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Intern Med:中国人高心血管风险的特点

2019-03-03 xing.T 网络

由此可见,在170万参与者中,十分之一的个体CVD的风险很高; 在高危人群中,不到3%的个体接受他汀类药物或阿司匹林治疗。在这个庞大的人群中潜藏着减少风险的巨大机会。

随着中国血管风险的增加,对缓解血管疾病的策略的兴趣正在不断增加。然而,关于高心血管疾病(CVD)风险的患病率和治疗的全国信息是有限的。近日,内科学权威杂志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评估高CVD风险的患病率和治疗以及人群亚组的风险变化。

作为国家CVD筛查管理项目,以中国31个省的141个县级市为基础,参与者为当地年龄在35至75岁之间的居民。研究人员评估了整个研究人群以及根据年龄、性别、体重指数、地理区域和社会经济状况的高CVD风险的发生率。通过拟合多变量混合模型来评估个体特征与高CVD风险之间的关联。在高风险CVD患者中评估了他汀类药物和阿司匹林的使用情况。

在1680126名参与者中,9.5%(95%CI为9.5%-9.6%)的个体局有CVD高风险因素。混合模型确定了汉族、具有医疗保险、目前饮酒或肥胖的个体更可能存在CVD高风险。在CVD风险较高的患者中,分别使用他汀类药物和阿司匹林治疗的患者仅有0.6%(CI为0.5%-0.6%)和2.4%(CI为2.3%-2.5%)。在高CVD风险和高血压的个体中,31.8%的人接受抗高血压药物治疗。


由此可见,在170万参与者中,十分之一的个体CVD的风险很高; 在高危人群中,不到3%的个体接受他汀类药物或阿司匹林治疗。在这个庞大的人群中潜藏着减少风险的巨大机会。 

原始出处:

Jiapeng Lu,et al.Characteristics of High Cardiovascular Risk in 1.7 Million Chinese Adults.AIM.2019.https://annals.org/aim/article-abstract/2725144/characteristics-high-cardiovascular-risk-1-7-million-chinese-adults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同为乳腺癌 为什么美国人保乳中国人就得切掉?

由于中国人对身体的禁忌以及“谈癌色变”,很多乳腺癌患者在发现时,已是晚期。“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是对抗癌症的关键。

Brit J Sports Med:近5万中国人的研究显示:经常动一动得糖尿病风险低

常常有人体检时发现自己的血糖有点高,并被告知属于糖尿病前期,但怎么让血糖下来?

国际首次以中国人名字命名临床脑血管疾病征象

11月10日,国际上第一个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临床脑血管疾病征象——李琦岛征(Liqi island sign)诞生了。这一预测脑出血早期血肿扩大和不良预后的临床新征象由重庆医生李琦提出,为血肿扩大机制提出新的假设,同时也为下一步脑出血患者的“靶向”个体化诊治提供了参考。记者获悉,这是重医一院神经内科李琦副教授继2015年提出Blend sign(混杂征)、2016年提出Black hole sig

中国人为什么爱喝凉白开,因为凉白开的好处实在太多了!推广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喝凉白开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了。但在其他国家人民的眼中,这倒是个很独特的习惯,因为他们从不会直接喝烧开的白开水,而是喝凉(生)水。那么,中国人为什么爱喝烧开煮熟的水?中国人是自古以来就喝熟水凉白开的吗?中国人自古就喝熟水、凉白开!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著作之一《黄帝内经》中已经有记载:“姜汤熟水送下”;两千年前的战国时代,《孟子·告子上》中有“冬日则饮汤,夏日则饮水”,这里的“汤

PLoS One: 比较中国人和白人脑出血和缺血性卒中的危险因素

背景:中国人群脑出血(ICH)在总卒中的比例较高。然而,原因并不能完全理解。方法:为了评估在中国与欧洲血统白人(ICH)和缺血性卒中(IS)发生的主要危险因素之间的差异,研究者系统的研究1990年后在中国与白人中进行的比较ICH和缺血性卒中风险因素之间研究。对每一个风险因素,将中国和白人分开研究,研究者计算了ICH vs 脑缺血,特定研究和随机效应合并的患病率和比值比(OR)。结果: 6项研究36

世卫组织:每年300万中国人过早死亡

原标题:世卫组织:每年300万中国人过早死亡世界卫生组织周一(1月19日)发表报告指出,超过300万中国人在70岁之前死於心脏病、肺病、脑卒中、癌症和糖尿病等非传染性疾病的问题。世界卫生组织将此类死亡定义为“过早”死亡。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这份《2014年全球非传染性疾病现状报告》显示,2012年共有3800万人死於非传染性疾病,其中42%的人,即1600万人的死亡是本可避免的过早死亡,比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