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从器官“假捐献” 说说美国遗体捐献丑闻

2019-8-18 作者:毛新月(编译)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医学人文  

近日安徽省怀远县人民医院6名医护人员因为涉嫌侮辱尸体罪被逮捕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事情经过大致为:

53岁的李萍重伤入院,在脑死亡后,其家属放弃治疗,并在一份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而李萍被宣布临床死亡后,她的肝肾器官随即被医护人员摘除,并且李萍的家属为此获得20万元“补助金”。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七条规定,人体器官捐献应当遵循自愿、无偿的原则。经查证,此事属于医护人员利用欺骗的方式进行的“假捐献”。

在遗体或器官捐献的“乌龙”上,美国的吉姆·斯塔夫(Jim Stauffer)的母亲就没那么幸运了……

被废弃的数百个遗体残骸

2014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一次突袭行动中发现了数百个被废弃的遗体残骸。后来发现这些残骸与亚利桑那州的生物资源中心(Biological Resource Centre)有莫大联系。于是该中心被遗骸家属指控违反捐赠者的意愿非法出售人体器官。

2019年8月初,关于这起诉讼有了新进展。根据最新发布的法庭文件,这些遗体的亲属们表示,他们本相信这些遗体会用于医学研究。目前,该中心已关闭。

这些亲属里,吉姆·斯塔夫是其中一员。他向媒体透露,他一直以为自己母亲的遗体用作了阿尔茨海默症研究,因为她本就是阿尔兹海默症患者,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母亲的遗体竟用到了军事领域,以检测爆炸效果。他回忆说,当时填写该中心提供的文件时,对“是否同意将遗体用于测试爆炸物”一项时,他还特别勾选了“否”。

在对此事感到惊讶和愤慨的同时,背后的原因更值得一说。

器官/遗体捐赠:截然不同的管制

虽然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对器官捐赠严加监管,遗体捐赠却不受管制。在美国,私自收售遗体属严重犯罪行为,但只要“卖家”开出理想价格,“买家”即可对遗体进行拆解、运输、储存等。至于价格多高,完全取决于内部协调。目前,全球没有国家或全球性机制追踪调查每年有多少捐赠的遗体用在了医学研究上。但据估计,美国数千人将遗体捐赠给教育或研究用,他们坚信自己的行为具有慈善性,而且遗体会被用于医学研究。

大学里的遗体捐赠中心主要将遗体用于医学教学。很多大学机构,如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都致力于将如何使用捐赠遗体透明化。像以“身体的农场”着称的田纳西大学人类研究中心( University of Tennessee's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Facility)正从事着更加具体的研究——给法医学生讲授如何解刨遗体。

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解剖执行主任布兰迪·斯密特(Brandi Schmitt)表示,捐赠的遗体会何去何从取决于落入何种机构,“无论捐赠的对象是学术研究机构,国家解剖委员会还是私人企业,任何有意为教育和研究领域捐赠遗体的人应当确保知晓这些机构的动机”。她还表示,医学研究领域的遗体捐献条例尚未健全。

由统一州法委员会(Uniform Law Commission)编纂的《统一解剖捐赠法案》(The Uniform Anatomical Gift Act)是加利福尼亚州州级法律。“法案规定了制作、修改、撤销解剖捐赠的方法,同时对一般类型的捐赠用途也做了约束,例如移植、临床治疗、教育事业以及研究等领域。”

然而,正如斯密特所说,该法案并未涉及遗体的具体用途,她认为“附加条例”早该实行,但是根据目前情况来看,现有的法规应当立刻强制实行,以便让捐赠者和亲属做出明确的选择。

除该法案外,其他相关规定也应执行。根据美国解剖学学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Anatomists)提出的一系列规章制度,“不管是研究机构还是学校所需,遗体捐赠项目均应明确描述遗体用途。”

世界各地的遗体捐赠情况

在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地区,由人体组织管理局(HTA)授权和监管将捐赠的遗体用作医学研究的机构。目前,英国共有19家遗体捐赠机构,有意愿捐赠的人通常可以就近选择。

在其他国家,宗教信仰可能会影响人们为医学研究捐赠遗体的想法。例如在非洲一些国家,连器官捐赠都是大忌,更何况捐赠遗体,任何亵渎身体的行为都被认为有悖于宗教教义。

但亚洲国家卡塔尔(Qatar)的阿斯佩塔医院(Aspetar hospital)所需医学研究器官均来自进口。该医院的外科医生们并不使用器官假体,而是用真正的“人体标本”进行研究。这些真正的人体标本大部分来自美国。

尽管亚利桑那州的生物资源中心事件引起了民众对遗体捐赠行业的广泛关注,但捐赠遗体的做法本身对人体研究是无价的。最值得一提的一个案例是,2015年,美国丹佛(Denver)的苏珊·波特(Susan Potter)将其身体捐献给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的维克·斯皮策(Vic Spitzer)博士,用来实行可视人计划(Visible Human Project)的研究,这一计划将人体遗体转化成虚拟标本。

苏珊的身体冷冻后切成了2.7万个薄片,每一部分都被拍照并记录,堆积的图像可重组成完整的3D虚拟图像。因此,她的遗体被称为“不朽的遗体”。

原文来源:BBC

原文标题:A body donated to science - but used to test bombs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