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陈海泉教授:非小细胞肺癌术后检测和治疗

2019-4-2 作者:肿瘤资讯   来源:健康界 我要评论0
Tags: 非小细胞肺癌  检测  治疗  

肺癌术后行基因检测的意义

对于很早期的肺癌患者,如浸润前病变、Ⅰ期病变等术后无需行辅助治疗的患者,术后基因检测对于后续治疗的指导意义不明确。而需要行术后辅助治疗的II~III期患者,即使采用化疗作为辅助治疗手段,其术后的基因检测仍是有意义的,因为一旦患者出现术后的复发转移,有可能病灶会非常小、难以获取标本,而大多数术后的标本对于术后复发转移的治疗仍有指导作用。

我们一直致力于建立一个肺癌患者术后复发的预测模型,去年9月份也在CHEST 杂志上发表了肺癌术后复发动态预测模型的研究文章。但是这个复发模型,与我的心理预期有一定的差距,因为该模型涵盖了患者的临床信息,而部分患者的分子信息缺失。我们当前在将分子信息纳入这个模型,从而更好地预测患者复发的时间、最容易复发的部位,并且做到随访的个体化、检查的个体化,从而节约医疗资源、减轻患者负担。

驱动基因阳性肺腺癌术后辅助靶向治疗研究现状

关于术后辅助靶向治疗,我们国内开展了ADJUVANT和EVAN两项研究,结果显示无病生存期(DFS)数据非常好,具有统计学意义;其总生存期(OS)结果尚未得到,我们期待OS结果,因为任何治疗评价的“金标准”都是OS的获益。

无论是ADJUVANT研究,还是EVAN研究,我们可以看到,靶向辅助治疗对部分患者的结果非常好。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在这些有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中,具体哪些患者是从TKI辅助靶向治疗中获益的。但这个问题说易行难,其研究程度复杂,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例如,虽然我们已经明确辅助化疗可使5%的患者取得OS的获益,但究竟这5%的患者是哪些患者,历经多年仍无答案。所以我们衷心希望,今后能够明确EGFR-TKI辅助治疗确切的受益人群和OS的受益程度。除EGFR突变外,我们可能还需要研究同时有哪些伴随突变。只有明确哪些特定患者确实可以从辅助治疗中获益,患者和医师在应用治疗时才会更有信心。

术后复发转移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策略

首先需要明确是复发还是第二原发肿瘤,这完全是两种情况。如果是术后局部复发,可能还有再次手术的机会;如果无法进行手术,此时则需要多学科介入,最好能再次获取转移复发病灶的标本,进行全面的分子生物学分析和免疫指标分析。通过内科医师、放疗科医师、外科医师的合作,给患者选择最优化的治疗方案,目标是让患者活得更长、活得更好,这既是治疗的出发点,也是治疗的最终目标。

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站在医师的角度,奥希替尼的上市非常令人兴奋,该药的疗效显著优于第一代EGFR-TKI药物,PFS的获益已明确, OS虽未成熟,但也呈现更优的趋势。作为医师,我想应该给患者提供最好疗效的药物。同时奥希替尼的临床研究数据显示,对有神经系统转移的患者,奥希替尼疗效非常好。基于这两方面原因,如果不考虑经济因素,我个人认为奥希替尼应该进入一线治疗。至于在辅助和新辅助治疗方面的应用,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回答,但作为晚期肺癌的一线治疗不应该有任何问题,因为它可以更好地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