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HHMI走出了30余位诺奖得主,这个闻名世界的医学研究所竟由一名飞行员创办的

2022-09-27 政策人文 深究科学 ID: deepscience

在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的主页上,有这样一句醒目的话——“我们推进生物医学研究和科学教育,造福人类。”HHMI每年为他们选定的每个研究者提供大约100万美元的资助。

导读

“People, Not Projects”(选人,而不是选择项目)。

这是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在选择资助者时的宗旨。

在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的主页上,有这样一句醒目的话——“我们推进生物医学研究和科学教育,造福人类。”HHMI每年为他们选定的每个研究者提供大约100万美元的资助,每年投资约8.25亿美元,几十年来一直为生物医学界的科研工作者筑梦。

事实上,HHMI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私立非盈利性医学研究基金会,资助在基础医学相关的各个领域中,思想的引领者、科学前沿的开拓者,支持他们出于好奇和直觉的自由探索,以及对科学难题的持久攻关。

值得一提的是,曾经或正在得到HHMI研究者项目支持的,包括了30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180位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然而HHMI的前身是一家飞机公司,它的创始人是一个飞行员。

HHMI凭借出色的管理团队和雄厚的财力,一步步走到世界生物医学领域的中央,它究竟是如何成长起来的,对我国科学界正在兴起的“新基石研究员项目”有怎样的启示?

01

大力资助早期科学家,看人不看项目

8月底,HHMI发文宣布,他们已选出25名杰出的早期职业科学家作为2022年汉娜·格雷(以下称Hanna Gray)研究员,入选者都是才华横溢的博士后科学家。

该计划以汉娜·霍尔本·格雷(Hanna Holborn Gray)的名字命名,他是HHMI董事会的前任主席,也是芝加哥大学的前校长。在格雷的领导下,HHMI制定了促进科学教育多样性和包容性的举措。

而HHMI也希望通过该项目和相关的努力,从目前在生命科学领域代表性不足的群体中,招募和留住那些闪闪发光的潜力股,并通过创造所有科学家都能茁壮成长的包容性环境,来增加生物医学科学的多样性。

迄今为止,HHMI在这个项目上投资已超过1.42亿美元,受资助者每人最多可以获得140万美元,并得到长达八年的资金支持。

这与HHMI“支持人,而不是支持项目”的精神一致,研究员可以自由地跟随他们的好奇心,研究最重要的科学问题,甚至在接受资助期间,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去改变研究的方向。

02

HHMI的建立和发展史

HHMI是一家位于马里兰州雪佛兰蔡斯的美国非营利性医学研究机构,它是由霍华德·休斯(Howard R. Hughes)于1953年创立的。

休斯是一位美国商业大亨、投资者、创纪录的飞行员、工程师,同时也是电影导演和慈善家,在他的一生中被称为世界上最成功的金融人物之一。

1947年的霍德华·修斯 图源自HHMI官网

至于HHMI是怎么建立起来的?1940年代的后期,HHMI的雏形是融合一小群医生和科学家,为飞行员休斯提供建议。在很早期的时候,他们就确立了一个重要原则——HHMI将是一个“拥有自己实验室的稳定运营组织,而不是一般的捐赠计划”。

1953年末,休斯创建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医学研究所,并决定通过休斯飞机公司的利润为其工作提供资金。1953年12月17日,休斯采取了一个大胆行动方案:他希望创建一个致力于基础研究的研究所,以探索“生命本身的起源”。

休斯的决定将对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产生极大的影响。该研究所成立后,一组被精选的顾问绘制了HHMI支持的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当休斯于1976年去世后,特拉华州大法官法院于1984年任命了一组特许受托人来承担该研究所的责任。

特许受托人包括汉娜·H·格雷(Hanna H. Gray),即上文提及的汉娜·格雷研究员项目的命名人,唐纳德·S·弗雷德里克森(Donald S. Fredrickson),他是该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长等。

1985年,受托人做了一个关键的决定——出售该研究所的唯一的资产,也就是休斯飞机公司,从而支持生物医学研究创建更灵活的捐赠基金。在出售公司的过程中,受托人重申了该研究所作为医学研究组织(MRO)的地位,因此拒绝将其转变为私人基金会。

HHMI的特许受托人

到1984年,HHMI的科学家专注于四个研究领域:细胞生物学、遗传学、免疫学和神经科学,到1986年时,增加了第五个领域——结构生物学。

在最初的三十年中,该研究所与研究人员建立了合作关系,这种关系迄今已被证明是富有成效的。研究所雇用的休斯研究人员可以在大学、医院和研究机构的实验室进行研究,并且允许研究员们进行思想碰撞,“天马行空”地做研究,从而在整个生物医学科学领域中产生影响。

休斯飞机公司的出售资金成为了研究所的净资产,反过来又决定了HHMI每年必须用于研究的金额。

上述的两个事件对于初期的HHMI来说至关重要,这为HHMI非凡的成长和变革时期奠定了基础。此外,HHMI决定对结构生物学进行重大投资,帮助为人类基因组测序提供初始资金,并创建了一个单独的赠款计划。

在过去的30年中,该研究所确立了在生物医学研究和科学教育领域的两个发展方向。

其中HHMI的生物医学研究共包含了六类主要项目,分别为HHMI研究者计划(HHMI Investigator Program)、弗里曼·赫拉博夫斯基学者计划(Freeman Hrabowski Scholars Program)、汉娜·格雷研究员计划(Hanna H. Gray Fellows Program)、珍妮莉亚研究园区(Janelia Research Campus)、教师学者计划(Faculty Scholars Program)及国际项目(International Programs),其中最受瞩目的就是HHMI研究者计划。

03

HHMI研究者计划是如何运行的?

HHMI研究者计划是该研究所的最为特色的工作之一,它支持的研究人员,以其科学发现、创新以及在推动生物医学研究知识边界等方面而闻名于世。

HHMI的科学家正在研究的话题非常有挑战,包括艾滋病、心血管疾病、癌症和糖尿病,他们最终目的是改善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在HHMI的支持下,科学家希望能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细胞、大脑、免疫系统、器官发育以及人类疾病原因的理解。

HHMI的研究员正在实验室做研究 图源自HHMI官网

目前,HHMI研究者计划已与60多所美国杰出的大学、医院、研究所和医学院合作,每年为250多名科学家及其研究团队创造一个灵活、长期支持的研究环境,帮助他们去解决深刻的科学问题。

HHMI研究者项目是如何运行的?首先通过定期竞赛,邀请符合条件的科学家来提出申请。一般来说,HHMI研究者计划招募中,虽然每次竞赛的具体标准可能有所不同,但总的来说有以下几点要求:

1.申请人必须持有博士学位和/或医学博士学位。

2.申请人必须计划在200多家符合条件的美国机构之一进行研究。

3.申请人必须持有代表其机构实质性承诺的职位,例如终身教职员工职位。

4.申请人必须具有同行评审资金的良好记录。

5.每场比赛都在学者申请前决定了他所需的培训后专业经验。

6.每场比赛都定义了HHMI要考虑的科学学科广度。

申请人的申请程序:

1.申请人直接申请;没有提名程序,对来自单个机构的申请数量没有限制;

2.申请要求包括5篇突出显示的研究文章,主要研究贡献的摘要以及专注于正在进行的以及计划中的研究描述;

3.研究人员的选择由HHMI科学领导层进行,并基于包括HHMI咨询委员会成员在内的杰出科学家小组的评估;

上述要求看似并不高,但是真正到了申请的环节,可谓是高手云集,被选中的概率极低。

事实上,2006年时,HHMI还开设了珍妮莉亚研究园区,让优秀的科学家在专门设计的园区中,追求长期、高风险但具有高回报的研究,如发现大脑信息处理系统的基本规则和机制、开发用于创建和解释生物图像的光学、生物学和计算技术等,这里可真的能称得上是科学家冒险的家园。

04

HHMI独特的资助模式和学术生态

几十年的沉淀,庞大而复杂的体系,雄厚的资金实力...HHMI致力于建设四个核心的优先事项,包含发现科学;多元化、公平性和包容性;公众参与以及构建健康的学术生态系统四个方面。

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发现科学”(Discovery Science)。

HHMI在优秀的科学家身上下了很大的“赌注”——给他们丰富的资源,让他们自主决定学习什么。他们相信,这种不寻常的选择“人,而不是项目”方法,是科学家们获取新知识最可靠的途径。HHMI的科学家为新的科学发现、治疗方法和更美好的未来打开了大门。

HHMI在发现科学方向上正在做的事情分为以下两点:

1.完善HHMI的研究支持,为科学家提供未来突破的最佳机会

根据官网资料显示,“HHMI研究者的任期从五年增加到七年,并标准化了研究者的研究预算。为了致力于HHMI所期望的那种严格的开放式研究,我们资助的科学家需要慷慨、灵活和长期的支持。我们持续监控科学家所处的研究环境,以便我们能够识别并响应他们的需求。”

2.确保HHMI的珍妮莉亚研究园区的创新能力

HHMI转向同时支持多达三个主要研究领域,每个领域为期15年。该机构为珍妮莉亚的实验家、理论家和工具制造商提供了以集中研究的方式进行合作的条件,来催化某个研究领域的进展。为了保持创造的敏捷性,HHMI制定了一项计划,用于主要研究领域的定期周转。

而在创新方面,HHMI希望拓展新的领域——例如机械认知神经科学。这是近期HHMI的科学家正在探索的,他们重新聚焦于神经生物学程序,来探索关于大脑如何实现认知的问题。

除此之外,HHMI还制定了多元化、公平性和包容性的科研环境。

30多年来,HHMI一直通过科学教育计划为背景的代表性不足但有才华的学生提供支持。HHMI也越来越重视科学经验——公平和包容,这能使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和科学家茁壮成长。他们通过采取具体步骤来实现这一目标,以实现更一致和有效的指导,并且他们正在扩大努力范围,以期影响学术科学家的整个职业生涯。

事实上,HHMI也在极力建设一个健康的学术生态系统。HHMI官网显示,“我们正在推广一种科学文化和制度,强调高质量的工作,公开的讨论和指导,而不是在选定的期刊上发表作品或发表作品的数量。”同时,HHMI正在改变分享科学的方式。自2022年1月起,HHMI政策要求所有HHMI实验室负责人根据知识共享署名许可在出版日期免费提供其研究文章的方式发表文章。

05

HHMI的运营机制及雄厚的财力

HHMI的领导体系,包括了受托人、高层领导、医药咨询委员会、科学审查委员会以及科学官员。

受托人肩负研究所的使命,负责指导HHMI研究员推进基础科学知识,从而造福人类。高级领导团队监督HHMI的计划和运营,包括战略和日常管理。

医学咨询委员会为HHMI提供科学项目方面的咨询,该委员会包括有成就的科学家和生物医学研究机构的领导人。董事会的成员会则会参与HHMI的审查过程,包括对HHMI的研究项目候选人和重新任命的研究人员的审查。

科学评审委员会参与评审研究项目的候选人和重新任命的研究人员。董事会成员包括了有成就的科学家,他们共同代表了HHMI研究人员工作的生物医学领域的广泛性。

每年HHMI都将花费巨量的资金用在科研项目上,这些钱来自哪里?截至2021财年末,该研究所拥有271亿美元的综合多元化净资产,成为全球最大的基础生物医学研究和科学教育私人支持者之一。

在过去五年里,该研究所根据公认会计准则(GAAP)为研究和科学教育提供了大约40亿美元的支持。

2017-2021财年的净资产

2017至2021年的费用

一方面得益于当初它富裕的资金,另一方面也得益于HHMI有着完善的管理系统和卓越的领导团队。过去的几十年,HHMI在肖邦(Chopin,1987-1999)等人领导下健康发展,逐渐走到了如今的地位。

2022年5月1日,新基石研究员项目正式发布,这是一个严格遵循“科学家主导”原则的项目,选人不限项目的机制,让人们一下子看到了HHMI的身影。实际上,在很多科学家看来,新基石研究员被视为“中国版的HHMI”计划。

该项目设立科学委员会作为人才遴选方面的决策机构,中国科学院院士、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则担任首届科学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教授谢晓亮、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潘建伟、上海交通大学李政道研究所所长张杰均担任科学委员会委员。

腾讯作为该项目的资金支持方,将在未来的10年为该项目投入100亿元人民币资金,并将探索永续运营模式,长久支持基础研究。

无论是HHMI,亦或是新基石研究员项目,最根本的目的都是支持富有创造力的科学家,资助他们开展探索性与风险性强的基础研究,希望他们提出重要科学问题、开拓学科前沿、推动原创突破。

HHMI在全世界的生物医学科学领域颇具声望,也希望我国在努力建设的“中国版”的HHMI计划也能获得成功。

参考资料

1.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 HHMI

2.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 Wikipedia

3.关于“新基石研究员项目”申请的通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ustc.edu.cn)

4.新基石研究员项目 | New Cornerstone Investigator Program

 

作者:李晓韦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樊代明指出整合医学更利于治病救人

  “以细分学科为主的发展方式确实推动了现代医学的进步,但过度分科也伤害了医学,不利于治病救人。”12月17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第四军医大学校长樊代明在首届整体整合医学高峰论坛上指出。   在此次由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和阜外心血管病医院主办的论坛上,多位医学领域专家针对当下医学过度分科会导致哪些问题、“对症治疗”却为何看不好病人、整合医学的发展面临的诸多困难等社会关切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