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 J Pathol:新研究为脓毒症的治疗奠定了基础

2016-04-12 MedSci MedSci原创

发表于American Journal of Pathology的一项新的研究揭示了对抗脓毒症的基础——SHARPIN,一种参与炎症调节的蛋白。

发表于American Journal of Pathology的一项新的研究揭示了对抗脓毒症的基础——SHARPIN,一种参与炎症调节的蛋白。

脓毒症是一种严重的感染并发症,且部分原因是由于缺乏有效的治疗,使得脓毒症成为导致世界上死亡及危重疾病发生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发表于American Journal of Pathology的一份研究报告提供来自小鼠和人类研究的证据,该研究表明,SHARPIN,一种参与炎症调节的蛋白,具有抗感染作用。这些研究发现可能会刺激新的败血症治疗方法的发展。

来自法兰克福大学药理及毒理学学院的药理学教授Liliana Schaefer解释道,“已知脓毒症可增强半胱天冬酶1的活性,并可促炎性白细胞介素1β和18的异常表达。SHARPIN可与半胱天冬酶1结合并抑制其活化。该研究表明,半胱天冬酶1 /SHARPIN相互作用或是对抗脓毒症的关键靶点,而且SHARPIN或许还参与了其他的炎症反应。”

研究人员发现,脓毒症小鼠缺乏SHARPIN可导致白细胞介素1β和18的水平升高以及半胱天冬酶1的活性增强,并会缩短小鼠的生存期。而给予小鼠半胱天冬酶1的抑制剂后,则可降低白细胞介素1β和18水平,减少脾细胞的死亡,延长小鼠的生存期。

研究人员还首次报道了这种机制可能与人类脓毒症有关。“我们发现脓毒症患者SHARPIN水平的降低可增强血液中单核细胞中的半胱天冬酶1的活性,并提高血浆中白细胞介素1β和18的水平,” Schaefer博士说道,“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使用半胱天冬酶1抑制剂或可有益于SHARPIN水平较低的脓毒症患者,而且此疗法可能比其他抗炎疗法更有效。”

最近由重症医学协会和欧洲重症监护医学协会(JAMA 2016;315:801)工作小组召开的会议定义脓毒症为“由于宿主对感染失调所致的一种危及生命的器官功能失调的综合征。”脓毒性休克是脓毒症的一种,包括潜在的循环和细胞代谢异常,严重时可大大增加死亡的发生风险。脓毒症的症状包括体温变化,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其他症状包括尿量减少,精神状态改变,呼吸困难,腹痛以及血小板计数低。

原始出处:

Novel research lays the groundwork for new therapies against sepsis. MNT, Monday 11 April 2016.

Madalina-Viviana Nastase , Jinyang Zeng-Brouwers ,et al., An Essential Role for SHARPIN in the Regulation of Caspase 1 Activity in Sepsis . American Journal of Pathology. March 08, 2016.

相关资讯

JAMA:脓毒症入住ICU后继发感染的发生率、死亡率研究

脓毒症可诱导免疫抑制,导致继发感染的易感性增加,增加患者晚期死亡率。研究者对ICU患者进行了一项研究,探究伴或不伴脓毒症患者获得性感染的临床和宿主的基因组学特征、发病率和住院死亡率(ICU)。以ICU获得性感染(发病>48小时)为主要终点。通过时间-事件模型计算死亡率风险(部分死亡率可以通过消除危险因素、获得性感染得以预防)。对脓毒症患者(n = 461)亚组分析时,在基线和发生ICU获得性感染(

JAMA:脓毒症休克的新定义和临床评价标准

背景和目的:脓毒症休克是指一种与感染有关的急性循环衰竭的状态。新的生物学研究和流行病学挑战改变了其原本定义的有效性。本研究的目的是探讨成人脓毒症休克的新定义和临床标准。

JAMA:第三次国际共识|脓毒症临床标准评价

第三次国际共识定义任务组将脓毒症定义为“由于机体对感染的特异性反应产生的威胁生命的器官功能障碍”。但对于脓毒症临床表现诊断标准的定义尚不清楚。

Chest:治疗脓毒症期间房颤——β受体阻滞剂优于CCBs

脓毒症期间发生房颤(AF)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但在脓毒症期间有针对性的治疗AF心率和节律的实践模式和结果目前还不清楚。该项回顾性队列研究的数据来自于约20%的美国医院。研究人员确定了脓毒症期间IV级AF治疗的相关因素(β受体阻滞剂[BBs],钙通道阻滞剂[CCBs],地高辛,或胺碘酮)。研究人员使用倾向得分匹配和工具变量的方法来比较不同治疗房颤方法之间的死亡率。在39693例脓毒症期间发生房颤的患

JAMA:脓毒症,医学的一大难题

脓毒症是一种危及生命的疾病,是指由感染引起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机体的炎症反应伤及自身组织和器官。每年美国有超过230000名患者出现脓毒症,且他们最初是在在急诊科接受护理。尽管医护人员拼尽全力,仍有1/5的患者最后不幸死亡。在美国医学协会杂志本周的主题,匹兹堡大学的研究人员将在NQF上,将几项有名又重点的临床试验结果汇总为一个简便快捷的临床诊断和处理原则。“NQF汇总了几例特征性的脓毒症患者死亡

Anesthesiology:S1PR2可抑制巨噬细胞并损害宿主对脓毒症的防御能力

脓毒症是指由感染引起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SIRS),全身性炎症反应和引发多器官衰竭与死亡的菌血症是脓毒症的两大特征。目前,脓毒症是世界范围内危重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对脓毒症患者来说,肺通常是最先受累的器官,脓毒症引发的急性呼吸衰竭的死亡率超过40%。尽管生命支持治疗技术不断在进步,但是由于一些菌株对抗菌药物的抗药性不断增加,脓毒症患者生存率的改善依然受到限制。为了解决这些感染性威胁,加强宿主的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