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G:吸烟可增加患癌基因活性

2013-01-09 HMG 科学网 赵熙熙

香烟留给你的绝对不止衣服和指甲上的呛人气味。一项新的研究找到了有力证据,表明烟草的使用能够在化学上改变和影响那些已知可以增加罹患癌症风险的基因的活性。这项研究或许能够为研究人员提供新的工具,用以评估吸烟人群的癌症风险。 脱氧核糖核酸(DNA)并不是命中注定的。能够影响基因功能的化合物可以与我们的遗传物质结合,从而开启或关闭某些基因。这些所谓的后天修饰能够影响各种各样的特征,例如肥胖和性取向。科学

香烟留给你的绝对不止衣服和指甲上的呛人气味。一项新的研究找到了有力证据,表明烟草的使用能够在化学上改变和影响那些已知可以增加罹患癌症风险的基因的活性。这项研究或许能够为研究人员提供新的工具,用以评估吸烟人群的癌症风险。

脱氧核糖核酸(DNA)并不是命中注定的。能够影响基因功能的化合物可以与我们的遗传物质结合,从而开启或关闭某些基因。这些所谓的后天修饰能够影响各种各样的特征,例如肥胖和性取向。科学家甚至已经确定了吸烟人群基因的特定表观遗传模式。然而,由于没有发现修改后的基因与癌症任何直接联系,因此科学家并不清楚这些化学变化是否增加了罹患癌症的风险。

在发表于《人类分子遗传学》杂志上的这项最新研究中,研究人员分析了来自374名个体的血细胞后生特征,这些人都参与了一项欧洲癌症与营养前瞻性调查(EPIC)。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EPIC是一项目的在于搞清饮食、生活习惯和环境因素与癌症及其他慢性疾病发病率之间联系的大型研究。其中有一半受试者在第一次加入这项研究的5到7年后患上了结肠癌或乳腺癌,而另一半受试者则依然保持健康。

由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人类遗传学家James Flanagan率领的这一研究团队,在那些作为“烟民”的研究受试者中发现了一种独特的“后生足迹”。与那些从未吸烟的人相比,这些人在其DNA的20个不同区域中具有更少的被称为甲基组的化学标记,后者是后生变化的一种常见类型。当研究人员将这项分析延伸到暴露在烟草烟雾下的一组单独病人和小鼠后,他们将后天修饰的范围缩小到之前被认为与癌症有微弱联系的4个基因的几个位点上。Flanagan 指出,所有这些变化都会增加这几种基因的活性。他说,尚不清楚为什么增加这些基因的活性能够导致癌症,但未曾患癌症的人通常不携带这些修饰。

美国爱荷华大学的行为遗传学家Robert Philibert指出,这项研究第一次在一种癌症基因的后天修饰与罹患这种疾病的风险之间建立了一种密切的联系。海德尔堡德国癌症研究中心的流行病学家Lutz Breitling强调:“据我所知,之前还没有一项全基因组的表观遗传学研究进行过这样的尝试——从最初的发现到重复实验证据。”

这项研究可能为评估吸烟人群的癌症风险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Flanagan表示:“之前有关吸烟的研究经常会要求人们填写问卷表……这里存在着明显的缺点和误差。”他说,新的研究使医生们只需简单对人们的DNA进行后生分析便将量化一个人的患癌风险成为了可能。

doi: 10.1093/hmg/dds488
PMC:
PMID:

Epi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in the European Prospective Investigation into Cancer and Nutrition (EPIC-Turin) identifies novel genetic loci associated with smoking

Natalie S. Shenker1,†, Silvia Polidoro2,†, Karin van Veldhoven2,3,Carlotta Sacerdote2, Fulvio Ricceri2, Mark A. Birrell4, Maria G. Belvisi4,Robert Brown1, Paolo Vineis2,3 and James M. Flanagan1,*

A single cytosine–guanine dinucleotide (CpG) site within coagulation factor II (thrombin) receptor-like 3 (F2RL3) was recently found to be hypomethylated in peripheral blood genomic DNA from smokers compared with former and non-smokers. We performed two epi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ies (EWAS) nested in a prospective healthy cohort using the Illumina 450K Methylation Beadchip. The two populations consisted of matched pairs of healthy individuals (n = 374), of which half went on to develop breast or colon cancer. The association was analysed between methylation and smoking status, as well as cancer risk. In addition to the same locus in F2RL3, we report several loci that are hypomethylated in smokers compared with former and non-smokers, including an intragenic region of the aryl hydrocarbon receptor repressor gene (AHRR; cg05575921, P = 2.31 × 10−15; effect size = 14–17%), an intergenic CpG island on 2q37.1 (cg21566642, P = 3.73 × 10−13; effect size = 12%) and a further intergenic region at 6p21.33 (cg06126421, P = 4.96 × 10−11, effect size = 7–8%). Bisulphite pyrosequencing validated six loci in a further independent population of healthy individuals (n = 180). Methylation levels in AHRR were also significantly decreased (P < 0.001) and expression increased (P = 0.0047) in the lung tissue of current smokers compared with non-smokers. This was further validated in a mouse model of smoke exposure. We observed an association with breast cancer risk for the 2q37.1 locus (P = 0.003, adjusted for the smoking status), but not for the other loci associated with smoking. These data show that smoking has a direct effect on the epigenome in lung tissue, which is also detectable in peripheral blood DNA and may contribute to cancer risk.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Nat Genet :与肠癌相关两个罕见基因突变

英国科学家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了两个新的基因。这一研究成果可用来解释,为什么有些家庭非常容易患上肠癌。 科学家发现的这两个基因由父亲或母亲传递给后代,可极大地提高肿瘤形成风险。这项研究发表在新一期的Nature Genetics上,对20位具有家族肠癌史的的20人的DNA进行了分析。 研究成果奖可用来开发新的判断肠癌风险的检测方法。 参与这项实验的一位叫Joe Wiegand的志愿者在28岁的

Ann Surg Oncol:体重减轻显著影响晚期胃癌患者S-1辅助化疗依从性

S-1用于辅助化疗的依从性不强,针对这种情况,日本神奈川癌症中心Toru Aoyama博士进行了一项研究,其研究目的为,对胃切除术后S-1继续用药的风险因素进行阐述。该项研究结果已在2012年12月16日在线出版的《外科肿瘤学年鉴》(Annals of Surgical Oncology)杂志上得到了发表。 该项研究回顾性地筛选了曾接受根治性D2手术的胃癌患者,经过诊断,参试患者病情为2/3期,

Hepatology:应用Arraystar Mouse LncRNA芯片研究肝癌

第二军医大学孙树汉教授课题组使用Arraystar Human LncRNA芯片研究肝癌,连续发表了两篇Hepatology文章;近期,其课题组的研究成员应用Arraystar Mouse LncRNA芯片,首次发现了能抑制肝癌转移的新LncRNA——Dreh,该研究成果刊登在国际著名肝病研究杂志Hepatology上。(所有Arraystar LncRNA芯片均由康成提供技术服务) 研究背景:

Cell:解析癌症扩散机理

加拿大的科学家们获得了一项关于癌症扩散机制的重大发现:肿瘤细胞似乎拉拢了周围的正常细胞,实际上“说服”了它们帮助癌症在身体的其他部位“开设分店”。这一成果在线发表在12月21日的《细胞》(Cell)杂志上。 这一所谓的转移过程,常常会使得恶性肿瘤难于治疗,通常会导致其更加致命。 加拿大Samuel Lunenfeld研究院分子生物学家、课题负责人Jeff Wrana说:“人们通常认为肿瘤是一种

Cell:驱动癌症的旁路途径

结肠癌是美国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这一疾病的风险因子多种多样,包括老年和饮食等因素。科学家们希望找到大多数病例共有的一些至关重要的特征,利用它们来开辟新的治疗。在几乎所有病例中,结肠肿瘤的DNA均发生了与某一关键性的细胞内信号途径相关的突变,从而导致了某些蛋白质累积,驱动细胞失控性生长。 由于在结肠癌和其他癌症中普遍存在Wnt/β-Catenin信号异常,它代表了开发治疗的一个有前景的靶点

PNAS:癌症复发的关键酶

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CML是一种血液和骨髓癌,其患病率正在逐年增加。日前,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发现,在促进干细胞恶意增殖和CML发展的重编程过程中存在着一种关键的酶。这一发现提前发表在十二月二十四日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杂志的网站上。 美国目前有七万人患有CML,预计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稳定增长到约181,000人。CML是BCR-ABL基因突变引起的,但科学家尚还不清楚这一突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