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东教授专访:ADC药物发力HER2阳性乳腺癌

2020-03-30 佚名 肿瘤资讯

抗HER2药物的出现,彻底改写了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预后。一直以来,国内抗HER2药物可及性较差,近年随着医药改革的推动,很多在国外临床实践中得到很好验证的抗HER2药物开始进入中国市场,T-DM

抗HER2药物的出现,彻底改写了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预后。一直以来,国内抗HER2药物可及性较差,近年随着医药改革的推动,很多在国外临床实践中得到很好验证的抗HER2药物开始进入中国市场,T-DM1作为抗HER2治疗的经典药物之一,近期在中国上市。

HER2阳性乳腺癌的治疗概况

HER2阳性乳腺癌约占所有乳腺癌的15%~20%,侵袭性强,在抗HER2治疗药物出现之前,HER2阳性乳腺癌,尤其是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预后很差。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的治疗分为如下三种情况。首先,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肿瘤超过2cm或是有淋巴结转移者,术前可以行含有抗HER2治疗的新辅助治疗。研究表明,新辅助治疗后达到pCR的患者较未达到的患者预后好。对于新辅助治疗后未达pCR的患者,术后转移复发风险仍然偏高。KATHERINE研究显示,对于术前接受抗HER2治疗未达pCR的HER2阳性患者,无论激素受体状态、淋巴结状态,术后辅助治疗给予T-DM1较单纯给予曲妥珠单抗可明显改善iDFS和DDFS。因此T-DM1是目前抗HER2治疗后非pCR患者强化辅助治疗的标准方案;对于达到pCR患者,则术后抗HER2治疗继续新辅助治疗方案满1年即可。新辅助治疗双靶较单靶可提高pCR率。其次,对于未进行新辅助治疗者,根据APHINITY研究6年数据,术后采用抗HER2双靶治疗,较单靶治疗能改善疗效,尤其是淋巴结阳性的患者获益更多。第三,对于HER2阳性淋巴结阴性、肿瘤小于2cm的低危患者,辅助治疗时予以曲妥珠单抗联合紫杉醇或联合TC方案治疗即可。

对于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一线标准治疗是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紫杉醇类,二线标准治疗是T-DM1,目前还没有公认的三线标准治疗。

ADC药物的作用机制及治疗优势

ADC药物即抗体偶联药物,由抗体和化疗药物两部分组成,兼具抗体药物的靶向性、治疗性和化疗药物的治疗性,大大提高了治疗的特异性和疗效,同时减少了对非靶组织的副损伤。近期在中国上市的T-DM1是ADC代表药物之一,在国外已应用多年,无论是在早期HER2阳性乳腺癌还是晚期HER2阳性乳腺癌治疗中均具有重要的地位。该药由抗HER2单克隆抗体曲妥珠单抗和细胞毒药物DM1(美坦辛衍生物)通过硫醚连接体偶联而成,其中曲妥珠单抗的作用是作为载体,靶向递送DM1至肿瘤细胞内,曲妥珠单抗同时发挥阻断受体信号和ADCC效应的双重作用,DM1是微管聚合抑制剂,其抗肿瘤作用是紫杉醇的24~270倍,硫醚连接体的作用则是保持DM1稳定,减少非靶毒性。临床研究表明,T-DM1对HER2阳性乳腺癌具有较好的疗效,尤其重要的是,先期曲妥珠单抗治疗耐药后,T-DM1仍有很好的治疗作用。

T-DM1的安全性和耐受性

T-DM1的I期、II期和III期临床研究数据分析显示,T-DM1的治疗优势勿庸置疑,但只要是药物就会有不良反应,TDM1作为偶联了化疗药物的ADC,其不良反应发生率较曲妥珠单抗略有增高,但多为低级别可控,较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血小板减少、发热、疲劳、乏力、白细胞减少和肝脏毒性等,其中在临床实践中应予以较多重视的是血小板减少,其发生率30%左右,是导致停药或减量的主要不良反应。此外还需要重视的就是肝功能损害,包括转氨酶和胆红素的升高,可以通过药物剂量调整进行管理。总体而言,T-DM1的不良反应多与偶联的化疗药物相关,对症治疗、减量可控制不良反应。今后临床工作中,随着T-DM1应用增多,对其疗效和安全性一定会有更深刻的体会,对于不良反应的管理也必然会有更多的经验。

相关资讯

Br J Cancer:SLFN5调控上皮间质转化进程影响乳腺癌的转移

既往研究发现,小鼠Slfn家族参与多种生理或病理过程,包括T细胞活化、胸腺细胞成熟、成纤维细胞和肿瘤细胞增殖,然而,目前关于人类SLFN家族的功能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利多卡因与硫酸镁联合应用对乳腺癌患者术后疼痛的协同作用:随机、双盲试验

Synergisticeffect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lidocaine and magnesium sulfate on peri-operative pain

ASCO 2020丨遗憾!早期局部治疗未能改善原发IV期乳腺癌女性的总生存率

早期局部治疗不能提高复发转移性乳腺癌和IPT患者的生存率。虽然在没有LRT的情况下,局部疾病进展的风险高出2.5倍,但IPT的LRT并没有使HRQOL得到改善。

BMJ:乳腺导管原位癌患者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研究

通过筛查发现乳腺导管原位癌的女性,在确诊后至少20年的时间里,比一般人群中相比具有更高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

Ibrance联合标准疗法治疗乳腺癌:未达到主要终点

辉瑞公司(Pfizer)近日表示,Ibrance(palbociclib)联合内分泌疗法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时,未能显著改善无病生存期(DFS)(研究的主要终点)。

ASCO 2020:HR+/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时治疗的选择?

原发耐药、内脏转移都是HR+/HER2-晚期乳腺癌预后不良的因素,也是单独内分泌治疗难以克服的顽疾。既往的研究已经证实氟维司群在晚期内分泌治疗中的疗效,其与CDK4/6抑制剂(CDK4/6i)的强强联

拓展阅读

Br J Cancer:SLFN5调控上皮间质转化进程影响乳腺癌的转移

既往研究发现,小鼠Slfn家族参与多种生理或病理过程,包括T细胞活化、胸腺细胞成熟、成纤维细胞和肿瘤细胞增殖,然而,目前关于人类SLFN家族的功能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利多卡因与硫酸镁联合应用对乳腺癌患者术后疼痛的协同作用:随机、双盲试验

Synergisticeffect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lidocaine and magnesium sulfate on peri-operative pain

ASCO 2020丨遗憾!早期局部治疗未能改善原发IV期乳腺癌女性的总生存率

早期局部治疗不能提高复发转移性乳腺癌和IPT患者的生存率。虽然在没有LRT的情况下,局部疾病进展的风险高出2.5倍,但IPT的LRT并没有使HRQOL得到改善。

BMJ:乳腺导管原位癌患者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研究

通过筛查发现乳腺导管原位癌的女性,在确诊后至少20年的时间里,比一般人群中相比具有更高的浸润性乳腺癌和乳腺癌死亡风险

Ibrance联合标准疗法治疗乳腺癌:未达到主要终点

辉瑞公司(Pfizer)近日表示,Ibrance(palbociclib)联合内分泌疗法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HER2阴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时,未能显著改善无病生存期(DFS)(研究的主要终点)。

ASCO 2020:HR+/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时治疗的选择?

原发耐药、内脏转移都是HR+/HER2-晚期乳腺癌预后不良的因素,也是单独内分泌治疗难以克服的顽疾。既往的研究已经证实氟维司群在晚期内分泌治疗中的疗效,其与CDK4/6抑制剂(CDK4/6i)的强强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