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 Dis Sci: 甲胎蛋白水平是肝细胞癌患者根治性切除的重要指标

2021-04-05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肝细胞癌(HCC)占所有肝癌类型的90%,是全球第五大最常见的癌症,也是与癌症相关的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

      肝细胞癌(HCC)占所有肝癌类型的90%,是全球第五大最常见的癌症,也是与癌症相关的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尽管多年来诊断和治疗有所改善,但由于术后复发和远处转移的高发生率,长期预后仍不令人满意。

      尽管目前已经鉴定出许多生物标志物来预测肝癌的预后,但是在日常临床实践中,甲胎蛋白(AFP)仍然是最广泛接受的HCC血清生物标志物。AFP的临床应用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筛查和诊断,预测预后以及监测对治疗的反应对于健康的成年人,血清AFP升高是HCC发生的重要预测指标。此外,对于HCC患者,更高的AFP与侵袭性肿瘤特性和较差的治疗应答相关。另外有研究显示AFP是乙肝肝癌患者(HBV-HCC)患者接受肝切除术的独立预后因素。但是目前学界对于甲胎蛋白(AFP)在接受根治性切除的AFP阴性(<20 ng / ml)肝细胞癌(HCC)患者中的临床价值仍然存在争议。因此,本项研究旨在探究术前血清AFP水平对于肝癌切除患者的临床意义和预后价值。

 

      本项研究共纳入1879例接受根治性切除术的AFP阴性(<20 ng / ml)HCC患者。通过Kaplan–Meier方法显示总体生存率(OS)和无病生存率(DFS),并通过对数秩检验进行比较。多因素cox比例风险回归分析用于确定独立的预后因素。通过在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AUC)下的时间依赖性区域来分析AFP的预后预测性能。

 

      研究结果显示即使在AFP阴性的HCC中,术前血清AFP水平稍高的患者也倾向于患有多发性肿瘤(P  <0.001)和较差的肿瘤细胞分化(P  <0.001)的风险。Kaplan–Meier分析显示AFP水平对预后尤其是DFS的不良影响更为巨大。 多变量分析显示AFP是OS和DFS的独立危险因素(P  <0.001)。

图:AFP对于肝癌切除患者的预后分析

      研究最后作者说道:AFP仍是治疗性切除HCC患者肿瘤侵袭性行为和独立预后因素的生物指标。

 

 

原始出处:

Kongying Lin. Et al. Clinical Significance of Alpha-Fetoprotein in Alpha-Fetoprotein Negativ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Underwent Curative Resection. Digestive Diseases and Sciences.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5)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Clin Translational Gastroenterology:阿司匹林可以减少接受口服核苷类似物的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肝细胞癌发病率

肝细胞癌(HCC)是全球第二大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全球每年诊断出的HCC病例超过500000例。

GUT: 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发生肝外癌症的风险增加

非酒精性脂肪肝目前的发病率越来越高,有专家估计此病影响到约占世界人口的30%,NAFLD不仅限于严重的肝相关并发症(肝硬化,肝衰竭或肝细胞癌(HCC))。

Hepatology:肥胖和缺乏体力活动者患肝癌风险高!

肝细胞癌(HCC)仍然是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肥胖者和缺乏体力活动与肝癌患病率相关!

Br J Surg:Child-Pugh B级肝硬化肝癌患者能否进行腹腔镜肝切除术?

腹腔镜肝切除术治疗Child-Pugh A级肝硬化的肝细胞癌(HCC)已被证明是有益的,Child-Pugh B级肝硬化患者是否也能从腹腔镜肝切除术中获益?

“T+A”方案显著改善晚期肝癌患者总生存期,邢宝才教授解读IMbrave150最新结果丨ASCO GI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是世界上最大、最有影响力的肿瘤专业学术组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