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2019 ESMO】卵巢癌一线治疗研究

2019-10-13 作者:不详   来源:肿瘤资讯 我要评论0
Tags: 卵巢癌  一线治疗  药物    

2019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大会,正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华诞前夕,十一庆典盛大的阅兵仪式让我们看到了祖国的繁荣富强。PARP抑制剂是卵巢癌治疗中的“重磅武器”,而在今年ESMO会议上卵巢癌一线治疗的研究也有诸多振奋人心的结果公布,有请刘继红教授带您共同“检阅”PARP抑制剂(PAPRi)的新进展,看卵巢癌一线PARPi单药维持治疗和PARPi与抗血管生成联合维持治疗如何抉择。

尼拉帕利用于新诊断晚期卵巢癌患者一线维持治疗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Ⅲ期临床试验

NOVA研究已经证实了尼拉帕利维持治疗在所有铂敏感复发的卵巢癌患者中具有显着获益,PRIMA研究旨在检验在复发风险较高的新诊断的晚期卵巢癌患者接受一线铂类化疗后,尼拉帕利维持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研究共纳入733例患者,其中尼拉帕利组487例,安慰剂组246例。值得注意的是,纳入患者中35%为Ⅳ期,且99.6%的Ⅲ期患者直接肿瘤细胞减灭术(PDS)术后可见残余病变,67%患者接受了新辅助化疗(NACT),是复发风险较高的患者。

PRIMA的主要结果显示:在HRD人群中,尼拉帕利vs安慰剂中位无进展生存(PFS)21.9个月 vs 10.4个月(HR=0.43,95% CI 0.31~0.59;P<0.001);在整体人群中,尼拉帕利vs安慰剂 13.8个月vs 8.2个月(HR=0.62,95% CI 0.50~0.76;P<0.001);不同生物标记物亚组中,尼拉帕利组也均呈现出获益:

BRCAmut单药使用尼拉帕利进行维持治疗使疾病进展风险下降60%;HRD+/BRCAwt单药使用尼拉帕利进行维持治疗使疾病进展风险下降50% ;HRD-单药使用尼拉帕利进行维持治疗使疾病进展风险下降32%。

PRIMA研究证实的尼拉帕利安全性与此前的研究没有差别。尼拉帕利最常见的3级或更高级别的不良事件包括贫血(31%)、血小板减少(29%)和中性粒细胞减少(13%)。基于体重和/或血小板计数的个体化给药方案,可降低血液学治疗突发不良事件的发生率。没有发现新的不良事件。已经证实的患者报告结局表明,尼拉帕利和安慰剂治疗对照组的生活质量相似。

PRIMA是首个PARPi单药用于所有卵巢癌患者一线维持治疗的Ⅲ期前瞻性随机临床研究。此研究纳入患者绝大多数为高复发风险的卵巢癌患者。PRIMA研究结果显示尼拉帕利在全人群均获益。其中BRCAmut患者获益最大,其次是HRD+/BRCAwt患者,对HRD-患者同样能够使疾病进展风险降低32%。

奥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对比贝伐珠单抗单药用于新诊断晚期卵巢癌患者含铂化疗之后的维持治疗

PAOLA-1/ENGOT-ov25是旨在评估PARP抑制剂在不论BRCA突变状态,且接受贝伐珠单抗一线标准治疗的晚期卵巢癌中的疗效和安全性的Ⅲ期临床研究。

与贝伐珠单抗单药相比,奥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维持治疗可使患者的中位PFS延长至22.1个月,贝伐珠单抗单药维持治疗组的PFS为16.6个月,奥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组疾病进展和死亡的风险降低41%(HR 0.59,95% CI 0.49~0.72;P<0.0001)。但PAOLA-1中最好的结果来自于BRCA突变亚组及HRD突变亚组,HR分别为0.31和0.33,而HRD阴性亚组无统计学差异!

PAOLA-1研究表明,在标准的贝伐珠单抗一线维持治疗中加入奥拉帕利与安慰剂相比能够显着改善患者PFS,获益人群为BRCAmut及HRD+的患者,在HRD-患者中无获益。

veliparib 联合一线化疗及维持治疗用于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

VELIA/GOG-3005(NCT02470585)是第一项设计入组所有既往未接受过治疗的晚期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无论BRCA突变状态、手术治疗或治疗反应如何的随机临床试验,意在探索PAPRi联合化疗是否能够起到1+1>2的作用。

VELIA 研究证实了在BRCA突变患者中,应用化疗联合veliparib 后使用veliparib 单药维持具有显着的临床获益。但与其他PARP抑制剂一线治疗研究相比,联合化疗可能增加毒性反应,且可能减少了潜在治疗性化疗的使用,并未增加获益。

专家点评

今年ESMO大会有关卵巢癌研究的进展是热点话题。presidential symposium 是妇瘤的LAB section,在大会的主会场 举行。大会安排的汇报顺序依次为PRIMA-PAOLA-VELIA。这三项研究纳入的患者群有所不同,不能进行头对头的比较,对其解读和对比应慎重。

Mirza教授在大会汇报时指出,以主要终点-全人群PFS进行分析,PRIMA研究在纳入了大量高风险患者的情况下,尼拉帕利单药维持PFS的HR与奥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PAOLA-1)或veliparib联合化疗(VELIA)的HR相似,后者1+1并未显示>1的疗效。

基于之前奥拉帕利联合色瑞替尼的Ⅱ期临床研究结果,人们对奥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在BRCAwt人群中的疗效抱有很大的期望,遗憾的是PAOLA-1研究中两药联合的结果并未给BRCA wt人群中带来获益。讨论专家还指出,PAOLA-1研究设计如果增加一组奥拉帕利单药维持治疗对照组,更能说明问题。更多PARPi和抗血管生成联合的数据可期待未来研究的结果。

VELIA研究与PAOLA-1和PRIMA研究的疗效评估区别在于PFS的起点不同,VELIA包含了6个疗程的化疗时间。veliparib联合化疗仅在BRCAmut患者中获益,HRD+/BRCAwt 和HRD-患者均无获益。化疗期间加入veliparib并未增加疗效反而增加了毒性。VELIA研究没有设veliparib单纯用于维持治疗的对照组,故不能说明是否有必要在化疗时加入veliparib。

刘继红 教授 主任医师,现任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科主任、宫颈癌诊治单病种管理首席专家,曾任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CSGO)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家族遗传性肿瘤协作组副主任委员,中国优生科学协会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学分会(CSCCP)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妇产科医师分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