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子刊:预测非白人糖尿病的BMI阈值应降低,WHO现行建议有风险!

2021-05-18 Dr.Sun Nutrition & Health MedSci原创

BMI是对个人超重程度进行分类的确定方法。近30年前的1993年,WHO的一个专家委员会提议,1级超重的BMI界值点为25•0–29•9 kg/m2

BMI是对个人超重程度进行分类的确定方法。近30年前的1993年,WHO的一个专家委员会提议,1级超重的BMI界值点为25·0–29·9 kg/m2,2级超重(现称为I级肥胖)为30·0–39·9 kg/m2,3级超重(现称为III级肥胖)为40·0 kg/m2或以上。现在用于定义肥胖的建议BMI界值点(≥30 kg/m2)是从欧洲和美国的观察性研究中发展而来,这些研究完全针对白人人口,并且基于BMI与死亡率之间的关联。随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亚洲人口中2型糖尿病患病率高的群体比白人人口具有更低的BMI。针对这些新出现的数据,WHO建议降低南亚人口定义肥胖的BMI界值点,以优化这一人群中血管代谢风险的鉴别。随后,源于2004年WHO专家咨询,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NICE)建议将BMI界值点27·5 kg/m2用于南亚和中国人口,以启动生活方式干预措施的实施。专家咨询根据对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新加坡和泰国进行的研究,基于对体脂百分比的测量,重新计算了BMI的界值点,亚洲人的体脂百分比测量值通常高于白人。尽管确定2型糖尿病等不良后果更易发生的肥胖BMI界值点,并提出临床相关的患者护理指南意义重大,但WHO提出的建议缺乏关于BMI与2型糖尿病之间关联的数据或数据不足、并且没有关于黑人、南亚和阿拉伯人口的数据。

近日,发表在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来自英国牛津大学和英国华威大学等机构的研究人员根据2型糖尿病风险确定了与白人的肥胖BMI界值点(≥30 kg/m2)等同风险的种族特异性肥胖BMI界值点。

在这项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中,使用与英国全科医生执业网络中的二级护理记录(医院发病统计)相连的初级护理电子健康记录(Clinical Practice Research Datalink)。符合条件的参与者年龄在18岁或以上,过去或现在没有任何2型糖尿病诊断,BMI为15·0–50·0 kg/m2,并拥有完整的种族数据,在1990年9月1日至2018年12月1日期间的任何时间点在英国的全科医生诊所登记,并拥有至少1年的随访数据。使用CALIBER表型算法鉴别2型糖尿病患者。自我报告的种族分为五大类。新发2型糖尿病和种族数据,采用年龄调整和性别调整的负二项回归模型,BMI使用分数多项式。

1 472 819人参加了这项研究,其中1 333 816人(90·6%)是白人,75 956人(5·2%)是南亚人,49 349人(3·4%)是黑人,10 934人(0·7%)是中国人,2764人(0·2%)是阿拉伯人。在随访中位数6·5年后(IQR 3·2–11·2),在1 472 819人中由97 823人(6·6%)诊断出患有2型糖尿病。对于与白人人口在BMI为30·0 kg/m2下相等的经年龄调整和性别调整的2型糖尿病发病率,南亚人口的BMI界值点为23·9 kg/m2(95% CI 23·6–24·0),黑人人口为28·1 kg/m2(28·0–28·4),中国人口为26·9 kg/m2(26·7–27·2),阿拉伯人口为26·6 kg/m2(26·5–27·0)。

与白人人口BMI界值点为30·0 kg/m2相等的英格兰少数族裔人口经年龄调整和性别调整的BMI界值点,与2型糖尿病发病率的关联

对自述吸烟状况和社会经济地位的进一步调整并没有显著改变肥胖的种族特异性BMI界值点评估。与白人人口BMI为30·0 kg/m2相等的黑人族裔亚群和南亚族裔亚群的BMI界值点,与2型糖尿病的年龄调整和性别调整发病率相关。

与白人人口BMI界值点为30·0 kg/m2相等的英格兰少数族裔亚群经年龄调整和性别调整的BMI界值点,与2型糖尿病发病率的关联

与白人人口的在BMI为25·0 kg/m2下相等的年龄调整和性别调整的2型糖尿病发病率,南亚人口的BMI界值点为19·2 kg/m2(95% CI 18·9–19·3),黑人人口为23·4 kg/m2(23·2–23·6),中国人口为22·2 kg/m2(22·0–22·4),阿拉伯人口为22·1 kg/m2(21·8–22·0)。

与白人人口BMI界值点为25·0 kg/m2相等的英格兰少数族裔人口经年龄调整和性别调整的BMI界值点,与2型糖尿病发病率的关联

研究人员强调,这项研究清楚地表明,与白人BMI为30·0 kg/m2的2型糖尿病发病风险相比,在南亚人中同等风险发生在BMI为23·9 kg/m2,比建议的27·5 kg/m2的种族特异性界值点低得多。这项研究发现与先前的研究一致表明,WHO和NICE目前建议的界值点应降低,以适用于非白人人口。

“这项研究表明,当我们观察英国的不同人群时,一刀切的方法实际上并不适合BMI和2型糖尿病风险,”主要作者、英国华威大学初级医师兼流行病学家Rishi Caleyachetty博士说。“作为一名医生,我非常担心,如果目前用于BAME(黑人、亚裔和少数族裔)人群的BMI值没有适当修正,许多BAME人群将被不必要地遗漏,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面临2型糖尿病的风险。”

研究指出,非白人人口的BMI界值点较低是由于身体成分、生化特征、生活方式因素(如体力活动或饮食)、2型糖尿病的遗传结构、还是生活方式-基因相互作用,目前尚不清楚。未来对这些机制对2型糖尿病发病的相对贡献进行研究可能有助于解释这一研究结果。

研究还指出,与居住在英国的白人相比,这项关于少数族裔人口肥胖的BMI界值点较低的研究结果仅适用于2型糖尿病的发病风险,可能不适用于其他终点,如心血管疾病或全因死亡率。2型糖尿病之所以被选为关注的结果,是因为它是与肥胖相关的最为特异性的并发症,是一种慢性渐进性疾病,具有相当大的健康和社会经济成本。

总之,与WHO专家咨询建议和NICE指南相比,这项研究表明,居住在英国的加勒比黑人、南亚人、中国人和阿拉伯人的同等2型糖尿病患病风险的BMI值与现行的肥胖BMI界值点相比要低得多。这项发现应指导对当前种族特异性BMI界值点的修订,以启动降低2型糖尿病患病风险的行动,并使强化2型糖尿病预防和早期诊断的机会更加平等。

需要进一步研究,以检查相同的种族特异性超重和肥胖BMI界值点是否可应用于其他国家启动2型糖尿病的预防行动。

原始出处:

Rishi Caleyachetty, Thomas M Barber et al. Ethnicity-specific BMI cutoffs for obesity based on type 2 diabetes risk in England: 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21 May 11;S2213-8587(21)00088-7. doi: doi: 10.1016/S2213-8587(21)00088-7.

作者:Dr.Sun Nutrition & Health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5-18 misszhang

    谢谢MedSci提供最新的资讯

    0

相关资讯

EHRA 2021|简单足部检查以发现糖尿病患者的心律失常

索菲亚科技园–2021年4月24日:今天在欧洲心脏病学会(ESC)在线科学大会EHRA 2021上发表的研究表明,在糖尿病患者的年度足部评估中可以检测房颤。

Diabetes Care:2500万人分析| 2010-2016年糖尿病和非糖尿病患者的肾脏替代治疗发生率变化

慢性RRT在糖尿病患者中的发病率仍然显著较高。随着时间的推移,糖尿病患者的慢性RRT的发病率显著降低,且与年龄和性别无关

JAMA:糖尿病发病年龄越小,患痴呆症的风险越高

糖尿病发病年龄与痴呆风险的相关性。

Clinical Nutrition: 马铃薯的摄入量和2型糖尿病和妊娠糖尿病发病风险的关系

控制饮食是糖尿病最基础的治疗措施之一,但一定要知道所谓的控制并不是吃什么或是不吃什么,使血糖升高的并不是食物本身所造成的,而是怎么吃。

JCEM:牙周炎与糖尿病风险之间的相关性

牙周病与糖尿病发病率相关,尤其是在非肥胖参与者中。牙医应该意识到牙周病与糖尿病发病率之间的相关性,但这种关联可能在BMI水平较高的患者中有所改变。

EHJCP:他汀治疗可降低无阻塞性CAD的糖尿病患者的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风险,但阿司匹林不能!

对于无阻塞性CAD的糖尿病患者,阿司匹林治疗既不能降低MACE风险,也不会增加出血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