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肺癌靶向药物纳入大病医保目录,惠及更多患者

2018-4-18 作者:沐雨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我要评论3
Tags: 肺癌  靶向药  医保  

NSCLC治疗已进入个体化精准靶向治疗时代。各权威指南强烈建议使用多靶点检测技术对已有有效药物的EGFR、ALK、ROS1驱动基因突变进行同步检测,根据分子检测结果制定晚期NSCLC治疗方案,即”先检测,后治疗”。

克唑替尼(赛可瑞)是目前CFDA唯一批准用于ALK/ROS1阳性晚期NSCLC的靶向药物,疗效确切。近期,浙江省和江苏省苏州市更新了当地的大病医保目录,克唑替尼被纳入其中,更多更早惠及患者

在此背景下,我们走访了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马胜林教授、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周建英教授和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建安和陶敏教授,畅谈了我国NSCLC靶向治疗状况和医保结合患者援助项目对于晚期NSCLC患者的意义。

靶向治疗让肺癌成为慢病

肺癌早期不易发现,很多患者诊断时就已是晚期,患者生存时间很短,死亡率很高。如果使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期超过5年,就可认为是慢性病。而靶向治疗做到了这一点。

周建英教授:“靶向治疗是有靶点突变肺癌患者治疗的福音。使肺癌成为慢病,就建立在靶向治疗基础上。晚期肿瘤是不可治愈的疾病,目前所有的方法都是尽量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使患者带瘤生存。与化疗相比,靶向治疗有较好的疗效和安全性,患者可以正常工作、生活,有许多患者已经生存4~5年。目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获批的肺癌靶向药物主要基于3个靶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ALK重排和ROS-1融合。三甲医院都可以进行基因突变的检测,阴性患者进行化疗,阳性患者就可给予靶向治疗。”

黄建安教授:“靶向治疗相对于化疗无论是疗效还是安全性、生活质量都更优,尤其是患者在治疗发生进展后,还有机会进行化疗等其他治疗,总生存明显延长。我有例患者应用靶向治疗已经9年,以往这是不可能的。”

陶敏教授:“肺癌患者在靶向治疗时代之前,生存期大约仅半年左右。而目前,晚期肺癌患者约有15%~16%可以生存5年以上。近来抗肿瘤领域发展的终点就是在靶向治疗、抗血管生成治疗和免疫治疗这几方面。”

显着疗效促使克唑替尼快速获批

迄今,克唑替尼已在一系列临床研究中显示了对ALK或ROS1基因融合或MET基因扩增的NSCLC有显着疗效。尤其从2007年发现ALK作为肿瘤驱动基因到2011年克唑替尼获批,这几乎是药物研发史上最短的间期。对于克唑替尼在ALK阳性、ROS1阳性肺癌患者中的疗效,专家均深有感触。

马胜林教授:“已完成的全球PROFILE1014研究和亚洲PROFILE1029研究的无进展生存(PFS)主要终点分别为10.9个月和11.1个月,对比化疗优势非常明显,大大地降低了疾病进展风险,显着改善了患者生活质量。在ROS1阳性患者中,PROFILE 1001研究也显示克唑替尼的PFS可达19.3个月。因此,国内外指南一致推荐克唑替尼用于ALK阳性或ROS1阳性局晚或晚期NSCLC一线治疗。2017年9月,CFDA批准了克唑替尼的ROS1适应证。克唑替尼在欧美和中国的快速获批,是疾病预后差和药物的疗效好共同的结果。”

周建英教授:“ALK阳性或ROS1阳性基因多发生于年轻、不吸烟患者,如不使用克唑替尼治疗,患者生存时间很短。克唑替尼被纳入浙江省大病医保,由于这类患者人数并不多,肺腺癌患者ALK阳性发病率5%~7%,ROS1阳性发病率1.5%~3%,因而增加的医保费用并不多。而患者又相对年轻,总体上的成本效益非常大。”

克唑替尼纳入医保大大提高药物可及性

专家在谈到靶向药物进入医保时,都表示,大病医保,无论对患者、对制药企业、对医生,都是一件好事儿,值得更多优秀企业的疗效可靠的好药参与进来。

马胜林教授:“克唑替尼是肺癌药物中临床获益最显着的几种小分子靶向药物之一。即使有患者援助项目,在被浙江省纳入大病医保之前,想要取得一线11个月左右、二线8个月左右的PFS,患者仍需要自费至少20万左右。大病医保大大提高了患者对药物的可及性、降低了患者的经济负担。作为临床医生,我们既不能辜负政府的良苦用心,也不能辜负患者的信任和期待,常规开展EGFR/ALK/ROS1基因的同步检测,让驱动基因阳性的患者尽早使用对应的靶向药物。”

黄建安教授:“靶向治疗能让一部分患者获益,治疗有效的患者可以进入慈善赠药,能够解决一部分医疗负担,但这个门槛还是很高的。需要先负担10~20万元的费用才能进入慈善赠药,很大工薪阶层也是望而却步。近来,国家也下了很大的决心,对于一些疗效好、显着改善生存的药物,通过与企业谈判降价,将其纳入医保,使患者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苏州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率先把国家医保正在谈判的药物纳入大病医保,符合用药标准的苏州地区参保患者都能够享受。另一个利好消息是,一线治疗耐药后,二线治疗药物也已经被纳入医保。”

医保联合患者援助项目,大幅压低治疗费用

对于其他大多数疾病来说,医疗费用不是医生在开具处方时主要考虑的内容,但肿瘤靶向治疗就不同,昂贵的治疗费用是影响患者接受并坚持治疗的主要障碍。找到一个有效的靶点并不容易,而如果因为经济原因而使患者望“药”兴叹则更令人痛心,尤其是对于临床医生。因此,专家对于药物费用、医保报销、慈善赠药这些学术以外的内容也非常关注。

黄建安教授:“对于大部分企业,一旦药物被纳入医保,慈善赠药就停止了。但仍有个别企业如辉瑞的克唑替尼已被纳入苏州地区大病医保,但仍坚持慈善赠药。这样,在医保和慈善赠药双重保障下,可以使患者最大程度上节省费用,获得更大的益处。”


马胜林教授:“克唑替尼纳入浙江省大病医保后,患者援助项目从“4+2”方案调整为“3+1”方案。根据浙江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的精神,参考《关于印发杭州市基本医疗保障办法市区实施细则的通知》,以参保的杭州市职工和城乡居民为例,起付标准2万元,具体比例为2万至20万报销60%,20万至45万报销70%。经计算,患者使用克唑替尼第1年自费费用为6.78万,第2年自费费用为3.06,总使用费用低于10万。患者援助项目和医保的联合,可以让患者以10万以内的开支来接受克唑替尼的治疗,对城镇职工来说基本上都能承受得起,毕竟ALK阳性、ROS1阳性的患者中位年龄相对年轻,支付能力也相对强些。”

专家简介

马胜林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集团管委会主任,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浙江中医药大学第四临床医学院院长,浙江省医学科学院肺癌研究所所长。中国抗癌协会放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抗癌药物专业委员会候任主委,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CSCO脑转移肿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放疗分会肿瘤热疗学组学组组长,浙江省医学会肿瘤分会候任主委,浙江省抗癌协会放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浙江省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候任主委。

周建英教授



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任,肺部疾病诊疗中心主任。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全国常委,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肺癌学组副组长。浙江省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主任委员,浙江省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常委,浙江大学呼吸病研究所副所长。

黄建安教授



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苏州大学临床研究院副院长,苏州大学呼吸病研究所所长。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七、八、九届委员、肺癌学组成员,江苏医学会呼吸分会侯任主任委员、内镜学组组长,国家临床医学重点专科学术带头人。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编委/国际呼吸杂志常务编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呼吸内镜管理项目专家,2013年获得第八届中国呼吸医师奖。

陶敏教授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肿瘤科主任、肿瘤学教研室主任、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肿瘤分子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执行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免疫学会肿瘤免疫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江苏省抗癌协会常务理事、江苏省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易水河

这个很好啊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4-19 7:34:24 回复

飛歌

厉害了我的哥不错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4-19 5:03:19 回复

CUIJIUQING

好事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18-4-18 23:39:36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