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居然可减轻 EAU!

2022-09-28 风湿新前沿 MedSci原创

炎症触发 CD4 + T 细胞的激活和血视网膜屏障的破坏,从而促成实验性自身免疫性葡萄膜炎的病理学。这里探讨了羟氯喹对 EAU 的抗炎作用以及在 T 细胞和视网膜血管内皮细胞 中的潜在活性机制。

自身免疫性葡萄膜炎 (AU) 是一种影响眼部组织(包括视网膜和视网膜血管)的慢性炎症性疾病,是全球第五大最常见的失明原因。AU 的社会经济负担与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相当 。糖皮质激素、免疫抑制剂和生物制剂被广泛认为是葡萄膜炎的一线治疗方法;然而,不良反应和高反应率令人担忧。因此,迫切需要新颖、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

实验性自身免疫性葡萄膜炎 (EAU) 是一种广泛使用的 T 细胞介导的 AU 模型,它是通过在佐剂环境中用光感受器间类视黄醇结合蛋白 1-20 (IRBP 1-20 ) 免疫诱导的。据报道,产生促炎细胞因子的葡萄膜形成性 T 细胞和表达粘附分子和趋化因子以募集免疫细胞的视网膜血管内皮细胞 (RVEC) 是视网膜组织损伤的原因。因此,靶向 T 细胞和 RVEC 应该是一种有前途的 AU 治疗策略。

氯喹(CQ)及其羟基类似物羟氯喹(HCQ)是低成本的抗疟药,副作用少,已使用半个世纪。此外,这些化合物的免疫调节特性使它们能够预防许多炎症性疾病,包括类风湿性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 (SLE) 和多发性硬化症。因此,研究者研究了 HCQ 在 EAU 中的作用,以扩大其在眼部疾病中的应用,并探讨其对 T 细胞和 RVECs 的影响和潜在机制。

羟氯喹 (HCQ) 可减轻实验性自身免疫性葡萄膜炎 (EAU) 中的视网膜炎症

方法:C57BL/6J 小鼠用光感受器间类视黄醇结合蛋白 1-20 (IRBP 1-20 ) 免疫以诱导 EAU,然后用载体或 HCQ (100 mg/kg/天) 处理。在免疫后第7、14、21、30和60天,评估临床评分。第 14 天,评估组织病理学评分,收集视网膜、脾脏和淋巴结用于定​​量聚合酶链反应或流式细胞术分析。RVEC 功能障碍是由肿瘤坏死因子 α (TNF-α) 刺激引起的。在有或没有 HCQ 的 RVEC 中测量细胞因子、趋化因子、粘附分子和凝集素样氧化的 LDL 受体-1 (LOX-1)/核因子 κB (NF-κB) 的表达。

羟氯喹 (HCQ) 可减轻炎症引起的视网膜血管内皮细胞 (RVEC) 功能障碍

结果:HCQ 治疗保护小鼠免受葡萄膜炎,这可以通过视网膜中炎症因子、趋化因子和粘附分子的表达减少来证明。在全身免疫反应中,HCQ 抑制初始 CD4 + T 细胞的活化和 T 效应细胞的频率,并促进 T 调节细胞。HCQ 在体外降低了 IRBP 1-20特异性 T 细胞反应和 CD4 + T 细胞的增殖。进一步的研究表明,TNF-α 诱导 RVECs 表达炎性细胞因子、趋化因子和粘附分子,而 HCQ通过LOX-1/NF-κB 途径减轻了这些改变。

羟氯喹 (HCQ)通过LOX-1/NF-κB 轴调节 TNF-α 刺激的内皮功能障碍

综上所述,展示了 HCQ 对葡萄膜炎的治疗效果。HCQ 通过调节 Teff/Treg 平衡和通过LOX-1/NF-κB 轴改善 RVECs 功能障碍来减轻 EAU。这些结果扩展了我们对HCQ抗炎作用的认识,丰富了我们对EAU致病机制的理解。总之,HCQ 可能是治疗葡萄膜炎的有希望的候选药物。

 

参考文献:Hu Y, Li Z, Chen G, Li Z, Huang J, Huang H, Xie Y, Chen Q, Zhu W, Wang M, Chen J, Su W, Chen X, Liang D. Hydroxychloroquine Alleviates EAU by Inhibiting Uveitogenic T Cells and Ameliorating Retinal Vascular Endothelial Cells Dysfunction. Front Immunol. 2022 Mar 25;13:859260. doi: 10.3389/fimmu.2022.859260. PMID: 35401507; PMCID: PMC8989724.

作者:August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氯喹/羟氯喹:严重 COVID-19 中的炎症小体抑制剂?

氯喹和羟氯喹属于氨基喹啉类药物。研究表明,氯喹和羟氯喹在实验室条件下显示出对 COVID-19 的拮抗活性。

羟氯喹竟能影响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的死亡率

羟氯喹 (HCQ) 与来自三级转诊中心的 SLE 患者的生存率提高有关。研究者旨在确定使用 HCQ 对一般人群中 SLE 患者死亡风险的潜在影响。

系统性红斑狼疮活性和羟氯喹在终末期肾病前后的使用情况

狼疮相关终末期肾病 (ESRD) 是狼疮肾炎 (LN) 最常见的并发症。

羟氯喹在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如何发挥作用?

SLE 是一种严重的疾病,早期研究中 5 年的存活率仅为 50%,而现在已超过 90%。

羟氯喹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与其给药剂量

羟氯喹 (HCQ) 根据日本系统性红斑狼疮 (SLE) 管理指南 (2019),推荐用于治疗皮肤病变、关节炎和肾脏病变。然而,日本 SLE 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与 HCQ 剂量之间的关联仍不清楚。

儿童期系统性红斑狼疮:羟氯喹血药浓度及评价

羟氯喹 (HCQ) 是一种抗疟药,用于系统性红斑狼疮 (SLE) 患者作为一线治疗。它可以缓解儿童期发病的系统性红斑狼疮 cSLE 皮肤和肌肉骨骼疾病,减少疾病活动和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