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NSCLC围手术期治疗需要更加精准,也正在往精准之路前进

2019-6-9 作者:佚名   来源:肿瘤资讯 我要评论0
Tags: NSCLC  围手术期  精准治疗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成立于1964年,ASCO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学会议。2019年ASCO年会于美国东部时间5月31日至6月4日在芝加哥举办,今年会议的主题为 “Caring for Every Patient, Learning from Every Patient” 。作为全世界规模最大、学术水平最高、最具权威的临床肿瘤学会议,众多最新研究进展将在ASCO年会上公布。

杨帆教授、主任医师、博士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美国图兰大学癌症中心博士后,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学教育协会肺部肿瘤专委会委员,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分会青委会秘书长,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青委会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精准医学与肿瘤MDT专业委员会青委会副主委,北京市医学奖励基金肺癌青委会副主委外科组组长,PlosONE 杂志编委,Lung Cancer 杂志外科编委

非小细胞肺癌围手术期治疗研究进展

今年ASCO年会有4项关于非小细胞肺癌围手术期治疗的研究入选大会口头发言,其中2项有关于非小细胞肺癌辅助化疗,另2项关于新辅助免疫治疗。2项辅助化疗的研究都来自于日本,其共同特点均是为了使全程的辅助化疗变得更加优化,包括辅助化疗人群的选择和化疗方案的优化。

Ⅰ期非小细胞肺癌辅助化疗

第一项研究探讨了辅助化疗很重要的、未决的问题,即是否有部分的Ⅰ期非小细胞肺癌,在完全切除术后,也需要接受辅助化疗。争论的背景是Ⅰ期肺癌术后仍然有一定比例的复发,而国际上各大指南对于辅助化疗的必要性存在不同的建议。诸如ACCP(美国胸科医师学院)指南、ESMO(欧洲肿瘤内科学会)指南和中国CSCO肺癌诊治指南均不建议Ⅰ期患者接受辅助化疗,而美国NCCN指南建议高危的ⅠB期患者可以接受辅助化疗。这项来自日本的回顾性研究,就是针对所有Ⅰ期患者的辅助化疗价值研究。该研究首先根据患者生存情况,把患者划分为高危和非高危,再进行辅助化疗对生存影响的分析。最终结果认为高危的Ⅰ期非小细胞肺癌可以从辅助化疗中获益。虽然这是一项回顾性研究,但它从复发风险高低分层的角度探讨了辅助化疗的价值。当然该研究的结论证据级别很低,包括复发风险分层因素也非公认。国际上大多数ⅠB期患者辅助化疗的研究,包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和广东省人民医院刚刚在线发表在Lung Cancer杂志上的中国数据,都不支持ⅠB期辅助化疗。NCCN指南的措辞中,也只是说具备高危因素的ⅠB期患者可考虑辅助化疗,但没有任何高危因素是绝对的指征。这方面的讨论也可以归入辅助化疗人群的优选,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研究方向。

JIPANG 研究——AP方案 vs NP方案

第二项辅助化疗的研究,实际上是化疗方案的比较,即培美曲塞加顺铂(AP方案)和长春瑞滨(诺维本)加顺铂(NP方案)的比较。研究入组大概800例非鳞NSCLC患者,每组不到400人,主要终点为无复发生存期(Recurrence-free survival,RFS)。研究结果显示虽然培美曲塞有更好的耐受性,有更好的药物给药剂量和周期数,但两组在RFS上并没有显着差异。在本研究之前,NP方案是术后辅助治疗的常规方案,能否选用更好的辅助化疗方案也是临床探讨的重要话题。这项研究做了很好的尝试,在晚期NSCLC治疗中有更好疗效和耐受性的化疗方案能否在辅助化疗中得到体现。可能因为样本量不足,亦或是真的差别不大,研究结果在无病生存期上无太大差异。但从研究中我们看到培美曲塞更好的耐受性,同时也再次看到辅助化疗研究的困境,辅助化疗5年生存率约5%,因此需要很大样本量才能满足统计学的要求。同时因为需要更多投入、花费更多时间,使研究变得更困难。所以辅助治疗的研究,仍有很多困难要克服,但同时如何更精准、如何去把之前的空白补充,仍是当前很重要的话题。

新辅助免疫治疗——LCMC3研究(atezolizumab)和NEOSTAR研究(纳武利尤单抗/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

另外两项是关于新辅助免疫治疗的研究,其中一项是LCMC3研究数据的更新,另一项是NEOSTAR研究的更新。2018年CHECKMATE-159研究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新辅助免疫治疗一直是研究热点。本次会议中这两项新辅助免疫治疗的研究为我们补充了更多的知识点。特别是LCMC3研究,共入组101例患者,截止去年9月份,90例的患者完成手术,是迄今为止样本量最大的新辅助免疫治疗研究,更多的数据让我们有条件更加理性、更加全面客观地看待新辅助免疫治疗。这两项研究均是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未结合化疗,从现有的数据来看,一方面证实新辅助免疫治疗有不错的耐受性,总体上未出现太多与免疫治疗相关的毒性反应,对手术影响也不大。另一方面,两项研究均进行了生物标记物与疗效关系的探索,从中也预见一些苗头,但因为样本量原因,目前得出结论为时尚早。除此之外,更为关键的关于总生存的问题,需要更多时间来得到答案,这也是我们一直等待的。一方面需要证实新辅助免疫治疗取得的病理缓解能否转化成生存的获益,另外也需要以生存获益作为终点指标来进行更多的后续分析。当前我们一直在路上,在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确实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

非小细胞肺癌围手术期治疗发展趋势

对于早期NSCLC围手术期治疗的研究,在研究思路上实际上是相对落后于晚期肺癌的。晚期患者从无药可用过渡到二线、一线治疗,往前过渡。另外一方面是理念的问题,晚期NSCLC的治疗已经过渡到精准治疗的理念,但这点在早期肺癌相对还是比较滞后的,但同时围手术期的治疗也是在往精准治疗的方向发展,比如国人所主导的围手术期EGFR-TKI治疗的研究,就是精准治疗与手术结合的典范。当前国际上的研究,不管是选择更合适的人群接受辅助治疗,还是选择更好的治疗方案,实际上都是为了让治疗更加精准。另外在所有的围手术期治疗中,如何选取患者也是研究很关键的组成部分,也是未来很重要的发展方向。总之,围手术期的治疗需要更加精准,也正在往精准的道路上前进。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