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ogene:雄激素受体调控的microRNAs在治疗抗性和治疗靶标中的研究

2019-05-17 AlexYang MedSci原创

雄激素受体(AR)信号是前列腺癌(PC)的主要驱动因子,在晚期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中也是如此。最近,有研究人员了在致死性疾病中系统性的鉴定microRNAs(miRs)调控的AR活性,他们将表达一个荧光素酶的AR受体的激素响应和激素抵抗PC细胞转染miR抑制剂文库。研究发现,78个抑制剂能够显著的改变AR活性。根据鉴定结果,miR-346、miR-361-3p和miR-197抑制子能够显著的

雄激素受体(AR)信号是前列腺癌(PC)的主要驱动因子,在晚期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中也是如此。最近,有研究人员了在致死性疾病中系统性的鉴定microRNAs(miRs)调控的AR活性,他们将表达一个荧光素酶的AR受体的激素响应和激素抵抗PC细胞转染miR抑制剂文库。

研究发现,78个抑制剂能够显著的改变AR活性。根据鉴定结果,miR-346、miR-361-3p和miR-197抑制子能够显著的减少AR转录活性、mRNA和蛋白水平,增加细胞凋亡,减少增殖和抑制EMT以及抑制PC迁移和侵入,表明了AR抑制子之间的加性效应。相应的miRs能够通过一个新的机制来增加AR活性,且与AR 6.9?kb 3′UTR和转录本稳定性直接相关。另外,miR-346和miR-361-3p调控能够改变AR变异体组成型活性和抑制变异体促进的PC细胞增殖,因此可能在循环雄激素缺失的情况下,在CRPC中永久性的激活AR信号。AGO-PAR-CLIP途径分析鉴定了miR靶标,阐释了其在DNA复制、损伤、细胞周期和信号转导以及免疫功能中的作用。沉默这些靶标,包括肿瘤抑制子ARHGDIA和TAGLN2,能够表型模拟miR效应,阐释了它们之间的生理相关性。MiR-346能够上调致瘤基因YWHAZ的表达,该基因与患者的病理等级、生化复发和转移相关。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这些AR调控的miRs和靶标与患者活检的AR活性相关,且对长期的恩杂鲁胺治疗响应提高。研究人员还指出,他们鉴定了在PC和CRPC中鉴定了调控AR活性的miRs,且机制是新的,这也许代表着PC治疗的新靶标。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Sci Rep:雄激素受体基因变异在循环无细胞DNA中作为生物标记在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中的应用研究

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的治疗范围迅速扩大。因此,当前需要开发非侵入性的生物标记来指导治疗。最近,有研究人员在血浆循环无细胞DNA(cfDNA)中建立了一种高敏感的方法来分析雄激素受体基因(AR)拷贝数(CN)和变异,并且评估CRPC患者的AR状态情况。在VCaP细胞系(AR扩增后)基因组DNA(gDNA)稀释到1%时,可以通过数字PCR(dPCR)来检测AR的扩增情况。在LNCaP细胞系(

Oncogene:AR-V7 mRNA合成来抑制前列腺肿瘤细胞生存研究

晚期前列腺癌发展成为雄激素阻断治疗抗性的其中一种机制是C末端截短雄激素受体(AR)遍体表达的提高。这些变异体,比如AR-V7,来源于AR前体Mrna的异常剪接和mRNA中包含终止密码子的外显子引入。配体结合区域的丢失导致AR-V7成为一种持续性激活的转录因子。最近,有研究人员设计了2个反义寡核苷酸(AONs)直接拮抗AR前体mRNA隐式剪接信号。实验结果表明,这2个AONs(AON-ISE和AON

Int J Cancer:多梳家族蛋白EZH2和EED在晚期前列腺癌中能够直接调控雄激素受体

多梳家族蛋白是细胞增殖和分化、器官发育以及致命性疾病起始和恶化的重要表观调控因子,其中包括了癌症。多梳家族蛋白(包括zeste同源物增强子蛋白2(EZH2))表达的上调能够促进细胞增殖、迁移和入侵以及癌细胞的代谢,还包括了癌症干细胞的自我更新。最近,有研究人员报道了EZH2和胚胎外胚层发育(EED)与雄激素受体(AR)各自均具有直接的互作。在AR阳性前列腺癌中,EZH2和EED能够调控AR的表达水

Nature Medicine:ONECUT2是致死性前列腺癌的一个靶向主调控因子,且能够调控雄激素轴

通过对雄激素的抑制对前列腺癌(PC)的治疗能够促进恶性变异的产生,并且不依赖于雄激素受体(AR)。最近,有研究人员鉴定了转录因子ONECUT2(OC2)在转移性去势难治性前列腺癌(mCRPC)中是AR网络中的一个主要调控因子。OC2在mCRPC模型中可以作为一个生存因子通过直接调控AR靶基因和AR许可因子FOXA1来抑制AR转录过程,并能够激活能导致致死疾病的神经分化与进展相关的基因。另外,OC2

Nature Metabolism:雄激素受体驱使的前列腺癌中,线粒体丙酮酸盐输入是代谢的一个弱点

雄激素受体(AR)驱使的前列腺恶性肿瘤(PCa)的生长的特异性代谢基础仍旧大部分未知,当激素治疗失败的时候,阻碍了使用该疾病的代谢依赖性开发治疗策略途径的发展。最近,有研究人员指出,线粒体丙酮酸盐载体(MPC),一个关键的能够联系细胞质代谢和线粒体代谢的代谢途径关键因子,可以由AR进行转录水平上的调控。试验中对MPC的抑制能够限制细胞增殖和三羧酸循环(TCA)的代谢输出,包括了AR驱使PCa模型中

Oncogene:PDZ结合激酶和雄激素受体相互反馈能够驱使前列腺癌发生

阐释雄激素受体(AR)活性增加和随后恶性前列腺癌(PrCa)发展的潜在的机制在发展新的理论方面是非常关键的。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系统生物学的方法,分析了AR调控的蛋白组,并坚定了一个新的AR调控的蛋白-PDZ结合激酶(PBK),该蛋白能够在PrCa中调节全程AR和AR变异体的活性。PBK在恶性PrCa中的过表达与早期生化复发和不良临床结果相关。除了碳末端配体结合区域,PBK还可以与AR的氮末端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