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抑郁症机制-脑肠轴作用机制受到广泛关注

2018/12/7 作者:MedSci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
Tags: 抑郁症  

一、肠道微生物对大脑信号传递的影响

长期以来,人类及其肠道内的菌群相互依存,有着共同的进化史。巧合的是,人肠道内微生物的重量竟然和大脑的重量不相上下。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脑肠轴在维持大脑健康和压力反应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肠道菌群已经成为这一轴的主要调节器。因此,利用肠道菌群治疗与压力相关精神障碍(如抑郁症)成为可能。在2018年ECNP大会上,来自爱尔兰科克大学的Cryan JF教授提出了这一观点,其指出:近期的饮食变化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肠道菌群,进而影响精神健康。

Smits SA等发表在《Science》上的一篇研究表明:坦桑尼亚人遵循传统的生活方式,食物供应随季节而变化,因此他们体内的微生物要比西方国家更加多样化。这就好像生活就应该多姿多彩一样,多样性似乎总是好的。

二、肠道菌群如何影响心理状态

随着大部分人类从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转变为定居,在这一漫长过程中我们可能失去了一些微生物伙伴。那么这会有什么影响呢?Cryan JF教授指出,确定微生物作用其中一种方法就是观察缺失它时会发生什么。无菌动物实验表明:如果没有肠道菌群,大脑就无法正常发育。此外,基本的神经生成过程,如髓鞘形成、海马神经发生和小胶质细胞成熟等均显示出了对微生物的严重依赖。肠道菌群的改变可影响组成脑肠轴的多条通路。

 

肠道微生物对大脑信号传递的影响

然而肠道微生物和大脑之间的影响是双向的,即我们的心理状态也可能会影响我们的肠道。基于此,一些专家对心理状态如何影响肠道菌群进行了研究。

三、心理状态如何影响肠道菌群

为了评估早期生活压力对脑肠轴的影响,O’Mahony SM对出生后2-12天的雄性大鼠幼崽进行研究发现:早期生活压力导致大脑肠道轴的改变降低了大鼠肠道细菌的多样性,并对其行为和免疫系统产生影响。

早期生活压力降低了大鼠肠道细菌的多样性


NS组(n=11):与母亲分离的大鼠幼崽  MS组(n=11):未与母亲分离的大鼠幼崽

 

早期应激对疼痛阈值及行为的影响

与NS组相比,MS组的疼痛阈值显著下降(p<0.05),累积疼痛行为显著增加(p<0.05)。图A:疼痛阈值;图B:累积疼痛行为。

 

早期应急对免疫系统的影响

 

*与NS组对比,P<0.05

 

综上所述,对肠道菌群的新认识可能是抗抑郁治疗的关键,并为新的治疗方法引路。

 

1. Dinan TG, Cryan JF. Genome Med 2017;8:36

2. Smits SA et al. Science 2017;357:802-806

3. O’Mahony SM et al. Biol Psychiatry 2009;65:263-267

4. Claesson MJ. Nature 2012;488:2012

5. Yano JM et al. Cell 2015;161:264-276

6. van de Wouw M et al. J Physiol 2018 doi: 10.1113/JP276431.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