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Vasc Surg:20年单中心随访结果,第一代支架腔内修复动脉瘤总体结果

2020-09-18 huixin.D 门诊新视野

第一代腔内动脉瘤修复支架的问题众所周知,但其长期结果仍有待确定。为探究第一代支架植入(Vanguard)治疗腹主动脉瘤(AAA)患者的预后,来自芬兰的学者分享了单中心长达20年的随访结果。

第一代腔内动脉瘤修复支架的问题众所周知,但其长期结果仍有待确定。为探究第一代支架植入(Vanguard)治疗腹主动脉瘤(AAA)患者的预后,来自芬兰的学者分享了单中心长达20年的随访结果。研究结果[1]于2020年3月2日发表在Journal of Vascular Surgery杂志网站上。

研究方法

在1997年2月至1999年11月期间,48例AAA患者选择性地接受了Vanguard支架植入。这些患者每年都接受监测直到2018年底。研究的结果是总生存率和移植相关并发症以及再干预率。

研究结果

平均年龄70岁(范围54~85岁),平均随访107个月(范围6~262个月)。所有的支架植入均成功,但90%的患者在随访中出现了与支架相关并发症。最常见的并发症是内漏(Ⅰ型占27%;Ⅱ型占29%;Ⅲ型占31%)、支架断裂(46%)、移植物血栓形成(31%)和移植物移位(40%)。共有40例(83%)患者在长期随访期间需要二次手术。84例患者中有73例(87%)采用腔内方法成功治疗并发症。无初次转化策略,但有10例患者(21%)需要晚期转化治疗策略。在5个病例中,并发症需要使用更新的设备。4例(8.3%)发生AAA破裂,其中两次致命。1年、5年、10年、15年和20年的累计总生存率分别为94%、69%、33%、15%和13%。

总 结

第一代Vanguard支架的使用与多种移植物相关并发症有关。然而,这些并发症主要可以通过腔内方法治疗。Vanguard支架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了新技术是如何引起不可预测的问题从而增加工作量,甚至在最初的手术几十年后仍会危及患者的健康。

原始出处:

Suvi Vaaramaki, Juha Salenius, Georg Pimenoff, et al. Overall outcome after endovascular aneurysm repair with a first-generation stent graft (Vanguard): A 20-year single-center experience. Journal of Vascular Surgery. DOI: https://doi.org/10.1016/j.jvs.2019.11.027.

作者:门诊杂志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盘点】不定时炸弹-动脉瘤,近期重要研究汇总

【1】成年人颅内小动脉瘤的破裂风险

3D打印技术指导儿童外伤性颅内动脉瘤血管内治疗1例

患儿,男,9岁,因“摔伤后意识障碍1+天”入院,入院查体:昏迷,GCS5分,双侧瞳孔直径3mm,对光反射迟钝,四肢刺痛屈曲,肌张力无明显异常,生理反射可对称引出,病理反射未引出,颈阻阴性

【盘点】2020年1月Stroke文章精选

【盘点】2020年1月Stroke文章精选

【盘点】2020年度Radiology科研进展汇总(七)

Radiology:早期肝细胞肝癌切除后还会复发吗?

Stroke:颅内非破裂小动脉瘤的破裂风险有哪些?

颅内非破裂小动脉瘤的临床治疗决策的制定是非常困难的。本研究旨在建立颅内小动脉瘤破裂风险模型,其中包括临床、形态学和血流动力学指标。

NEJM:手部创伤性血管损伤-病例报道

这种血管异常可能是由先天性、感染后或外伤性原因引起的。如果切开不当,则存在大量出血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