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上调儿童医疗服务价格 给儿科一份尊重

2019-1-23 作者:孙倩文 王震   来源:大河健康报 我要评论0
Tags: 调整  儿童医疗  服务价格  

日前,武汉市发改委、武汉市卫生计生委、武汉市人社局联合发文,从2019年1月1日起,调整武汉市包括纤维支气管镜检查等在内的375项儿童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加收幅度为20%。例如:三级医院每次皮下组织穿刺价格从70元涨到84元。截至目前,全国已有20多个省份调整儿童医疗服务价格,总体提价约30%。

儿童医疗服务项目价格为何要上调?调价后对患者及儿科医生有何影响?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

儿童医疗服务价格上调

不少患者表示担忧

1月16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时,看到儿科门诊内早已坐满了前来就诊的患儿和家长。

听到记者说起武汉市等多地儿童医疗服务价格上调的新闻,多位患儿家长表示担忧:“这不是增加了家长的负担吗?最好还是维持原状吧,现在给孩子看一次感冒发烧都要几百块钱。”

针对此次调价,医务人员又是什么感受呢?

河南省中医院儿科主任医师董志巧对此表示支持,她说,提升儿童医疗服务价格,有助于提高儿科医生工作的积极性,是对儿科医生价值的体现和尊重,同时,也能增加医院开设儿科门诊的积极性。

全国已有20多个省份

上调儿童医疗服务价格

据了解,儿童医疗服务项目价格上涨并非武汉一地。山东省、江西省、浙江省也在2018年加收了6岁及6岁以下儿童的部分医疗服务项目价格,涨幅均为30%。

其实,儿童医疗服务项目价格上涨早就有迹可循。河南省儿童医院院长周崇臣告诉记者,2016年,国家六部委就印发了《关于加强儿童卫生服务改革和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为儿科医疗服务价格上涨“定调”。

此后,各地陆续出台相应落地政策。如山东六岁(含)以下儿童手术项目加收20%;江西提高幅度不高于成人医疗服务收费标准的30%;浙江6周岁及以下儿童以省级公立医院价格为最高限价,市级公立医院在原价格基础上加收30%。

综合国家卫健委各方面的消息,目前全国已有20多个省份出台了上调儿童医疗服务价格的相关文件。

业内人士认为:

儿科门诊收费偏低,价格上调在情理之中

俗话说,宁医十男人,不医一妇人;宁医十妇人,不医一小儿。意思是说,做儿科医生远远比其他专业的医生难度大。

具体难在哪儿?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小儿内科副主任医师田凤艳介绍,孩子不能自我表述病情,所以儿科俗称为“哑科”,需要医生细心观察和检查;儿童大多不配合治疗,所以整个诊治过程要比成人更耗时、更有挑战性;儿童处于生长发育期,用药量是根据体重结合年龄计算的,每个孩子都不一样,在用药量的把握上需要更费心;儿童身体各个脏器代偿能力差,病情变化快,风险更高。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主任医师任献青告诉记者,正常情况下,儿科的诊疗费用应该高于成人的20%~30%,但从目前情况来看,两者定价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物价办主任林继珍介绍,以输液所需医疗服务费为例,成人是第一瓶为七元,每多一瓶加收三元。儿童第一瓶十元,每多一瓶也是加收三元,没有太大差别。

再以住院费用为例,一个成年患者住院,一般情况下,会涉及血糖、尿常规、尿糖、肾功能、血压,甚至颅脑、神经、心脏等多项检查。但是一个儿童住院后,一般都是做常规检查,除非孩子有特殊疾病,如颅脑或心脏疾病,会单独做针对疾病的检查。相比之下,儿童诊疗所需的检查项目较少,造成儿科门诊收费偏低和儿科医生收入相对偏低。

任献青说,提高儿科医生的诊疗费用和儿科医护人员的待遇,不仅是体现儿科医护人员的工作价值,也是重视儿科专业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举措,所以,价格上调是在情理之中的。

调整后的医疗费用按规定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避免增加患者就医负担

对于家长所担忧的调价是否会加重看病负担的问题,《意见》指出,要按照“总量控制、结构调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的原则,合理调整儿科医疗服务价格。对于儿童临床诊断中有创活检和探查、临床手术治疗等体现儿科医务人员技术劳务特点和价值的医疗服务项目,收费标准要高于成人医疗服务收费标准。调整后的医疗费用按规定纳入医保支付范围,避免增加患者就医负担。

值得注意的是,上涨范围主要针对体现儿科医务人员技术的项目价格,比如临床检查,包括探查、活检及临床手术治疗等服务的价格。此次调整6岁以下儿童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实行政府指导价,不得上浮,下浮不限。医疗服务价格调增部分的费用,按现行基本医疗保险政策的规定予以支付,确保医保基金、群众负担均可承受。

数据显示:

最近3年,中国儿科医生流失14310人

2017年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最近3年,中国儿科医生流失人数为14310人,占比10.7%,其中35岁以下医生流失率为14.6%,占所有年龄段医生流失的55%。

林继珍说,儿科医生的劳动报酬与劳动强度不成比例。

先说劳动强度,以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例,该院一天的门诊量在6000~7000,其中儿科将近2000。该医院儿科的年门诊量占整个医院的近三分之一,在所有的专业中排名第一。

再说劳动报酬。还以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为例,一个患儿一次门诊费用是一百元左右,2018年,全院患者一次就诊的平均费用是两百元左右,而河南省级大医院的患者平均门诊费在三百元左右,这意味着,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的门诊费用只达到了河南省级大医院患者平均费用的三分之一而已。

儿科工作强度大,收入又低,导致儿科医生大量流失,医学生不愿意选择儿科。林继珍说,现在全国范围内所有的儿科都在萎缩,包括各大高校医学院的儿科专业,医院儿科招聘,都比较难招到人才。

儿童医疗服务价格上调,能大幅增加儿科医生的收入吗?对此,董志巧说,儿科诊疗服务费用基数本身就很低,儿童医疗服务价格上涨20%并不能带来大幅度增收,只能靠工作量,也就是干得多,才能挣得多。但不管如何,这也算是对儿科工作辛苦的认可,对于提高儿科医生的工作积极性,有一定促进作用。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