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北京教授到罗湖 寻找全科医学发展最需要的土壤

2017-10-17 作者:李楠楠   来源:广东卫生在线 我要评论2
Tags: 罗湖模式  全科医学  

2017年9月24日上午,深圳罗湖医院集团东门社康中心副主任郭志红迎来她职业生涯最荣耀的一刻,在四川成都举办的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第十五届学术年会上,她作了题为“罗湖模式下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专题发言,罗湖医院集团的探索在她的阐述下,令现场耳目一新。



当天,东门街道社康中心主任尹朝霞就收到好几条微信,“你们郭主任讲得太好了” “生在罗湖真是幸福” “现在终于理解你当初的决定”……作为全国知名全科医生,尹朝霞2016年从北京“净身出户”南下深圳,不少同行都表示不理解,“在北京都已经是学科大腕,跑到深圳到底图个啥?”

如果说郭志红用一系列的数据和成绩回答了同行们对尹朝霞的疑问,那东门街道社康中心全科医生张潇潇则是用行动在诠释自己一年前的选择。此前,一篇关于她的报道《家庭医生张潇潇的一天》在网络热传,“主任,原来我一天做了这么多有意义的事情”,看完报道后,张潇潇对着尹朝霞傲娇地说。

其实,无论是南飞的尹朝霞,还是本土成长起来的郭志红、张潇潇,她们对全科医学的热爱和执着都是不言而喻的,之所以选择罗湖,则是因为彼此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充当健康守门人,为了全科医学被更多人理解接受。

而罗湖给了他们这个梦想最强有力的支撑,这里有着全科医疗发展最需要的土壤——政府扶持。

充当居民健康守门人

作为罗湖医院集团下属23家社康中心之一,东门街道社康中心坐落于商业步行街入口,门前游人如织,各地游客在这里消费购物的同时,也感受着这座改革之城的脉动。而对于关心医疗改革的全国考察者来说,街口这座社康中心才是他们真正想驻足的地方。

近一年多时间里,全国各地的考察团不断来这里取经学习,前来调研指导的卫生行政部门领导包括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副主任王国强、王培安、王贺胜、曾益新,广东省卫生计生委主任段宇飞,副主任黄飞等,他们纷纷为这所网红社康中心点赞,并提出建设性意见。2016年5月19日,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现任广东省省长的马兴瑞专程到东门街道社康中心指导工作,要求进一步做好改革经验总结推广,推动社康中心做强做实,全面提升市民健康水平。

9月29日上午,当笔者来到东门街道社康中心时,由于实行预约制,现场候诊患者不算太多,除了深圳特有的高效有序、流程规范外,第一眼并没有让你觉得有何特别。但当患者进入诊室后,你才发现差别,“街坊人情”才是这所社康中心维系患者最关键的因素。医生和患者之间就像几天没见的老朋友,嘘寒问暖之间,医生已大致知道病情的变化,结合之前的情况很快就可做出判断,中间还不断进行健康教育。

“国庆期间我想去东南亚旅游,就过来找靓仔医生给我看看,需不需要增加药量。”来自湖贝社区的宋姨喜欢直呼她的家庭医生为靓仔医生,作为糖尿病老病号,她几乎每一两周就要来社康中心报到一次,及时监测血糖动态,久而久之和签约的全科医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我现在把我的个人健康都交给靓仔医生了,有时到餐厅看到好吃的东西,又不太确定能不能吃,就马上给他个电话咨询,”宋姨笑着说,以前问健康上百度,现在基本都靠全科医生了。

你可能会觉得如果每个患者都像宋姨一样,全科医生会不会不胜其烦?事实恰恰相反,由于罗湖医改实行“总额管理,结余留用”的医保支付方式,会让医生更乐意为居民解决疾病预防问题。

“这种医保支付模式,推动全科医生全方位管理签约居民的健康,不断激励他们采取健康生活方式,减少支出,从而赢取更多的结余奖励”,罗湖医院集团院长孙喜琢解释说,这个设计就是为了让全科医生作用最大化,让居民“少生病、少住院、少负担、看好病”,将目前“以疾病为中心”的医疗服务格局转变为“以健康为中心”的健康服务格局,充当居民健康守门人。

从保疾病转向保健康

一年多前,尹朝霞就是被孙喜琢这个极具建设性的想法所打动的。

作为罗湖首批高薪聘请的30名全科医生之一,尹朝霞是“自带光环”来到罗湖的。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的她,1990年开始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做心血管内科医生,从普通医师做到主任医师、教授。

由于慢病管理在基层,2010年,为了更好更系统研究慢性病,她毅然成为一名全科医生。

在基层的几年时间里,她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全科医学大有可为。在这个领域里,尹朝霞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作为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第六、第七届青年委员会委员,她建立起自己对慢病社区管理、全科医学理念、全科医学人才培养等独到的见解。

“六七年走下来,感觉还是找不到根本路子,有了瓶颈”,尹朝霞介绍,而此时,南方城市深圳走入她的视野,这座城市正在尝试的医疗改革,特别是强基层的理念以及政府的强势推进,让她觉得特别适合全科医学的发展。

尹朝霞没做太多思索就决定南下,作为特殊人才引进的她必须放弃北京的编制和户口,“虽然目的地是富裕的深圳,但在很多北京同行看来,几乎算净身出户。”

到了罗湖后,尹朝霞进入了东门街道社康中心,良好的顶层设计让她对罗湖模式更有信心了。

医保支付模式的改变只是其中一个亮点,其指挥棒作用指引全科医生进行更精细化的健康管理,“宝宝手卫生”计划就是一个具体体现。为引导儿童及家长养成良好健康行为习惯,有效减少各类传染病的发生,罗湖医院集团整合托幼机构、小学和疾控中心多方资源,通过对辖区托幼机构和小学进行传染病疫情风险评估,在传染病流行季节参与晨检、风险排查,在校区园区入口和学生活动场所安装洗手设施,建立传染病综合防控模式,大大降低患病风险。

这些投入短期看起来是难以奏效的,但长期养成良好生活习惯,这些小孩相比上一年少生病少花钱,对医院集团来说,就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投入。

类似的还有“老人家庭防跌倒工程”。老人跌倒后将引发一系列的疾病风险,医疗费用可能是个无底洞,“防跌倒工程”就是通过将风险前移,包括加强社区防跌倒知识普及,免费为独居老人安装防跌倒扶手等设备,每一到两年再通过危险因素评估和干预,有效减少老人跌倒情况发生。

此外,对50岁以上人群进行癌症筛查,早期筛出将提高疾病预后,也能较大程度降低医疗费用。“对于全科医生来说,最难管理的其实是较少生病的正常人,平时什么事情都没有,但会有潜在的疾病风险。”尹朝霞介绍,这些人如果能和家庭医生形成紧密联系,有效管理好健康,将大大降低突发疾病风险,这就是家庭医生最大的价值。

据罗湖医院集团提供的数据,最近一年时间里,他们共为辖区60岁以上老人接种流感肺炎疫苗2.6万人次,到2017年上半年,签约居民肺部感染相关住院率就下降了40.7%。罗湖医院集团还提出让罗湖居民不得晚期癌症的想法,2016年通过对签约居民检验、检查等综合手段筛出的恶性肿瘤,就比2015年增加了258例。

这些健康管理方式都是医保支付模式改变所衍生的策略,最根本的转变是从以疾病为中心转向以健康为中心,“通过制度设计转变观念,这就是最大的成功。”

改革不仅仅是钱的问题

相比支付制度的引导作用,整合区域医疗资源成立医院集团统一法人制度,是罗湖医改的另一个亮点。

“原本分散的社康中心存在良莠不齐、收入差距大等情况,5家医院23家社康中心合并后,实现一家人的意识。”尹朝霞介绍,一方面,人事上可以更充分调配,通过人员流动将人员能力发挥到最大化;另一方面,则可以集中进行教学培训,提高业务能力。她过来后的这一年半时间里,每两周都会集中半天进行业务培训,以临床需求为导向,除预先制定的按系统:如皮科、五官科、内分泌科等培训外,培训内容还随时加入当时临床面临的问题,“例如最近连续出现几例小儿惊厥的病例,我们就邀请儿童医院专家来指导、点评,以促进我们工作的规范化;手足口病增加了,我们就请来相关专家授课,增加我们对疾病的认识,提高管理能力。” 由于基层人员紧张,抽不出太多的人员来业务学习,为解决这一困境,目前医院集团还布置了远程教学点,使得基层医生在本单位就可接受培训工作。

郭志红也十分认同这种集团化运作模式,统一管理后全科医生地位提高了,“起码在罗湖,全科医生是受到重视的,背后有集团其他医院的专家撑着,全科医生看病的底气也会更足。”

据介绍,通过招聘和培训转岗,目前罗湖医院集团全科医生数量达到194名,每万人口全科医生配备3.02人;而医院集团家庭医生签约累计58万人,占全区常住人口近一半,下一步目标是实现签约人数达到70万~80万。

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改革,孙喜琢、尹朝霞、郭志红等人的看法是一致的——离不开政府强有力的支持。

在罗湖模式走红后,社会上普遍有一种声音认为罗湖模式难以被复制,东门街道社康中心的经验也难以被模仿,原因就在于东门是罗湖的东门,罗湖是深圳的罗湖,“其他地方哪里能像他们一样,财大气粗地投入?”这种质疑的声音也并非完全没道理。

但在北京、深圳两地都担任过全科医生的尹朝霞认为,医改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在某些领域,深圳在钱方面的投入并不比内地一些城市多。“罗湖面向全国抛出30万元年薪招全科医生的橄榄枝,但其实在深圳,这并非很有竞争力的薪水。”尹朝霞介绍,相比内地,深圳高房价高消费的现状,再扣除个人所得税,到手收入不能算是财大气粗。

她认为,政府对医疗的支持不应该仅仅是钱的投入,医改也不只是医疗口一家的事情,而应该作为系统工程形成部门联动。她印象最深的是,为推进家庭医生签约,罗湖区常务副区长王守睿一次性召集来8个街道办主任开会,强调事情的重要性,统一部署推进,还将其纳入年底考核指标,“这让我们很感动,觉得不只是我们一两个人在努力。”

重塑全科医生职业尊严

“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还体现在对于全科医生来说,职业的发展同样重要。

在很多人眼里,全科医生仍是一个尴尬的存在,“是不是因为学艺不精,做不了专科医生才转做全科医生?”这也是不少社区居民暗地里琢磨过的事情。薪水不高、职业出路不明、居民认可度低,是横在全科医生心头的三座大山。

2015年底,罗湖医院集团面向全国高新招聘全科医生,“年薪30万以上”让这一原本被遗忘的专业火了一把。重金邀请下,2016年就招聘了30名全科医生,2017年计划招聘100名,现已招到33名。

有了30万作为基本保障“筑巢引凤”,还要想着如何将人留下来最大化发挥作用。于是,医院集团聘请了澳大利亚、丹麦共3名拥有多年全科医生执业经验的专家为高级顾问,每年两次、每次至少两周在社康中心全职坐诊,“洋专家”通过带教和培训将国外先进的全科医学理念注入社康中心。“全世界哪个地方全科医生好,孙院长就会请他们过来给我们讲课,这在其他地方是做不到的”,全科医生张潇潇是2016年5月第一批高薪招聘入职的全科医生之一。

张潇潇当时之所以选择到东门街道社康中心,也是因为听说北京专家尹朝霞要来罗湖,“尹教授在全科医学领域有比较高的地位,我想跟她学多点东西。”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尹朝霞让集团内的全科医生看到未来的希望。这一点郭志红深有体会,此次能在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年会上发言,得益于尹朝霞的力荐,“国内级别最高的大会,当地省长都出席了,我在上面做了20分钟的发言,感受到全科医生的尊严。”郭志红向笔者坦言。

罗湖给全科医学提供了很多探索的机会和经验,但尹朝霞也认为,广东省的全科医学发展也存在一些阶段性的不足,如对全科医学的倾斜还没有北京、上海力度大,在专业人才引进上的设置档次仍较低;在评判考核上仍沿袭旧制,由专科医生评判全科医生;教学和科研上的推动也较为缓慢,全科医学作为二级学科,医教研需齐头并进,全科医学要长足发展,必须要有学科配套的带动。尹朝霞由衷地建议,“要给全科医生创造各种出口,不仅能申报高级别课题,做得好的也可以当硕导、博导。” 她特别呼吁全科医生的评价体系要改,考核一个全科医生,不仅仅在于管了多少床,看了多少病,做了多少手术,而是要做居民的健康顾问,如血糖高了该怎么调?有病了去哪个医院看哪个专科。总之,把居民一生的健康问题管起来。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提及当初为何甘愿放弃在北京已有一席之地的学术圈子,来到全新的一无所知的罗湖探索,尹朝霞表示,她是怀揣梦想而来的,深圳作为改革先锋,更可能打破旧制为全科医学建立新的模式。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知道,管理居民健康,降低疾病发病率,比治病更有意义,有朝一日全科医生们提到自己的职业时都会很自豪,也能竖起大拇指说,我是全科医生的“大腕”!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sunfeifeiyang

学习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10-24 8:01:48 回复

天涯

非常好的文章.学习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7-10-17 13:01:37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