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再谈吴梦产子 不要把一切问题都摁在“临床”上

2019-4-12 作者:南京胡晓翔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3
Tags: 医学人文  

这件事,持续性地反响比较大,主要是,不仅仅是传统的所谓的“冒死生娃”,还有个器官资源合理使用的话题,两个难题纠结于一个病例中,就是哥德巴赫猜想级别的烧脑题啦。加之,当时曾有“绑架医生”的责难,也引发医患之间该如何沟通、如何换位思考相互尊重的争议。

本文作者张老师,是著名的医学伦理大咖,从文章来看,其实也是“被烧脑”了,没法给我们弄出个一锤定音的导则。

我是妇产科医师,要我看,其实,难题未必真难。

理清不同单位、不同行业和部门、不同当事人各自的责任与义务,以各干各的事为原则,再来看临床决策,就不难了。

我们自己不要自以为是救世主,社会各界也不要眼中只有医院和医生。要知道,健康促进和维护,是多行业多部门多主体的责任,临床诊疗的医院、医生只是“健康入万策”里那个“万”中的“一”而已!

于临床而言,面对社会做好科普,面对具体个案充分履行告知义务(有记录,可证明)后,就只管面对病情去规范处置。临床技术之外的更多的质疑,那不属于临床人的事情啦。不要把凝聚于一个病例里的一切问题,都摁在“临床”这个点上揉搓。许多话,不是医院和医生该承接的。

当事人不听劝,她就孕了,既成事实,她就是个病患者,你叫医院、医生有什么办法?因为不听劝,因为抵触科普宣教,就见死不救?我们可不敢。

既然来就诊了,成就了医患关系,医者尽力去救治,是唯一正选。所以,单纯从临床技术工作而言,这并不是很难很难的话题。至于这个社会该如何“治”和“防”这样的“一意孤行”的“冒死”人,才是大难题,但,社会治理,尤其是冒险因素的管控,不归我们临床管啦。

放过我们,让我们一心一意、安安生生治病救人,好吧!

2019年4月12日晚,随园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gcwu82

医患关系需要理解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4-13 9:06:59 回复

183****6934暂无昵称

不听劝的多了去了,我们想科普,人家还不乐意听呢,谁信啊!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4-13 7:40:56 回复

飛歌

学习了很有用不错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9-4-13 0:17:27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