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h Heart J:球囊肺血管成形术在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2020-04-0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球囊肺血管成形术(BPA)是患有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CTEPH)和慢性血栓栓塞性疾病(CTED)的患者的新兴治疗方法。我们描述了BPA在荷兰的第一个安全性和有效性结果。

球囊肺血管成形术(BPA)是患有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CTEPH)和慢性血栓栓塞性疾病(CTED)的患者的新兴治疗方法。我们描述了BPA在荷兰的第一个安全性和有效性结果。

 

我们选择了接受BPA治疗的CTEPH和CTED不能手术的所有连续患者,这些患者在Nieuwegein的St. Antonius医院和阿姆斯特丹的Amsterdam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UMC)进行了六个月的随访。在基线和最后一次BPA后六个月进行了功能分类(FC),N末端脑钠肽(NT-proBNP),6分钟步行测试距离(6MWD)和右侧心脏导管插入术。注意到每个BPA程序的并发症。

 

结果显示,38例患者接受了112例BPA手术(女性61%,平均年龄65±15岁)。BPA治疗六个月后,功能性级别(63%FC I/II至90%FC I/II,p = 0.014),平均肺动脉压(-8.9 mm Hg,p = 0.0001),肺血管阻力(-2.8 Woods Units(WU),p = 0.0001),右心房压力(-2.0 mm Hg,p = 0.006),卒中体积指数(+5.7 ml/m2,p = 0.009)和6MWD(+ 48m,p = 0.007)明显改善。20例(12%)手术发生了非严重并发症。

 

总之,在CTEPH专家中心进行的BPA对于不能手术的CTEPH患者是一种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方法。

 

原始出处:

 

M. C. J. van ThorR. J. Lely, et al., Safety and efficacy of balloon pulmonary angioplasty in chronic thromboembolic pulmonary hypertension in the Netherlands. Neth Heart J. 2020 Feb; 28(2): 81–88.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OCC 2020丨谁能拯救“蓝嘴唇”?肺动脉高压辩论会精彩角逐

2020年5月28日,由上海医学会和上海市医学会心血管病分会主办的第十四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第一天。其中的肺循环疾病论坛,特设肺动脉高压(PAH)靶向药物治疗辩论赛环节,由多位专家针对两个主题进行辩论性

Eur Respir J:中亚高原居民心功能和肺动脉高压情况

与低海拔居民相比,高原居民长期暴露于缺氧与高PAP以及左右心功能轻微改变有关。根据专家对慢性高海拔疾病的共识定义,在这一大型高原人群中,HAPH的患病率在6%至35%之间变化。

Arthritis Rheumatol:TNF在结缔组织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新模型中可诱发闭塞性肺血管病

TNF-Tg小鼠代表了CTD-PAH的新模型,复制了关键疾病特征,可作为发现和评估治疗方法的有价值工具。

Acceleron的TGF-β配体陷阱Sotatercept治疗肺动脉高压,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的优先药品(PRIME)称号

2019年,FDA授予sotatercept治疗PAH的孤儿药称号。自EMA在2016年制定该计划以来,Sotatercept是首个获得PRIME认证的肺动脉高压治疗药物。

【盘点】肺动脉高压(PAH)近期重要研究进展汇总

【1】抑制CHK 1(检查点激酶1)可以治疗肺动脉高压

JACC Cardiovasc Interv:英国研究称肺动脉去神经治疗肺动脉高压安全有效!

肺动脉高压不好治,靶向药物也贵,还有什么好办法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