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宏谈猴痘疫情:隐匿传播风险极大,可能导致医护感染几率增加!

2022-08-09 预防公卫新前沿 文汇报

由于猴痘感染者可能会直接前往一些性病诊所、皮肤科,而非专业传染病医院求治就诊,这可能导致医护感染发生几率增加。

猴痘,一种类似天花的病毒,正在引起全球的警觉。

7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猴痘构成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过去两周,猴痘在全球的感染人数超过1万人,主要在美洲和欧洲。

8月7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主办的“猴痘病毒研究及防控应对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表示,虽然本轮猴痘症状较轻,传播力远不及新冠,但存在超过13%的无症状感染者,因此对猴痘的预防,不能掉以轻心。

此外,他特别提醒,尽管猴痘与天花类似,但其免疫逃逸能力较强,现在42岁以上的人群,基本都接种过天花疫苗,但经过多年间隔后,疫苗的保护力能否被唤醒,还需要研究明确。不过,已有天花疫苗对预防猴痘感染的重症仍有一定保护力。

已在80多个国家出现,猴痘传染力有多强?

自5月中旬发现,到7月下旬被WHO宣布为PHEIC,猴痘疫情目前已经在80多个国家出现。还身处新冠疫情中的人们不禁担心,猴痘是否也会像新冠一样防不胜防地迅速传播。

对此,张文宏表示,猴痘在人群中的传播速度还需有一个认识过程,但目前其传播方式主要通过亲密接触,而通过呼吸道分泌物传染似乎并不常见,因此猴痘传染力肯定不及新冠,但在特殊人群中(与猴痘患者有密切、持续身体接触)传播率很高。

不过,张文宏在报告中提到,感染猴痘病毒的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超过13%,而且其症状经常“非典型”,经常会被误认为其他疾病,如性病、新冠,因此“隐匿传播风险极大”。

尽管目前猴痘的传播主要发生在男男性行为者,但已有儿童、女性的病例报告,多是通过家庭密切接触、照顾而传染,比如共用床上用品、衣物也可传播猴痘病毒。

由于猴痘感染者可能会直接前往一些性病诊所、皮肤科,而非专业传染病医院求治就诊,这可能导致医护感染发生几率增加。张文宏表示,针对这些医疗机构、科室,重点做好宣传,加强防护意识,十分必要,戴N95口罩、严格手消毒,都是非常必需而有效的防护措施。

与水痘类似,猴痘从出现症状一直到结痂,都会具有传染性,故而妥善处理相关医疗废弃物,防止院感发生也十分重要。

接种过天花疫苗,对猴痘有效吗?

作为唯一一种被人类消灭的微生物,天花在1980年被WHO宣布灭绝后,此后出生的婴儿都不再接种天花疫苗。如果猴痘与天花类似,那么曾经接种过天花疫苗的人,是否可以不用惧怕猴痘病毒?

包括张文宏在内的多位科学家在论坛上都表示,不能武断下结论。毕竟,天花疫苗接种已时隔多年,能否唤醒、在多大程度上唤醒其在体内的保护力,还需研究。但可以明确的是,用于天花的疫苗的确对猴痘有用,来自非洲的过往数据表明,天花疫苗在预防猴痘方面至少有85%的效果。

“目前有两款疫苗可用于天花与猴痘的预防,一种用于高危人群预防,另一种则可用于猴痘暴发后接种。”张文宏提到,猴痘会导致发烧、头痛、肌肉酸痛、背痛、淋巴结肿大、全身不适、疲惫和严重皮疹。而且在医疗服务不足的偏远地区,猴痘可能导致高达11%的感染者死亡。

“相比之下,大多数接种天花或猴痘疫苗的人只有轻微反应,如轻度发烧、疲倦、腺体肿胀,以及接种部位发红和瘙痒。”张文宏说,作为公共卫生安全的战略储备,我国也应在这方面有所准备。

有可能像消灭天花一样消灭猴痘吗?

由于我国对新冠疫情的防控,猴痘病毒感染病例尚未在我国出现。然而,鉴于本轮猴痘病毒存在超过13%的无症状感染病例,输入性压力可能会日益加剧。

既然猴痘与天花相似,人们有可能像消灭天花一样,消灭猴痘吗?这似乎并不容易。

天花跨物种传播感染到人,不会早于1.5万年前,5000年前的埃及木乃伊上留下了天花感染的痕迹。“人类可以消灭天花,是因为具备了这样几个条件。”张文宏解释,“第一,人类是唯一已知的病毒宿主;第二,不存在无症状携带者状态;第三,可以使用有效的疫苗;第四,接种疫苗可预防或改善疾病预后。”

其实,早在1970年科学家就分离到了猴痘病毒,当时就发现它可以在人类、类人猿、猴类身上传播,后来还发现它可以存活于其他动物体内。如今,人们已发现猴痘病毒存在相当大比例的无症状感染者,因此消灭猴痘病毒几乎不可能。

张文宏提到,虽然猴痘与天花的发病体征类似,但本轮疫情的重症与病死率非常低,而天花则曾是死亡率最高的传染病之一。“目前国际上尚无批准用于猴痘病毒感染的特定治疗方法,但有几种抗病毒药物用于治疗天花的,可能对治疗猴痘感染有帮助,如西多福韦、免疫球蛋白。我国也已经颁布了猴痘诊疗指南,中医药治疗也在其中。”

作者:许琦敏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2-08-09 zwddoctor

    现在42岁以上的人群,基本都接种过天花疫苗,但经过多年间隔后,疫苗的保护力能否被唤醒,还需要研究明确。

    0

相关资讯

bioRxiv:张文宏新作:全面评价奥密克戎逃逸能力!

迫切需要并排比较所有主要Omicron亚系对现有疫苗引发或单克隆抗体(mAb)介导的中和的敏感性。

张文宏:脆弱人群病死率(CFR)将是衡量疫情的重要指标

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4月21日下午的“科学为盾,战胜疫情”分论坛上,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表示,“未来我们是否摆脱疫情可

张文宏谈:不明原因儿童肝炎:存在输入性风险,应对此早做准备

不明原因肝炎病例每年都有发生,往往指已知肝炎病毒或者已知病因所致的肝损伤,这在儿童中并不罕见。

Lancet:张文宏认为上海人民正在迎接走出此轮疫情的曙光

原题:上海应对当前新冠奥密克戎疫情:拯救生命的努力

EMI:张文宏团队公布新冠口服药物VV116治疗效果

研究提示:阳性后5天内给药非常关键。

Cell Discovery:张文宏团队揭示奥密克戎感染宿主的蛋白质组学特征

奥密克戎株患者炎症反应为何没有流感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