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Circulation:2型糖尿病的诊断年龄与心血管和死亡风险的关联

2019-4-12 作者:xing.T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0

2型糖尿病(T2DM)患者的血管疾病(CVD)风险和死亡率似乎因T2DM诊断年龄而异,但很少有人群研究分析了整个年龄范围内的死亡率和CVD结局关联。

近日,血管领域权威杂志Circulation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纳入了瑞典国家糖尿病登记处1998年至2012年期间登记的所有患有T2DM的个体。从年龄、性别和县匹配的一般人群中随机选择对照者。分析队列包括318083名T2DM患者,匹配了<160万的对照者。参与者在1998年至2013年期间接受了CVD结局随访,并随访了2014年的死亡率。感兴趣的结局为总死亡率、心血管死亡率、非心血管死亡率、冠心病、急性心肌梗塞、卒中、心力衰竭和心房颤动。研究人员还根据诊断时的年龄评估了预期寿命。研究人员使用Cox比例风险模型对没有CVD的患者进行了初步分析,并重复了整个队列的工作。

中位随访期为5.63年,诊断年龄≤40岁的T2DM患者相对于对照组的过度风险最高,总体死亡率调整风险比(95%CI)为2.05(1.81-2.33),心血管相关死亡率为2.72(2.13-3.48),非心血管死亡率为1.95(1.68-2.25),心力衰竭为4.77(3.86-5.89),冠心病为4.33(3.82-4.91)。随着诊断年龄每增加10岁,所有风险逐渐减弱;T2DM诊断时年龄>80岁,CVD和非CVD死亡率的校正风险比<1,其他CVD结局的过度风险大大减弱。此外,80岁以上诊断的患者生存率与对照组相同,而青春期诊断为T2DM的患者生存率要低10倍。最后,对于患有T2DM的年轻女性,大多数结局的风险比在数值上更大。

由此可见,诊断T2DM的年龄对于生存和心血管风险具有重要的预后价值,对于确定临床决策和指导性治疗的危险因素干预的时间和强度具有重要意义。这些观察结局扩大了对年轻个体预防/延迟T2DM发作的支持力度。

原始出处:


Matti Marklund,et al.Age at Diagnosis of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nd Associations With Cardiovascular and Mortality Risks Findings From the Swedish National Diabetes Registry. Circulation. 2019. 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10.1161/CIRCULATIONAHA.118.038908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所属期刊:CIRCULATION 期刊论坛:进入期刊论坛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