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 MED:阿特珠单抗治疗尿路上皮癌的临床疗效和生物标志物分析

2019-11-09 海北 MedSci原创

最近,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单臂2期临床研究,该研究包括了95例具有肌肉浸润性尿路上皮癌的患者,其在膀胱切除术前接受了两个周期的atezolizumab治疗(ClinicalTrials.gov标识符:NCT02662309)。

靶向PD-1或其配体PD-L1的抗体(例如atezolizumab)能够在一部分转移性尿路上皮癌中具有良好功效。生物标志物可能有助于鉴定这些反应性肿瘤的特点。

这些药物的新辅助使用与包括尿路上皮癌在内的一系列肿瘤的病理完全缓解有关。这些研究的连续组织采样使得研究人员能够进行详细的生物标志物的分析。

最近,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单臂2期临床研究,该研究包括了95例具有肌肉浸润性尿路上皮癌的患者,其在膀胱切除术前接受了两个周期的atezolizumab治疗(ClinicalTrials.gov标识符:NCT02662309)。

病理完全缓解是主要终点。次要研究终点是安全性,无复发生存和生物标志物分析。

结果显示,给药之后,病理完全缓解率为31%(95%置信区间:21–41%),达到了主要疗效终点。基线生物标志物显示,预先存在的活化T细胞的出现比预期的更为突出,并且与临床结果相关。

其他已建立的生物标志物,例如肿瘤突变负荷,不能预测临床结果,这与转移情况有所不同。

基因表达特征和蛋白质生物标志物的动态变化随治疗发生,而DNA随治疗变化的改变并不常见。

响应的肿瘤在治疗后显示出与组织修复相关的基因的高表达,这使得该组中对肿瘤生物标志物的解释具有挑战性。诸如转化生长因子-β和成纤维细胞活化蛋白之类的基质因子与抗药性有关,处理后细胞周期基因标记的高表达也与抗药性相关。


原始出处:

Thomas Powles et al. Clinical efficacy and biomarker analysis of neoadjuvant atezolizumab in operable urothelial carcinoma in the ABACUS trialNature Medicine, 2019.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Lancet oncol:阿特珠单抗联合化疗作为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线疗法的疗效和安全性

阿特珠单抗(抗PD-L1单克隆抗体),可恢复既往治疗过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抗癌免疫、提高其总体存活率,与化疗联合作为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疗法时也表现出临床效益。研究人员在8个国家的131中心开展一随机化的开放性3期试验,评估阿特珠单抗联合化疗作为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一线治疗方案的疗效和安全性。招募年满18岁的组织学或细胞学确诊的IV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要求ECOG表现状态0或1、既往未进行过

JAMA Oncology:晚期尿路上皮癌患者的曙光!

I期研究PCD4989g(NCT01375842)是将阿特珠单抗(Atezolizumab)用于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和血液恶性肿瘤的治疗,2014年《Nature》杂志报道了整体的研究设计。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尿路上皮癌(mUC)患者是这项研究中的一个扩展队列,先前的结果显示了对阿特珠单抗良好的耐受和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