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rtension:急诊科血压升高是心血管事件的危险因素

2019-12-03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ED测量的BP提供了重要且未被充分利用的工具,其具有降低与高血压相关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巨大潜力。

在急诊科(ED),经常会观察到高血压(BP),但大部分用于短期内评估患者的健康状况。近日,心血管权威杂志Hypertension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探究ED测量的BP是否与长期的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心肌梗死卒中有关,并评估筛查预防ASCVD所需的数量。

在这项队列研究中,参与者来自2010年至2016年间在大学医院就诊的患者,并在急诊科测量了BP。研究人员从瑞典国家患者登记中心获取了所有参与者的结局信息,并采用Cox回归评估了相关性。

在纳入的300193名受试者中,中位随访3.5年,共发生了8999起ASCVD事件。DBP和收缩压均与ASCVD事件、心肌梗死和卒中相关,在SBP处于1级高血压(HR为1.15 [95%CI为1.06-1.24])、2级(HR为1.35,[95%CI为1.25-1.47])和3级(HR为1.63[95%CI为1.49-1.77]),卒中的风险逐渐增加。收缩压≥180mmHg的个体ASCVD的6年累积发生率为12%,而正常水平个体为2%。为了防止在中位随访期间发生一次ASCVD事件,筛查所需的数量估计为151人,而需要治疗的数量估计为71人。ED测量的BP与ASCVD、心肌梗死和卒中有关。ED中记录高BP不容忽视,且是发现和改善高血压的机会。

由此可见,ED测量的BP提供了重要且未被充分利用的工具,其具有降低与高血压相关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的巨大潜力。 

原始出处:

Pontus Oras.et al.Elevated Blood Pressure in the Emergency Department A Risk Factor for Incident Cardiovascular Disease.Hypertension.2019.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10.1161/HYPERTENSIONAHA.119.14002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2019 ACEP:免疫治疗引起的胃肠道不良反应给急诊科医师带来了新的挑战

梅奥诊所的医学博士里士满·卡斯蒂略(Richmond Castillo)医师报道,在诊断中,急诊医师通常没有考虑与免疫疗法相关的AE。随着批准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适应症清单的扩大,将来可能会有更多的患者前往急诊室就诊,这就是Castillo博士及其同事决定进行当前研究的原因。

Resuscitation:3.9万猝死人群研究,三成猝死者在事发前三月内曾去过急诊科

猝死的发生猝不及防,往往突如其來。 不过一项研究对3.9万院外猝死的研究发现,三成猝死者在三月内去急诊看过病,也有人曾去社区医院看过病。 尽管如此,仍有68%的人在心脏骤停当天死亡,87%在一月内死亡。

口述|急诊科的故事:意外冲突总是从芝麻粒大的小事开始

我是一名医学硕士研究生,在苦读医科7年,毕业3年后,刚刚结束了医生规范化培训。按理说算是终于“熬出头”,可以松口气,我心里却越发忐忑不安。我所在的是长三角地区一家三级乙等综合医院,目前我被安排在医院的急诊科,算起来已经三个月了。等着我的是一大必经“考验”——上夜班。师兄师姐常说:急诊的夜班不是人上的。听了太多前辈讲述的急诊离奇事儿,我开始焦虑,甚至晚上失眠。当初考大学时,作为医生的伯父曾劝我

急诊科建设,中国和新加坡太不一样了!

急诊科的工作结束了。对于急诊,有着复杂的感情,因为曾经在北京某医院的急诊工作过八个月。这种战斗中过来的生活,总是难以忘怀。写点东西,纪念一下曾经的急诊岁月。中国和新加坡的急诊科的建构有着很大的不同,最显着的有两点:分科的设置中国的急诊还是分的很细。护士分诊之后,可以决定病人是否去内科(某些医院有神经内科的急诊),普通外科,骨科,泌尿外科,耳鼻喉,眼科。而新加坡急诊科的医生都得来,急诊专科的医生是

2018 AAEM意见书:急诊科急性疼痛的治疗

2018年3月,美国急诊医学学会(AAEM)发布了关于急诊科急性疼痛的治疗的意见书。疼痛是患者急诊就诊最常见的原因,急诊医生需要意识到众多阿片类以及非阿片类药物治疗疼痛的相关内容。本文主要针对急诊科安全应用阿片类药物以及药物和非药物替代阿片类药物的相关内容提供指导建议。

央视记者蹲守数小时采访,揭露医院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央视记者蹲守数小时采访,为你介绍真实的急诊室医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