楚。最近的舌下免疫治疗(SLIT)的发展有希望能够对AR的发病机理进行阐释。然而,哪一类Th2细胞亚群在屋尘螨诱导的AR(HDM-AR)中具有重要作用,SLIT对Th2细胞病理学影响以及Th2细胞亚群与SLIT效果之间的联系还没有明确的解释。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89名HDM-AR病人(43名对照,46名为HDM 300 IR)中利用流式细胞术评估了外周血单核细胞中(PBMCs)的细胞激素的产生和HDM反应的T细胞亚群频率情况。研究发现,HDM反应的IL-5+ IL-13+ CD27- CD161+ CD4+细胞和 ST2+ CD45RO+ CD4+细胞在每一位HDM-AR患者的外周血中均观察到;这些细胞在活性药片SLIT治疗的小组中显著减少。另外,在积极响应药物治疗的患者中,HDM反应ST2+CD45RO+ CD4+ 细胞数量显著更低。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过敏原反应的ST2+ CD45RO+ CD4+细胞或者那些与 IL-5+ IL-13+ CD27-CD161+ CD4+细胞结合的细胞也许可以作为SLIT成功治疗的标记。这些细胞也许在AR的发病机理中具有重要的作用。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