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盘点】最新鼻炎治疗方法进展

2019-9-26 作者:AlexYang   来源:MedSci原创 我要评论0
Tags: 鼻炎  治疗  


益生菌主要分布在粘膜系统且能够增强粘膜障碍功能和调控免疫响应。泛福舒(BV)是一种益生菌,已经用于呼吸道感染患者的治疗,但是对过敏性鼻炎可能的效果仍旧没有评估。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BV在永久AR患者中的临床疗效,并阐释了潜在的细胞学机制。

研究包括了60名AR患者,并随机分到BV组(n=30)和安慰剂组(n=30)。研究发现,BV治疗后,BV组的药物得分与安慰剂组相比显著减少,并且总鼻症状得分和个体鼻症状得分均显著降低(瘙痒评分:23.72±5.32%;鼻漏评分:18.59±4.83%;打喷嚏得分:23.08±4.98%)。IL-4水平和IL-13水平在鼻灌洗液中显著减少,而INF-γ水平在BV组中显著增加。上述情况阐释了IL-4/INF-γ比例显著降低。更多的是,研究人员观察到了BV治疗后,鼻涂片中的嗜酸性粒细胞减少。BV诱导产生的有利变化在BV治疗后至少维持4-8周。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口服BV能够明显和持续的减轻AR症状,并且可以考虑作为永久AR患者的可选择疗法。BV通过恢复和维持Th1/Th2细胞因子平衡来改善总鼻免疫,也是潜在的细胞学/信号机制。


洋葱具有抗过敏活性,而青葱缺乏相关证据。

最近,有研究人员确定了是否青葱具有与洋葱相似的抗过敏活性以及过敏性鼻炎的治疗效果。研究是一个临床、随机、双盲和安慰剂对照试验。研究包括了16名AR患者并随机均分成2个小组,对照组和试验组。研究发现,青葱提取物在200μg/mL时对β-六氨基酶的平均抑制率为97%,而相同浓度下洋葱提取物为73%。洋葱和青葱的HPLC色谱图(λ=290nm)表明了这2种植物的槲皮素化合物基本一致,比如槲皮素3,4'-二糖苷、槲皮素4'-糖苷和槲皮素。在4周的治疗后,青葱组中62.5%的患者和对照组中37.5%的患者表现出了治疗后VAS改善。TNSS在2个小组中均显著减少,而没有差异(P=0.18)。TOSS只在青葱组中具有显著的改善(P=0.01)。青葱的副作用事件与安慰剂组没有什么不同。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青葱具有抗过敏活性并且与洋葱的槲皮素化合物相似。青葱与西替利嗪组合使用可以改善总的AR症状,且效果比单独使用西替利嗪更好。


过敏性鼻炎是一种鼻粘膜炎症并对过敏原响应。有证据显示瑜伽能够改善个人健康并对免疫功能具有积极影响。然而,哈达瑜伽训练对鼻炎症状和细胞因子的影响在过敏性鼻炎患者中仍旧未知。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上述问题。研究包括了27名过敏性鼻炎患者,并随机分成2个小组:对照组(CON;n=14)和瑜伽组(YOG;n=13)。CON组进行正常的活动而YOG组则进行每次60分钟的瑜伽训练,每周3次共进行8周。研究人员在训练前后对生理特性、过敏性鼻炎症状和细胞因子分泌进行了比较分析。研究发现,8周后,YOG组鼻吸气量峰值(PNIF)增加,鼻炎症状和鼻部出血(NBF)显著减少。YOG组的白介素(IL)-2分泌也比CON组显著更多。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阐释了8周的瑜伽训练对过敏性鼻炎具有有利的影响,且主要是通过改善临床过敏性鼻炎和细胞因子情况来实现。


过敏原特异性免疫治疗(AIT)的集群治疗是过敏性鼻炎(AR)患者的高性价比疗法,但是由于每次治疗时使用的剂量比传统免疫疗法更大,其安全性仍旧存在质疑。是否集群疗法能够导致更高风险的副作用仍旧是一个问题。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是否集群疗法比常规疗法导致局部副作用(LARs)和全身副作用(SARs)更高的风险。研究人员搜索了相关的数据库对集群和常规疗法进行了比较,并对与副作用事件相关的5个研究结果进行了元分析。研究人员调查的文献仅限于英文和中文。研究包括了5个观察性的研究和6个干预性研究。研究发现,通过患者数量分析SARs、延迟SARs和2级SARs和LARs时,集群疗法与常规疗法之间没有差异。当通过注射SARs、1级SARs和注射LARs分析时,发现集群疗法的副作用事件风险比常规疗法更低。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数据表明了具有或者不具有哮喘的AR患者中,集群疗法与常规疗法安全性相等甚至更优。


在美国,经口机器人手术(TORS)和颈淋巴结清除术已经代替了放疗,并且是口咽鳞状细胞癌(OPSCC)的最常见治疗方法,然而,并没有随机试验来比较上述疗法的效果。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1年治疗后的生活质量(QOL)差异情况。

研究包括了68名患者并随机分配到2个小组(每组34人),时间为2012年8月10号到2017年6月9号。放疗组平均的跟踪调查时间为25个月(IQR20-33),TORS加颈淋巴结清除术组平均跟踪调查的时间为29个月(23-43)。治疗后1年时MDADI总评分在放疗组为86.9 (SD 11.4),而在TORS加颈淋巴结清除术组中为80.1 (13.0)(p=0.042)。另外,在放疗组中,嗜中性白血球减少症(6/34 vs 0/34)、听力损失(13 vs 5)和耳鸣(12 vs 2)比TORS加颈淋巴结清除术组明显更多,而TORS加颈淋巴结清除术组中牙关紧闭症要比放疗组更多(9 vs 1)。在放疗组中,最常见的副作用为吞咽困难(6例)、听力损失(6例)和粘膜炎(4例)且均为3级;而在TORS加颈淋巴结清除术组中为吞咽困难(9例,均为3级)。另外,TORS中有1例因失血死亡。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放疗患者表现出了1年治疗后更好的吞咽相关生活质量评分,尽管差异并没有达到临床显著性。另外,在2个小组中的毒性模式也不同。OPSCC患者也应该知晓上述2种治疗选择。


Madi-Ryuk(MDR)是韩国的一种传统药物,广泛的用于治疗关节炎,并且之前研究人员在体外小鼠模型中报道了MDR的抗过敏性炎症的作用。然而,MDR在体内过敏性炎症反应中的治疗证据还没有被阐释。

最近,有研究人员调查了MDR和其活性鞣酸成分(TA)在卵清蛋白(OVA)诱导的AR小鼠模型中的效果。OVA挑战的AR小鼠口服MDR或者其有效组分TA,共进行10天。研究发现,在具有AR的小鼠中,MDR和TA能够明显的减少抓鼻次数和组胺、IgE、胸腺基质淋巴细胞生成素、白细胞介素(IL)-1β、IL-4、IL-5、IL-13、IL-33和肿瘤坏死因子-α的水平。另外,半胱氨酸天冬氨酸酶的蛋白表达水平和活性也收到了抑制,巨噬细胞炎症蛋白-2和细胞间粘附分子-1水平减少,炎症细胞渗透到发炎的组织情况也减少。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在与临床模型中对MDR作用的鉴定表明了MDR也许是AR治疗和预防的有效药物。


药物性鼻炎是一种药物诱导的鼻炎,在局部鼻腔减充血剂的长期和过量使用情况下产生。出了鼻类固醇之外没有更多的治疗选择。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他们的病理研究中,在药物性鼻炎中探究了木糖醇对鼻粘膜损伤治疗的效果。研究包括了30只Wistar小鼠并分成5个小组。在2个月的处理中,研究人员先给第1组羟甲唑啉处理,而给第二组进行生理盐水处理。这2组小鼠在2个月处理后进行检查并检测了药物性鼻炎。第3、4和5组小鼠在2个月中进行羟甲唑啉处理。之后进行为期15天的木糖醇溶液、莫米松和生理盐水处理。试验后,研究人员对小鼠的鼻粘膜进行了组织病理学检查。研究发现,木糖醇和莫米松比对照组在控制组织病理学变化上效果更高。而木糖醇和莫米松两者之间的效果没有显著差异。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根据他们的研究结果,木糖醇溶液与莫米松同样有效,可以用于药物性鼻炎的治疗。研究人员同时也指出还需要更综合的和超微结构的研究。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版权声明:本文系梅斯MedSci原创编译整理,未经本网站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如需获取授权,请点击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