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汇总(五)

2018-10-11 shaosai MedSci原创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汇总(五)

J Clin Oncol: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儿童新希望——达沙替尼安全有效!

达沙替尼是一种针对费城染色体和SRC基因变异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其主要用于伊马替尼治疗后期的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以及费城染色体呈阳性的急性髓性白血病(Ph+ ALL)患者。这项针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慢性期(Chronic myeloid leukemia in chronic -phase,CML-CP)儿童最大的前瞻性、II期、非随机、开放标签的临床试验中,结果证明达沙替尼是安全有效的儿科CML-CP治疗药物。

背景

年轻人群中(<20岁)CML发病约占白血病发病比例为5%,占所有恶性肿瘤的1%。尽管发病率不高,年轻人群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与年老人群相比,具有更多侵袭性疾病特征,包括白细胞计数中位数更高、脾脏更大,外周血细胞计数更高、血红蛋白水平更低等。目前CML-CP儿童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方案是伊马替尼,然而高达25%-29%的患者由于应答较差或毒性反应导致停药。同时,目前针对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CML-CP的儿童尚无任何疗法获批。对于一些无法吞咽片剂的儿科患者,尚需要探索TKI的新型给药剂型。

达沙替尼是第二代TKI,其片剂配方现已批准用于治疗CML-CP儿科患者。之前在一项I期临床试验中确定了达沙替尼在儿科患者中的剂量和安全性。本次研究开展了一项II期前瞻性试验,以进一步评估达沙替尼片剂和口服悬浮液(PFOS)制剂粉末在儿童CML-CP患者中的安全性和疗效。

方法

本研究CA180-226是一项正在进行的II期,开放标签,非随机,多中心试验(ClinicalTrials. gov 注册号: NCT00777036)。年龄<18岁的患者非随机分配进入3个队列:(1)对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的CML-CP,每日一次接受达沙替尼片60 mg/m2;(2)CML-AP/BP或Ph + ALL的患者,每日一次接受达沙替尼片80mg/m2;(3)新诊断的CML-CP,每天一次接受达沙替尼片60 mg/m2或每日一次PFOS 72 mg / m2,为期12个月;然后允许患者转换成片剂。

本研究对于3个队列分别设置了主要研究终点:(1)对于伊马替尼耐药或不耐受的CML-CP队列,主要终点为主要细胞遗传学反应(Major cytogenetic response,MCyR);(2)对于CML-AP/BP或Ph + ALL队列,主要终点为完全血液学反应(Complete hematologic response,CHR);3)对于新诊断的CML-CP队列,主要终点为完全细胞遗传学反应(Complete cytogenetic response,CCyR)。次要研究终点包括安全性评估和最佳细胞遗传学和血液学反应评估,反应时间和持续时间,无病生存期(DFS),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完整分子反应期(CMR)和主要分子反应(MMR)。数据库锁库时间为2016年11月。

结果

2009年3月至2014年9月期间总共有145名患者入组,其中130名患者被分配到三组中接受了治疗:29例进入伊马替尼耐药/不耐CML-CP组,17例进入CML-AP / BP或Ph + ALL组,84例进入新诊断的CML-CP组。新诊断CML-CP患者用达沙替尼片(N = 51)或PFOS(N = 33)治疗12个月。

鉴于CML-AP / BP或Ph+ ALL组患者应答率较差,并且在该人群中使用单药TKIs被认为不符合治疗标准,因此该组在17名患者入组后被关闭,这些数据的讨论不包括在本报告中。

疗效分析

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队列和新诊断队列中,确认的完全血液学反应率(cCHR)分别为93%(95%CI:77.2-99.2)和96%(95%CI:89.9-99.3)。伊马替尼耐药或不耐受队列cCHR中位时间为0.7个月(95%CI:0.5-1.8),新诊断队列为1.2个月(95%CI:0.9-1.4)。

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队列3个月内就达到累积MCyR率> 30%,新诊断队列的6个月内达到累积CCyR率> 55%。快速应答定义为中位MCyR时间,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队列MCyR中位时间为3.1个月(95%CI:2.8-4.1),新诊断队列为3.0个月(95%CI:2.9-4.3)。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队列CCyR中位时间为3.9个月(95%CI,2.8-5.6),新诊断队列为5.6个月(95%CI,5.0-6.0)。

尽管MMR、CMR不是本研究的主要研究终点,但是所有三个队列中的MMR和CMR累积率随时间增加。 12个月时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队列的MMR为41%,CMR为7%,到24个月时,MMR为55%,CMR为17%。新诊断队列MMR和CMR在12个月和24个月分别为52%和8%、70%,21%。48个月的无进展生存期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队列和新诊断队列分别为78%和93%,所有队列中均尚未达到中位PFS和中位OS。

安全性分析

在儿童CML-CP患者中未发现胸水,心包积液,肺水肿,肺动脉高压或与达沙替尼相关的肺动脉高压。对于伊马替尼耐药/不耐受队列和新诊断队列,任何级别的肌痛或关节痛分别发生率分别为17%和10%,疲劳发生率分别为14%和11%。4%的患者报告了骨生长和发育事件。关于生长和发育的数据仍在继续收集, 并会在数据成熟时报告。有1例达沙替尼相关的AE导致停药(3级药物超敏反应,药物停药后缓解)。 对17名患有CML-AP / BP或Ph + ALL的儿科患者进行安全性评估与已发现的Ph +白血病成人患者的安全性相一致。

点评

在这项CML-CP儿童最大的前瞻性临床试验中证明了达沙替尼是安全有效的儿科CML-CP治疗药物。美国FDA于2017年底基于本系列的1期和2期研究结果,已批批准达沙替尼用于治疗儿童慢性期Ph+ CML。尽管CML在儿童中发病率极低,但在年轻患者比在成年人中更具侵袭性。截至目前,儿童CML仍缺乏可用的治疗方案。FDA此次审批扩大了达沙替尼的适应证,为这些患者及其家属带来新的希望。


JCO:Nivolumab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5 年随访结果

在两项Ⅲ期临床试验中,Nivolumab,一种PD-1抑制剂抗体,与多西他赛相比可以改善进行过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总生存率。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了Nivolumab治疗这类人群的早期Ⅰ期临床试验的5年随访结果并描述5年生存患者的特征。

既往接受过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在8周周期内每2周接受Nivolumab1,3,或10mg/kg治疗,最长达96周。使用K-M曲线评估总生存情况。研究结果表明,所有患者5年总生存率为16%。鳞状细胞和非鳞状细胞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5年总生存率相似。10例可以评估PD-L1表达的5年生存患者中,70%基线PD-L1表达≥1%。12例5年生存患者接受Nivolumab治疗后达到了部分缓解,2例病情稳定。9例5年生存患者完成了最高的96周期Nivolumab治疗,4例由于不良反应中断治疗,3例由于疾病进展中断治疗。在2016年11月数据库截止时,12例5年生存患者未接受其他治疗且在最后随访时也没有疾病进展的证据。

文章最后认为,Nivolumab在进行过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部分患者中可以出现病情持续缓解并延长总生存期。长期生存患者基线及治疗过程中的特征差异很大。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9bfb133426b8

J Clin Oncol:高致吐性化疗中减少止吐药使用也能行?

2018年2月,发表在《J Clin Oncol》的一项由日本科学家进行的安慰剂对照、双盲研究,考察了在高致吐性化疗中(HEC)减少止吐药使用的替代方案。

目的:研究者评价了HEC中,第1天地塞米松(DEX),第2天和第3天停药,联合神经激肽- 1受体拮抗剂(NK1-RA)和帕洛诺司琼(Palo)与使用3天DEX相比的非劣效性。

受试者和方法:预定使用HEC的患者(顺铂≥50 mg/m2或蒽环类联合环磷酰胺)被随机分配至第1至3天使用DEX(Arm D3)或第1天使用DEX,第2天和第3天使用安慰剂(D1组)联合NK1-RA和Palo。主要终点为完全响应(CR),定义为整个疗程(0至120 h)无呕吐和无急救药物。非劣效性范围设定在?15.0%(D1组-D3组)。

结果:共评价396例患者——D3和D1组分别有196例和200例患者。D3组整个疗程的CR率为46.9%, D1组为44.0%(95% CI,?12.6%~6.8%;P=0.007)。D3和D1组急性期(0~24 h)的CR率分别为63.3%和64.5%(95% CI,?8.1%~10.6%;P<0.001),延迟期(24~120 h)分别为56.6%和51.5%(95% CI,?14.8%~4.6%;P=0.023)。D3组第4天和第5天DEX相关不良事件中潮热和颤栗的发生更频繁,而D1组第2天和第3天厌食、抑郁和疲劳的发生更频繁。两组的生活质量指征——全球健康状态相似。

结论:在HEC中,第2天和第3天联合使用NK1-RA和Palo时,可以不给予止吐药DEX。


JCO:免疫治疗使晚期NSCLC长期生存成为可能

近年来,免疫治疗引领了NSCLC治疗的重大变革。但目前关于免疫治疗的长期随访数据相对有限。近期,《JCO》杂志发布了Nivolumab的I期研究(CA209-003研究)治疗晚期NSCLC的长期随访数据。

背景

Nivolumab对比多西他赛用于经治晚期鳞癌和非鳞癌的两大随机III期临床研究CheckMate017和CheckMate057显示,Nivolumab可以显着延长OS,且安全性更好,能更好的缓解患者的症状,提高生活质量。基于这两大临床研究结果,获批了nivolumab用于经治晚期鳞癌或非鳞NSCLC。且随着其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用于晚期NSCLC二线治疗的研究取得相似的阳性结果,目前免疫治疗以及成为晚期NSCLC标准二线治疗。但关于免疫治疗用于晚期NSCLC的长期疗效和安全性,目前的研究数据仍非常有限。CA209-003研究是一项I期,剂量递增的扩展队列研究,旨在306例既往接受过治疗的实体瘤患者中评估nivolumab的疗效和安全性。这一研究的主要结果,nivolumab用于经治晚期NSCLC(n=129)的3年随访数据已经公布,这一队列中,nivolumab不同剂量组的ORR为17%,中位疗效持续时间位17个月,3年OS率为18%。此外,nivolumab的耐受性较好,多数为低级别的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AE)。本研究报道CA209-003研究随访了58.25个月后的疗效数据,并评估长期生存者的临床特征。

方法

研究入组了病理确诊的晚期NSCLC,既往接受过1-5线的系统性治疗,且至少接受过一线铂类或紫杉类方案为基础的化疗,至少有1个可评估病灶(RECIST 1.1标准),允许EGFR突变和ALK阳性的患者入组。

CA209-003研究是一个多中心的I期,剂量递增的扩展队列,旨在评估nivolumab用于晚期NSCLC,黑色素瘤,肾癌,直肠癌或趋势抵抗的前列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患者接受nivolumab 1,3或10mg/kg,q2w治疗,共8个治疗周期。在剂量扩展期中,NSCLC患者根据肿瘤组织学类型进行分层。患者持续接受治疗直至12个周期或不可耐受的毒性或确认的CR或确认的PD或要求出组。患者进展后若无临床恶化,允许其继续治疗。

结果

129例接受nivolumab治疗的NSCLC患者的临床特征既往已经报道过,患者的中位年龄位65岁,61.2%患者为男性,19.4%的患者既往仅接受过一线系统性治疗,57.4%的患者为非鳞癌。69例EGFR突变状态已知的患者,13例患者EGFR突变阳性。68例进行了PD-L1表达检测的患者,38例(55.9%)患者PD-L1表达>=1%,13例(19.1%)患者PD-L1表达>=50%。接受Nivolumab 1mg/kg,3mg/kg,10mg/kg的患者分别有33例(25.6%),37例(28.7%)和59例(45.7%)。10例(7.8%)患者按照方案完成了96周的治疗。76例(58.9%)患者因为疾病进展停药,27例(20.9%)患者因不良事件停药,4例(3.1%)患者因其他原因停药。

OS 分析:

至最后随访日期2016年11月15日,最短随访时间为58.25个月,患者的中位OS为9.9个月(95%CI:7.8-12.4),预估的5年生存率为16%,见下图1A,鳞癌患者和非鳞癌患者的OS数据相似,见下图1B。

在进行了PD-L1表达检测的患者中(n=68),PD-L1<1%和>=1%患者,5年生存率相似,分别为20%和23%,而PD-L1>=50%的患者,5年生存率在数值上更高,为43%。

5年生存者特征分析:

生存期超过5年的16例患者的基线特征与总体人群相似。14例(87.5%)患者为当前或既往吸烟者,8例可评估EGFR突变状态的患者中,2例患者EGFR突变,分别为EGFR exon20ins和exon18 G719A突变。在10例可评估PD-L1表达水平的患者中,7例患者PD-L1表达>=1%,其中5例患者PD-L1表达>=50%。患者从诊断到接受nivolumab治疗的中位时间为1.2年(范围:0.4-6.1年)。16例患者中,既往接受过1线,2线,3线和4线治疗的患者分别为3例(18.8%),3例(18.8%),7例(43.8%)和3例(18.8%)。2例EGFR突变的患者,1例既往未接受过EGFR TKI治疗,另1例在接受nivolumab治疗前3个月接受了厄洛替尼治疗。10例(62.5%)患者既往接受过放疗,姑息性或根治性各5例。4例患者既往接受过根治性的肺切除,其中3例患者术后病理分期为IIB期,DFS分别为12个月,16个月和24个月。另1例患者术后分期为IIIA期,DFS为6个月。

Nivolumab的剂量和治疗持续时间:16例OS超过5年的患者,分别有3例,7例和6例患者接受nivolumab 1mg/kg,3mg/kg和10mg/kg治疗。9例患者按照方案完成了nivolumab的最大治疗周期。3例患者因为疾病进展停止治疗,4例患者因为不良事件停止治疗。

最佳疗效和总生存的关系:在16例长期生存者中,12例取得了PR,2例为SD,2例患者的最佳疗效为PD。在对nivolumab治疗有响应的患者中(n=12),12例OS为5年或以上。生存时间>=5年的响应者与生存时间<5年的响应者相比,基线特征相似。

安全性分析:

5年生存者中,治疗相关的任意级别的不良事件(AE)发生率为68.8%,总体人群为43.4%。在16例长期生存者,4例因为AE停药,其中3例实质治疗开始后18-19个月停药,另1例是在治疗后8个月因为2度肺炎停药。

后续治疗:16例长期生存者中,12例在nivolumab治疗后未进展,未接受其他方案治疗。4例接受后续其他方案治疗的患者分别为:1例接受右上叶肺结节切除,1例接受肺移植序贯系统性治疗,2例接受系统性治疗。

特殊病例分析:

16例长期生存者中,2例患者在PD后继续接受nivolumab治疗,其中1例患者在nivolumab治疗后1.8个月出现新发病灶,但靶病灶在开始治疗4个月内缩小45%,患者最终完成了12个周期的nivolumab治疗,结束治疗时靶病灶缩小63%。患者后续未出现疾病进展,也未接受其他系统性治疗,最后死于慢阻肺。另1例患者在早期疾病进展后,接受nivolumab治疗,后续出现病灶缩小,且持续时间长达8个月,最后因再次进展停药。

还有2例长期生存者在停止nivolumab治疗后接受nivolumab再次挑战。1例患者对nivolumab起效早,完成了12个周期治疗,在完成治疗后16个月进展,后再次接受nivolumab治疗(即完成初始治疗2年后),3个月再次出现疗效,但患者第2次接受nivolumab治疗后11个月进展,最终死亡。另1例患者也对nivolumab起效早,按照方案完成了治疗,至数据截至(2016年11月)仍未出现疾病进展,目前已经停止治疗超过5年(OS为88.5个月)。然而,5个月后,患者出现病理确认的疾病进展,鳞癌转移至结肠壁和小肠,并出现单个脑转移。患者参加PD-1抑制剂的临床试验,在开始治疗后2个月取得客观缓解。

结论和讨论

Nivolumab目前已经获批用于经治晚期NSCLC,这是目前随访时间最长的一项研究,在最短随访58.25个月,研究报道患者的5年OS率为16%,相比于既往晚期NSCLC的生存数据报道(5年生存率为1-8%),提示免疫治疗使患者长期生存成为可能,是晚期肺癌治疗史上又一里程碑式的进展。


J Clin Oncol:坚果的“力量”名不虚传 或可帮结肠癌患者战胜癌症!

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曾说:“食物是人类治病的最好药品”,可见食物在疗疾祛病方面也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坚果,一直是饮食界的“超级食物”,有保护心脏、降低胆固醇等诸多健康获益,备受大家的追捧。

2018年2月发表在《J Clin Oncol》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显示,结肠癌患者摄入坚果可以降低复发并改善生存率。坚果成为了战胜癌症的新星?

观察性研究显示,高胰岛素血症患者(包括2型糖尿病、肥胖、久坐生活方式和高糖负荷饮食)结肠癌复发和死亡风险增加。很多研究已经证实,坚果摄入与2型糖尿病代谢综合征和胰岛素抵抗风险降低有关。然而,尚不清楚坚果摄入对结肠癌复发和生存率的影响。

为了考察坚果摄入对患者结肠癌复发和生存率的影响,科学家进行了一项前瞻性观察性研究。

研究人员在826名III期结肠癌患者中开展了该项研究。这些患者通过食物频率调查问卷报告饮食摄入,且纳入了随机辅助化疗研究。

研究人员使用Cox比例风险回归,评估了坚果摄入与癌症复发和死亡率的相关性。

研究发现,在6.5年的中位随访后,与不吃坚果的患者相比,每周食用两份或更多坚果的患者,其无病生存的校正风险比(HR)为0.58,总生存HR为0.43 。

在亚组分析中,仅树坚果摄入有显着获益,无病生存HR为0.54,总生存为0.47。

此外,在其他所有已知或可疑癌症复发和死亡危险因素中,总坚果摄入量与结局改善之间的相关性持续存在。

因此,在III期结肠癌患者中,坚果高消耗饮食可能与癌症复发和死亡率显着降低相关。

相信在证实了坚果对人类健康的这又一大获益之后,人们对坚果的喜爱会更进一步。但要提醒大家的是,再好的东西也要适当食用,否则会过犹不及哦。


JCO:血管危险因素与乳腺癌患者心脏时间和预后之间的关系

血管疾病是乳腺癌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但是,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CVD-RFs)与患者长期生存及心脏事件之间的联系尚缺乏深入研究。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这一问题。

作者分析了1999年至2011年间乳腺癌临床试验,获取基线糖尿病高血压,高胆固醇血症和冠状动脉疾病数据。同时具有基线和随访数据的患者分析其心脏事件情况。使用Cox回归模型评估CVD-RFs和结局之间的关系。作者最终从5个临床试验中发现了1460例年龄大于66岁的患者,其中842例可以进行生存结局分析。基线中位年龄为70岁,中位随访时间6年。高血压和高胆固醇血症是最常见的因素。87%的患者具有一种及以上CVD-RF。除了高胆固醇血症,任何其他个体CVD-RFs与总生存之间均无联系。高胆固醇血症与总生存改善有关。每增加一种CVD-RF,死亡风险、无进展生存不良风险和无瘤生存不良风险均会增加。作者还分析了736例患者中基线CVD-RFs和心脏事件之间的关系。CVD-RFs数量和心脏事件之间存在显着的线性相关。

文章最后认为,在临床试验患者中,基线CVD-RF与心脏事件和死亡风险增加有关。需要改善CVD-RFs的控制情况,尤其是在具有多个风险因素的患者中更需如此。


JCO:Nivolumab治疗复发和转移性鼻咽癌的抗肿瘤效果

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评估了Nivolumab在鼻咽癌中的抗肿瘤效果,并研究了肿瘤和血浆生物学标志物。

接受过多次治疗的复发或转移性鼻咽癌患者进行Nivolumab治疗直至出现疾病进展。主要的研究终点为客观反应率(ORR),次要的研究终点包括生存情况和毒性。作者还研究了肿瘤PD-L1、人白细胞抗原A和B表达以及EB病毒DNA血浆清除率与客观反应率和生存之间的关系。研究最终对44例患者进行了评估,总客观反应率为20.5%。9例患者接受Nivolumab治疗时间>12个月。1年总生存率为59%,1年无进展生存率为19.3%。客观反应率与生物学标志物之间无统计学相关性。但是描述性分析发现PD-L1阳性患者的反应率高于PD-L1阴性患者。一种或两种人白细胞抗原表达缺失与更良好的无进展生存有关。患者预后与PD-L1表达和EB病毒DNA血浆清除率之间无联系。未出现Nivolumab预料之外的毒性。

文章最后认为,Nivolumab治疗鼻咽癌具有一定抗肿瘤活性,患者1年总生存率有改善。需要进一步的随机试验进行评估。


JCO:卡铂-紫杉醇 vs 卡铂-紫杉醇-曲妥珠单抗治疗子宫浆液性癌

子宫浆液性癌是一种罕见的,侵袭性强的子宫内膜癌。曲妥珠单抗是靶向HER2/neu的单克隆抗体。HER2/neu在约30%的子宫浆液性癌中过表达。JCO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报道了比较卡铂-紫杉醇联合及不联合曲妥珠单抗治疗晚期或复发HER2/neu过表达的子宫浆液性癌的临床试验结果。

研究纳入的为原发Ⅲ/Ⅳ期或复发HER2/neu阳性的肿瘤患者。患者随机分为卡铂-紫杉醇组(对照组)及卡铂-紫杉醇-曲妥珠单抗组(试验组),治疗6个周期直至出现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毒性。主要的研究终点是无进展生存率。2011年8月至2017年3月间,61例患者进行了随机分组。58例可评估患者中共出现40例无进展生存相关事件。所有患者中,对照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为8个月,试验组为12.6个月。41例Ⅲ/Ⅳ期原发肿瘤患者中,对照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为9.3个月,试验组为17.9个月。17例肿瘤复发患者中,对照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为6个月,试验组为9.2个月。两组间治疗毒性无显着差异,未出现意料之外的安全问题。

文章最后认为,卡铂-紫杉醇联合曲妥珠单抗耐受性良好并改善患者无进展生存情况。这些令人鼓舞的结果值得进一步进行研究以验证其对患者总生存的影响。


J Clin Oncol:来曲唑治疗延长至10年 乳腺癌症的患者生活质量有无影响?

内分泌治疗是晚期乳腺癌治疗的重要手段之一,来曲唑是毒性作用较低的第三代芳香化酶抑制剂。2018年2月,发表于《J Clin Oncol》上的一项随机试验,考察了将来曲唑辅助治疗延长至10年,是否与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生活质量(QOL)恶化相关。

目的:MA.17R是一项由加拿大癌症试验组牵头的III期随机对照试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5年芳香化酶抑制剂辅助治疗后,将继续来曲唑治疗与安慰剂进行比较。研究的次要结局指标是QOL。研究者报道了这些分析的结果。

方法:使用SF-36量表(SF-36,两个方面汇总评分和八个条目)和更年期专用-QOL量表(MENQOL;四个症状条目)在基线和每12个月测量QOL,直至60个月。在加拿大癌症试验组研究中心QOL评估是强制性的,但对其他组的研究中心选择性的。计算自基线的平均改变分数。

结果:随机分配了1918名女性,1428名女性完成了基线QOL评估。QOL测量的依从性>85%。SF-36生理部分汇总得分(来曲唑47.5和安慰剂47.9)和心理部分汇总得分(来曲唑55.5和安慰剂54.8)的基线汇总分值接近人群正常值50。两组间的SF-36生理和心理汇总得分与其他8个QOL条目在平均分数改变上没有差异,除外角色-躯体亚量表。MENQOL的任意四个条目都没有差异。

结论:由SF-36和MENQOL测量的总体QOL来曲唑和安慰剂组间没有临床上的显着差异。数据表明,在试验人群中5年治疗后继续芳香化酶抑制剂治疗与总体QOL恶化不相关。


J Clin Oncol:不禁食也可使用阿比特龙,剂量还更低?

醋酸阿比特龙(AA)是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的标准护理药物。食物效应很大,AA在关键试验中是在禁食条件下施用的。最近,来自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试图检验,在CRPC患者中,低剂量AA(LOW; 250 mg,低脂饮食)与标准剂量AA(STD; 1,000 mg,禁食)有相似的活性。

来自美国和新加坡七个机构的患有CRPC的患者(n = 72)被随机分配到STD或LOW组,每天两次接受5毫克强的松的治疗。研究人员每月评估患者的前列腺特异性抗原(PSA),并且每12周用疾病负荷射线照相,评估睾酮/脱氢表雄酮硫酸盐含量。研究人员也收集了血浆,用于测量药物浓度。采用非劣效性设计,作为药效学的生物标志物,PSA的变化是主要终点。无进展生存期(PFS),PSA反应(减少≥50%),雄激素水平的变化,和药代动力学是次要终点。

研究人员发现,在12周时,与STD(-1.19)相比,LOW组对PSA的影响更大(平均对数变化,-1.59),并且研究人员根据预定义的标准建立了LOW的非劣性。PSA的反应率在LOW组为58%,在STD组为50%,两组的中位PFS约为9个月。两组的雄激素水平均降低。尽管PSA反应或PFS没有差异,但STD中阿比特龙的浓度更高。

以PSA指标相比,低剂量AA(含低脂早餐)不劣于标准剂量。鉴于药物经济影响,这些数据需要处方者,付款人和患者综合考虑。为了评估这种方法的长期效果,还需要进行其他研究。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汇总(三)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汇总(三)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前列腺癌相关进展汇总(一)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前列腺癌相关进展汇总(一)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血液病相关进展汇总(一)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血液病相关进展汇总(一)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肺癌相关进展汇总(二)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肺癌相关进展汇总(二)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肺癌相关进展汇总(一)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肺癌相关进展汇总(一)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乳腺癌进展相关汇总(二)

【盘点】2018年度J Clin Oncol杂志乳腺癌进展相关汇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