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请注意:二级以下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即将发布!

2019-11-28 王营 健康县域传媒

医院绩效考核从不同维度覆盖公立医院运行的每一个微观环节。在深化医改的大格局下,如何以“绩效考核”为牵引,助推县域医疗服务能力提升是政策设计者、考核执行方、公立医院管理者都需思考的问题。

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已经成为一个常规动作,且层层深入。

医院绩效考核从不同维度覆盖公立医院运行的每一个微观环节。在深化医改的大格局下,如何以“绩效考核”为牵引,助推县域医疗服务能力提升是政策设计者、考核执行方、公立医院管理者都需思考的问题。

今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以下简称《任务》)。《任务》明确要研究涉及健康中国行动、促进社会办医健康规范发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等15个文件。

按照计划时间节点来计算,11月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文件将会印发公布。为此,《健康县域传媒》记者采访了几位二级医院院长,听听他们对这份文件有哪些期待。

2020年,开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

近日,“三明医改再获国家表彰!”几乎震动了大半个县域医疗卫生圈,这一官宣动作,从某种程度上恰恰肯定了三明医改的“燎原之势”。

11月1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发布重要通知《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通知》。

2019年,全国开展了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截至目前,多个省份的绩效考核排名相继出炉。按照《通知》要求,2020年,开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深入落实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提升患者就医满意度。加快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强化公立医院内部运营管理,积极发挥总会计师作用。

目前,县级医院能力建设一直是国家医疗改革的核心的工作任务之一,全国各地县级将“创建三级”作为医院发展和能力提升的抓手。5月3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19版)的通知》。这就意味着,有一大批县级三级医院将和大三甲医院采用同一考核体系。

在这份考核手册发布的第一时间,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林西县医院院长边剑锋就对《健康县域传媒》记者表示,“这些指标一方面保证了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规范化、标准化、同质化,同时,对三甲医院的一些考核指标,用在我们县级三级医院身上是很难完成的”。

从6月到11月,如今,绩效考核已经成为一个常规动作,且层层深入。上次的三级公立医院考核共涉及医院近2400家,2020年将有13000多家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开展绩效考核工作。

政府导向是绩效考核的指挥棒

“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应该与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大的框架相符,但需要有一些区别,多体现符合二级公立医疗机构特点的指标。”安图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云庆军举例说,比如日间手术指标如果用在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上,难度显得颇大。考核架构方面的设计,可以多体现一些一以前传统的考核项,比如说二甲评审的项目。

“绩效考核是医院发展的指挥棒,不妨多体现一些时下政府主导的政策或机制。”云庆军强调,作为医院的一把手,想要提升县域医疗服务能力,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很多时候有了政策的引导、督导和激励,才能能做得更好,更有成效。比如说“互联网+”医疗健康、县域医共体建设、慢病管理等。

云庆军解释道,“互联网医院和人工智能对于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不便于考核,但近年来,远程医疗和智慧医院建设在二级医院的广泛应用切切实实提升了患者满意度和获得感”。

《健康县域传媒》记者了解到,吉林省安图县辖7镇2乡、180个行政村、总人口约21万人,常住人口仅有16万,且安图县域南北狭长(150公里),东西窄(几十公里),交通十分不便。

近年来,面对群众对于优质医疗资源服务需求的日益增长,安图县人民医院在借助外力谋求发展的同时,基于信息互联互通共享的医共体服务平台:打造了“三大中心”“九大协同”,突破了诸多地域局限。

慢性病筛查和管理主要依靠基层,提升基层能力是慢性病管理的基本保障。”云庆军补充道,今年国家层面出台《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健康中国行动之重大疾病防控行动提出“四大行动”,均对加强基层慢性病防治服务能力提出了要求。“当前,在‘大病不出县’医改目标的指引下,要提升县级医院的综合服务水平,做好慢病管理工作首当其冲,或许也会成为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点。”云庆军如是说。

绩效考核方案并非医院管理的“灵丹妙药”

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共涉及55个指标,主要按医疗质量、运营效率、持续发展以及满意度评价四个维度来划分。其中,与医疗质量相关的有24个指标,占有绝对性优势。

“医疗质量和安全水平提升是医院发展的永恒的主题,这项考核必须列入其中。”

河北省威县人民医院院长孙英勇表示,多年来国家卫健委出台了多项政策文件,建立并完善了医疗质量管理的长效机制,不断完善临床诊疗相关规范标准体系,明确了在诊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严格遵守的一系列制度,这些政策文件和制度措施需要在绩效考核中占有明显比例。

孙英勇补充道,县级医院能力提升强基层的重要一环,具体如何提升,还需政策制定者将其细化成具体条目,列入绩效考核细则。

在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中,《健康县域传媒》记者注意到,有一条是“要求下转患者人次数(门急诊、住院)的指标导向逐步提高”。对此,孙英勇认为,县级医院的县域龙头和引领作用,是检验分级诊疗是否落地的关键!国家强调康复回基层这个理念是很对的,如果在二级公立医疗机构中也涉及该指标,前提必须是基层必须接得住,接得稳。

一位不具姓名的县域院长认为,绩效考核的相关信息和结果一定要实现部门共享,一定要将考核结果与医院运行必备的人财物管理相挂钩,建立压力传导机制。同时,绩效考核方案并不是医院管理的“灵丹妙药”,医院管理者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接受检验和修正。

随着公立三级、二级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通知的发布,公立医院绩效考核这项工作日将常态化。需要提醒的是,在大数据时代,现代医院管理在评价体系中,需要信息来做支撑,未来的医院管理一定是通过数据说话,医院管理者还要认真对待,切不可数据造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全国多省份取消公立医院医用耗材加成,滥用高值耗材将受严惩

日前,山东省政府召开常务会,审议通过《关于取消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的指导意见》。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包括山东、福建、安徽、天津、北京、贵州、湖北、广东等多省份宣布取消医用耗材加成。根据国办印发的文件,2019年底前要实现全部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零差率”销售。与此同时,高值耗材滥用也将面临处罚。多省份发文取消公立医院医用耗材加成11日,山东省政府召开常务会,审议通过《关于取消公

重庆:公立医院医用耗材加成今年年底前全面取消

17日,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召开基本医疗保险工作情况汇报会,听取市政府以及市医保局等有关部门关于基本医疗保险工作情况的汇报。

一批医生集团发展缓慢,几大因素曝光

从目前看,医生集团的发展缓慢,总体无非几大因素:医生还未能真正开展自由执业(这里不仅指外部环境,还包括医生的观念),医生集团的发展受限于可以多点执业的医生数量;医生集团缺乏经营管理的人才,尤其是具备市场观念的经营管理人才;医生集团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获客难题。

构建健康生态命运共同体,公立医院转型正当时

关于医院的发展趋势,从2018年以来,大家说的比较多的、比较官方的表达方式是,中国医院规模化发展将进入尾声,正进入质量化转型阶段。我想说的是,这是从医院角度出发而言的一种说法,如果从整个卫生健康生态体系出发,说得比较尖锐一点,就是大型公立医院尤其是要从掠夺式发展转变成共享式发展,要按照国家要求做好对下级医院的帮扶,构建起与下级医院的发展命运共同体,建设好共同发展的本地卫生健康医疗新生态。公立医院发

公立医院特需医疗:是大小通吃的尴尬还是顺应民意的产物?

这么多年过去了,曾诺还是忘记不了那517元。6年前怀孕时,因为胎儿心脏不好看过一次特需门诊,曾诺就对那次经历念念不忘:乘电梯到达医院门诊部顶层,与下面的嘈杂截然不同,这里一切看上去安静干净,患者脸上似乎少了疾病留下的狰狞苦痛。走进一间宽敞而独立的诊室,里面摆放着一张电脑桌,桌子前面有一老一少像师徒的两位白衣大夫,年长的医生轻声细语得对曾诺说:“请坐”。“我当时急得至少问了20个以上的问题,他都

49家医疗机构上“黑榜”2019上半年触红线机构一览

2019年8月底,上海卫健委监督所通报了 2019上半年医疗机构违法广告。有49家医疗机构因医疗广告违法受到行政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