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J:Covid-19后深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和出血的风险

2022-04-11 传染科新前沿 MedSci原创

新冠肺炎是深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和出血的危险因素。这些结果可能会影响covid-19后静脉血栓栓塞的诊断和预防策略。

近日,顶级杂志BMJ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量化covid-19后深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和出血的风险。

该研究采用瑞典国家登记处数据进行了自我对照的病例系列和匹配队列研究。在2020年2月1日至2021年5月25日期间,瑞典1057174名受试者的SARS-CoV-2检测呈阳性,并根据年龄、性别和居住县相匹配了4076342名对照参与者。

研究人员采用自我控制的病例系列和条件泊松回归来确定首次深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或出血事件的发病率比和风险比,并计算了相应的95%置信区间。在自我对照的病例系列中,研究人员使用设定的时间间隔和样条模型确定了covid-19后首次结局的发病率比。首次和所有事件的风险比是在covid-19后1-30天内确定的,研究人员使用匹配队列研究,并调整了潜在的混杂因素(合并症、癌症、手术、长期抗凝治疗、既往静脉血栓栓塞或既往出血事件)。

与对照组相比,covid-19后70天深静脉血栓形成、110天肺栓塞、60天出血的发生率显著升高。特别是,首次肺栓塞的发病率比在covid-19后的第一周为36.17(95%可信区间为31.55~41.47),第二周为46.40(40.61~53.02)。covid-19后1~30天内,深静脉血栓形成的发生率为5.90(5.12~6.80),肺栓塞的发生率为31.59(27.99~35.63),出血的发生率为2.48(2.30~2.68)。同样,在调整了潜在混杂因素的影响后,covid-19后1-30天深静脉血栓的风险比为4.98(4.96~5.01),肺栓塞风险比为33.05(32.8~33.3),出血风险比为1.88(1.71~2.07)。在瑞典,与第二波和第三波大流行相比,重症covid-19患者的比率最高,在第一波大流行期间最高。同期,covid-19患者中深静脉血栓形成的绝对风险为0.039%(401起事件),肺栓塞的绝对风险为0.17%(1761起事件),出血的绝对风险为0.101%(1002起事件)。

由此可见,新冠肺炎是深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和出血的危险因素。这些结果可能会影响covid-19后静脉血栓栓塞的诊断和预防策略。

原始出处:

Ioannis Katsoularis,et al.Risks of deep vein thrombosis, pulmonary embolism, and bleeding after covid-19: nationwide self-controlled cases series and matched cohort study.BMJ.2022;https://www.bmj.com/content/377/bmj-2021-06959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傻傻分不清楚!这不是钙化,是肺栓塞!

患者骨科手术后呼吸困难,急诊肺动脉CTA检查,增强CT未见充盈缺损,肺血栓形成目前不考虑。但是患者为什么出现呼吸困难,脂肪栓塞?看看CT平扫,有什么发现?

D - 二聚体的 7 点全新解读,别只想到肺栓塞!

D-二聚体是纤维蛋白原经凝血酶、活化的因子VIII和纤溶酶的作用,形成包含两个共价结合D结构的一种可溶性纤维蛋白降解产物。

当肺栓塞遇到血小板减少,该如何抗凝?

急性PTE治疗过程中,常出现血小板减少,从而引起出血或血栓等并发症,临床上需注意鉴别血小板减少的病因。

European Radiology:孤立性亚段性肺栓塞究竟有何诊断及治疗价值?

现阶段,肺栓塞(PE)在世界范围内的发生率仍居高不下,及时和准确地诊断PE对于改善患者的病情和降低死亡率至关重要。

再添新证!接种新冠疫苗后没有增加静脉血栓形成或肺栓塞风险

虽然国内疫苗已打到第三针,但「疫苗犹豫」情绪在群体中仍然存在,担心疫苗的副作用是大家犹豫的主要原因之一,尤其是此外爆出的增加血栓或肺栓塞风险传的沸沸扬扬,相关文章经常占据各大媒体板块头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