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院长请注意:二级以下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即将发布!

2019-11-28 作者:王营   来源:健康县域传媒 我要评论0
Tags: 公立医院  绩效考核  

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已经成为一个常规动作,且层层深入。

医院绩效考核从不同维度覆盖公立医院运行的每一个微观环节。在深化医改的大格局下,如何以“绩效考核”为牵引,助推县域医疗服务能力提升是政策设计者、考核执行方、公立医院管理者都需思考的问题。

今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以下简称《任务》)。《任务》明确要研究涉及健康中国行动、促进社会办医健康规范发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等15个文件。

按照计划时间节点来计算,11月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文件将会印发公布。为此,《健康县域传媒》记者采访了几位二级医院院长,听听他们对这份文件有哪些期待。

2020年,开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

近日,“三明医改再获国家表彰!”几乎震动了大半个县域医疗卫生圈,这一官宣动作,从某种程度上恰恰肯定了三明医改的“燎原之势”。

11月1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发布重要通知《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关于进一步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通知》。

2019年,全国开展了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截至目前,多个省份的绩效考核排名相继出炉。按照《通知》要求,2020年,开展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深入落实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提升患者就医满意度。加快建立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强化公立医院内部运营管理,积极发挥总会计师作用。

目前,县级医院能力建设一直是国家医疗改革的核心的工作任务之一,全国各地县级将“创建三级”作为医院发展和能力提升的抓手。5月31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国家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操作手册(2019版)的通知》。这就意味着,有一大批县级三级医院将和大三甲医院采用同一考核体系。

在这份考核手册发布的第一时间,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林西县医院院长边剑锋就对《健康县域传媒》记者表示,“这些指标一方面保证了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规范化、标准化、同质化,同时,对三甲医院的一些考核指标,用在我们县级三级医院身上是很难完成的”。

从6月到11月,如今,绩效考核已经成为一个常规动作,且层层深入。上次的三级公立医院考核共涉及医院近2400家,2020年将有13000多家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开展绩效考核工作。

政府导向是绩效考核的指挥棒

“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应该与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大的框架相符,但需要有一些区别,多体现符合二级公立医疗机构特点的指标。”安图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云庆军举例说,比如日间手术指标如果用在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上,难度显得颇大。考核架构方面的设计,可以多体现一些一以前传统的考核项,比如说二甲评审的项目。

“绩效考核是医院发展的指挥棒,不妨多体现一些时下政府主导的政策或机制。”云庆军强调,作为医院的一把手,想要提升县域医疗服务能力,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很多时候有了政策的引导、督导和激励,才能能做得更好,更有成效。比如说“互联网+”医疗健康、县域医共体建设、慢病管理等。

云庆军解释道,“互联网医院和人工智能对于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不便于考核,但近年来,远程医疗和智慧医院建设在二级医院的广泛应用切切实实提升了患者满意度和获得感”。

《健康县域传媒》记者了解到,吉林省安图县辖7镇2乡、180个行政村、总人口约21万人,常住人口仅有16万,且安图县域南北狭长(150公里),东西窄(几十公里),交通十分不便。

近年来,面对群众对于优质医疗资源服务需求的日益增长,安图县人民医院在借助外力谋求发展的同时,基于信息互联互通共享的医共体服务平台:打造了“三大中心”“九大协同”,突破了诸多地域局限。

慢性病筛查和管理主要依靠基层,提升基层能力是慢性病管理的基本保障。”云庆军补充道,今年国家层面出台《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健康中国行动之重大疾病防控行动提出“四大行动”,均对加强基层慢性病防治服务能力提出了要求。“当前,在‘大病不出县’医改目标的指引下,要提升县级医院的综合服务水平,做好慢病管理工作首当其冲,或许也会成为二级及以下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点。”云庆军如是说。

绩效考核方案并非医院管理的“灵丹妙药”

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共涉及55个指标,主要按医疗质量、运营效率、持续发展以及满意度评价四个维度来划分。其中,与医疗质量相关的有24个指标,占有绝对性优势。

“医疗质量和安全水平提升是医院发展的永恒的主题,这项考核必须列入其中。”

河北省威县人民医院院长孙英勇表示,多年来国家卫健委出台了多项政策文件,建立并完善了医疗质量管理的长效机制,不断完善临床诊疗相关规范标准体系,明确了在诊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严格遵守的一系列制度,这些政策文件和制度措施需要在绩效考核中占有明显比例。

孙英勇补充道,县级医院能力提升强基层的重要一环,具体如何提升,还需政策制定者将其细化成具体条目,列入绩效考核细则。

在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中,《健康县域传媒》记者注意到,有一条是“要求下转患者人次数(门急诊、住院)的指标导向逐步提高”。对此,孙英勇认为,县级医院的县域龙头和引领作用,是检验分级诊疗是否落地的关键!国家强调康复回基层这个理念是很对的,如果在二级公立医疗机构中也涉及该指标,前提必须是基层必须接得住,接得稳。

一位不具姓名的县域院长认为,绩效考核的相关信息和结果一定要实现部门共享,一定要将考核结果与医院运行必备的人财物管理相挂钩,建立压力传导机制。同时,绩效考核方案并不是医院管理的“灵丹妙药”,医院管理者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接受检验和修正。

随着公立三级、二级公立医疗机构绩效考核通知的发布,公立医院绩效考核这项工作日将常态化。需要提醒的是,在大数据时代,现代医院管理在评价体系中,需要信息来做支撑,未来的医院管理一定是通过数据说话,医院管理者还要认真对待,切不可数据造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