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NEJM:振奋人心!迄今最长CAR-T治疗随访数据发布,MSKCC首次证实疾病负担低的患者获益最大,部分患者或被治愈

2018-2-2 作者:代丝雨   来源:奇点网 我要评论1
Tags: CAR-T  治疗随访  长期疗效  
分享到:

要说到近一年医疗领域的焦点,相信没有谁能抢过CAR-T疗法的风头。不过作为一项新生技术,它必然还存在着需要更多经验铺垫的空白,例如说,到底什么样的患者,最适合使用CAR-T疗法呢?

本周,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或许能够为我们带来解答。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研究中心(MSKCC)的研究者们,利用19-28zCAR-T对53名成人难治或复发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患者进行了临床试验,并进行了为期最长五年半的随访,结果显示完全缓解率为83%,中位生存期12.9个月。

更加厉害的是,研究者们发现,那些治疗前疾病负荷较轻、也就是异常增生的原始细胞<5%的患者,他们从治疗中获得的收益更大,中位生存期达到了20.1个月!

特别要说的是,这些疾病负荷较轻的患者,有超过1/3(35%)在被确诊五年之后仍旧好好地活着,这意味着他们是有可能被治愈的。

这是目前为止,用CAR-T治疗ALL随访期最长的临床试验,证实了这种疗法的潜力。同时,这也是首次发现低疾病负荷患者能够从CAR-T中受益更多。


通讯作者Michel Sadelain

目前来说,复发性成人ALL是非常难治疗的,标准化疗方案的完全缓解率仅有18-45%,中位生存期为3-9个月。2014年上市的双特异性抗体Blinatumomab,虽然疗效有所提高,但整体生存率依然只有7.7个月。

好在靶向CD19的CAR-T疗法给了ALL患者新的希望。近年来,针对复发的ALL成人和儿童患者,已经有了多项CAR-T临床试验,完全缓解率从70%到90%不等,看起来颇有希望。不过他们的共通问题就是,都更关注短期的疗效,并没有进行长期随访,对于CAR-T到底是否具有长远的治疗潜力、毒副作用如何、以及对疗效的诸多影响因素,还存在着太多的疑问。

为了揭示这其中的秘密,MSKCC的研究者们对一期临床试验的数据进行了分析,把重点放在了CAR-T的毒副作用和长期随访结果上。


第一作者Jae Park

这项试验中总共涉及了53名ALL患者,中位年龄44岁,大部分都接受过多种治疗方案、包括Blinatumomab,其病情各有轻重,基本包括了各类型的病人。经过单次注射MSKCC开发的19-28zCAR-T,患者的响应率达到了98%以上(52/53),其中83%(44/53)患者得到了完全缓解。

奇怪的是,研究者分析了多个可能影响疗效的因素之后发现,完全缓解率与是否进行过骨髓移植、做过几种治疗、化疗的种类、患者年龄以及CAR-T的剂量——这些因素基本上都没啥关系。


根据患者特征对缓解率进行分析

那么先来说说毒副作用吧。CAR-T治疗最常见的毒副作用就是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CRS)和神经毒性反应了。严重情况下,不管是大量释放的细胞因子,还是神经毒性造成的脑水肿,都是很容易把患者带向死亡的。

总的来说,85%(45/53)的患者都出现了CRS,26%(14/53)是较为严重的(3级以上)。其中有一名患者在试验开始第5天因为严重的CSR和多器官衰竭去世了。其他人经过支持性治疗,症状都得到了缓解。

另一方面,共有42%(22/53)患者出现了神经毒性反应,但是并没有致命影响(5级)和脑水肿出现。

与上一项分析一致,副作用的严重程度,也和balabala的一大堆因素关系不大。但是!研究者发现,那些疾病负荷较轻的患者,好像出现严重副作用的风险要低一些!


按患者特征对CRS数据进行分析

那么长期的疗效呢?研究者们对患者进行了长期随访,中位随访期为29个月,最长的随访期达到了5年半(65个月)。这53位患者的中位无事件生存期为6.1个月,中位整体生存期达到了12.9个月!

更激动的还在后面呢,那些疾病负担较轻的患者,无事件生存期和整体生存期都显著更长,分别是10.6个月和20.1个月!


可见低疾病负担患者接受CAR-T治疗之后,生存期更长

研究者对各种因素进行了反复演算,发现要预测治疗效果和毒副反应,短期得看CAR-T扩增数量的峰值;长期么,居然还真的得看疾病负担!

这个结果就很出人意料了,毕竟以前的一些研究结果都认为,疗效与CAR-T细胞的存续关系最大[5,6]。但是MSKCC研究者却发现,19-28zCAR-T细胞的存续并不是长期疗效的必须。研究者认为,这与CD8为基础的二代CAR-T更强的抗癌效应有关。如果能快速消除癌细胞,自然不需要它一直“站岗”,也能保证安全。

那为啥疾病负担才是关键呢?研究者进行了下一步分析,发现具体来说,是CAR-T细胞峰值数量与疾病负担的比值,才是影响长期疗效的关键。这就很好理解了,十个打一个,肯定比一个打十个赢面大些。

容易赢的高比值,当然更容易出现在疾病负担低的患者中啦,就算他们CAR-T细胞扩增不理想,但是他们分母小呀。这也能反过来解释,为什么他们不光疗效好,副作用还小。

MSKCC的研究者们认为这项结果表明,19-28zCAR-T是用于治疗成人复发性ALL十分可行的方法。本项研究的通讯作者Michel Sadelain教授说:“这项研究代表了MSKCC20多年的研究成果。”

第一作者Jae Park博士则表示:“我们的数据表明,当疾病负担很小时,应该给予CAR-T治疗,以达到最大的长期疗效和最低的毒性。”

他说,最终,我们将接受CAR-T作为一线治疗,而不是历经失败最后的希望。

原始出处:Jae H. Park, M.D., Isabelle Rivière, Ph.D., Mithat Gonen, Ph.D., et al. Long-Term Follow-up of CD19 CAR Therapy in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N Engl J Med 2018; 378:449-459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所属期刊:NEW ENGL J MED 影响因子:72.406 期刊论坛:进入期刊论坛
分享到: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zdvfsadb

学习了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2-20 23:20:22 回复

web对话
live chat

扫码领取IF曲线

IF连续增长的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