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Thromb Haemost:抗抑郁药与硬膜下血肿风险

2019-10-15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抗抑郁药的使用与较高的SDH风险相关,似乎主要限于治疗的第一年。绝对而言,由于SDH发生率较低,因此该风险被认为很小。除了一个可能的例外(三联使用抗抑郁药、NSAID和VKA),将抗抑郁药与抗血栓形成药或NSAID联合使用的SDH风险估计几乎没有相互作用的证据。

选择性使用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可能与硬膜下血肿(SDH)的发生发展有关。基于丹麦注册管理机构的病例对照研究。为了评估与抗抑郁药相关的SDH风险,包括与抗栓药或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s)联合使用的方法。近日,血栓和凝血疾病权威杂志Journal of Thrombosis and Haemostasis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根据丹麦注册机构进行了此项病例对照研究。

研究人员纳入了10885例SDH例病例和435379例匹配的一般人群对照者,并计算了比值比[95%置信区间],且针对合并症、联合用药、受教育程度和收入(aOR)进行了调整。

研究人员发现与不使用抗抑郁药相比,当前使用SSRI(aOR为1.32[1.25-1.38])和非SSRI(aOR为1.19[1.13-1.26])与较高的SDH风险相关。当前使用时间短的风险更高(例如,当前使用时间<1个月:SSRI的aOR为2.55 [2.07-3.15],非SSRI为1.88 [1.46-2.41];使用3年以上:1.04 [0.93] -1.17](适用于SSRI)和1.12 [0.98-1.28](适用于非SSRI))。将抗抑郁药与抗血栓药或NSAID联合使用可产生与单独使用抗血栓药或NSAID相似的OR。抗抑郁药与VKA和NSAID联合使用之间的关联更强(SSRI、VKA和NSAID:aOR为5.51[2.70-11-22];非SSRI、VKA和NSAID:6.81[2.37-19-60])。

由此可见,抗抑郁药的使用与较高的SDH风险相关,似乎主要限于治疗的第一年。绝对而言,由于SDH发生率较低,因此该风险被认为很小。除了一个可能的例外(三联使用抗抑郁药、NSAID和VKA),将抗抑郁药与抗血栓形成药或NSAID联合使用的SDH风险估计几乎没有相互作用的证据。 

原始出处:

David Gaist.et al.Antidepressant drug use and subdural hematoma risk.Journal of Thrombosis and Haemostasis.2019.https://doi.org/10.1111/jth.14658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Neurology:抗抑郁药的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程度与缺血性卒中风险

由此可见,该基于人群的大型研究表明,强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的抗抑郁药可能与缺血性卒中发生率的小幅下降有关。

JCEM:抗抑郁药降低了糖尿病患者的死亡风险

由此可见,大多数ATD,而不是RIMA,与DM合并抑郁症患者的死亡率显著降低有关。

恒瑞重磅抗抑郁药获批临床 研发投入超千万

5月14日,恒瑞医药发布公告称,恒瑞医药及子公司上海恒瑞医药有限公司近日收到国家药监局核准签发的关于盐酸(R)-氯胺酮鼻喷剂的《临床试验通知书》,并将于近期开展临床试验。

science:《科学》首度揭示,抗抑郁药真的可以修复大脑!

美国FDA批准了一款创新抗抑郁疗法,它的主要成分是氯胺酮,一种最初用于手术麻醉,近年来却在治疗抑郁症方面展现巨大潜力的分子。但说出来可能令人难以置信,这款被批准治疗抑郁症的新药,我们居然还不知道它的确切治病机理……

NHS2018年一年开出7000万次抗抑郁药处方,与十年前相比数量翻了一番

根据NHS Digital的数据,去年英国开出的抗抑郁药物处方超过7000万,是十年前2008年记录的3600万的两倍。并且这些数字仅代表NHS处方,并不反映私人组织和医院中开出的处方。

加拿大卫生部批准Otsuka/Lundbeck公司的REXULTI(brexpiprazole)用于重度抑郁症的辅助治疗

Otsuka和Lundbeck公司宣布,加拿大卫生部批准REXULTI(brexpiprazole)作为辅助抗抑郁药,用于对当前发作期间的现有抗抑郁治疗反应差的重度抑郁症(MDD)成人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