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社区医生要牛了!大医院号源全部向基层开放

2018-3-8 作者:徐木   来源:“诊锁网”微信号 我要评论0
Tags: 社区医生  大医院号源  
分享到:

北京通知明确,医联体内二、三级医院预约号源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放,到2020年实现按需定向转诊预约,社区向大医院转诊预约率基本达到100%,门诊患者分时段预约就诊率达50%以上。

不久前,北京市卫计委、发改委等六委局联合印发了《北京市分级诊疗制度建设2018-2020年度重点任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这一《通知》是在《2016-2017年度的重点任务》的工作基础上,提出新3年分级诊疗工作的重点任务。

《通知》提出,北京市分级诊疗工作的主要抓手是医联体建设,重点任务包括明确医疗卫生机构的功能定位、加强基层卫生体系建设、有效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推动居家及社区康复护理服务体系建设、发挥医联体分级诊疗工作的主导作用、加强信息化建设构建电子化诊疗平台6大类30项,工作目标是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和医疗服务连续性的有效建立,到2020年基本建立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规范有序、符合市情的分级诊疗体系。

三年内,社区向大医院转诊预约率基本达到100%!

在加强信息化建设构建电子化诊疗平台,《通知》提出加强市级远程会诊中心建设,各区分级诊疗管理信息系统覆盖辖区内全部分级诊疗机构,各医联体要加强信息的互联互通,实现诊疗信息的传送和审阅网络化。

特别是明确提出,医联体内二、三级医院预约号源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放,到2020年实现按需定向转诊预约,社区向大医院转诊预约率基本达到100%,门诊患者分时段预约就诊率达50%以上。这也就是说,到那时,没有预约,北京的社区医疗机构向大医院转诊基本是不能进行的。

如果这一既定目标实现了,社区医生是不是很牛?患者想去大医院看病是不是还得看社区医生的脸色?万一得了紧急危重病症,没有预约是不是还得等等看?且听笔者慢慢道来。

要搞清楚这些问题,首先要弄明白什么是“预约诊疗”。预约诊疗服务是以病人为中心开展医疗服务的重要改革措施,对于方便群众就医、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具有重大意义。医院施行预约诊疗服务,有利于患者进行就医咨询,提前安排就医计划,减少候诊时间,也有利于医院提升管理水平,提高工作效率和医疗质量,降低医疗安全风险。预约诊疗是国际上一种通行的做法。由于,我国还不很普遍,需要社会有一个接受的过程,所以才说是“改革措施”。

与预约诊疗密切相关的还有一个概念“转诊”。所谓转诊,是指由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等基层医疗机构在设备和技术条件方面的限制,对一些无法确诊及危重的病人转移到上一级的医疗机构进行治疗。上一级医院对诊断明确、经过治疗病情稳定转入恢复期的病人,确认适宜者,将重新让患者返回所在辖区社区卫生机构进行继续治疗和康复。

其目标是为建立“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就医新格局。这种双向转诊制度是解决“看病难、看病贵” 的一项重要举措,对于减少由于城市综合性大医院承担大量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任务而造成的卫生资源浪费,以及基层医院和社区医疗服务机构需求萎靡、就诊量过少等现象具有重要意义。

在分级诊疗诊疗制度建设中,要求“基层首诊”的含义是坚持群众自愿、政策引导,鼓励并逐步规范常见病、多发病患者首先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就诊,对于超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功能定位和服务能力的疾病,由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患者提供转诊服务,并不包括“急危重症”。

所谓的“急慢分治”就是将急性病与慢性病分别选取不同途径实施积极有效治疗,急危重症患者可以直接到二级以上医院就诊。这是《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0号)的明确规定。因此,即使没有预约,北京的社区医疗机基本不能构向大医院转诊,社区医生也不是就可以任性做决定,一切还得以患者医疗安全为重。

“四个一批”充实基层队伍

当然,要实现这样一个看起来很难实现的艰巨任务,需要做的还有很多,特别是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以及基层医师队伍建设。关于这一点,《通知》也做出了相应的安排。

比如,在充实基层队伍方面,提出推进“四个一批”,即通过全科和助理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全科医生西学中培训等多种渠道培养和输送全科医生,加快全科医生培养“培养一批”,到2020年实现每万名居民有3名合格的全科医生;各区根据需求,每年制定定向招聘计划,吸引人才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工作,定向“补充一批”;建立医联体内大医院医生下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制度化“下来一批”;各区依据医师执业政策规定,采取返聘、聘用等形式,按照同工同酬原则,“聘用一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员。

在发挥医联体主导作用方面,提出10个远郊区居民在本区内医疗卫生机构的就诊率提高到90%左右,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区。各区可以选择一对一紧密型,也可以选择一对多紧密型,可以建立科室间紧密型、也可以建立院际间紧密型,要有效构建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发展共同体,逐步实现人员、技术、设备的统筹管理与使用,推进紧密医联体建设。2020年底前,在纵向合作的紧密型医联体实现人员、技术、设备统筹管理和使用的基础上,实行基本医疗保险总额控制。

然而这些有针对性的举措,是否就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还需要观察。因为,在“四个一批”似乎并没有解决制约全科医学人才下不去留不住用不上的核心问题,在医联体建设上,仅仅只是“逐步实现人员、技术、设备的统筹管理与使用”,并没有看到在“利益共同体”上出实招下硬茬。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