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 Gastroenterology H:焦虑和抑郁会导致炎症性肠病患者停用抗肿瘤坏死因子药物

2021-06-13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抗肿瘤坏死因子(anti-TNFs)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治疗中-重炎症性肠病(IBD)的生物制剂。

      抗肿瘤坏死因子(anti-TNFs)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治疗中-重炎症性肠病(IBD)的生物制剂。但是,许多抗肿瘤坏死因子的使用者到后来会对治疗仍无反应或失去反应,高达40%的人在使用抗肿瘤坏死因子药物的第一年内就停止了抗肿瘤坏死因子的治疗,因此,必须最大限度地提高对第一个疗程有反应的可能性。目前,一个潜在的风险因素,会影响治疗的持续性,以及有效性的就是不良的心理健康状态,尤其是焦虑和抑郁情绪障碍(AMD)。焦虑和情绪障碍 (AMD) 在炎症性肠病 (IBD) 患者中很常见,并且与医疗保健使用的增加和生活质量的降低有关。本项研究评估了 AMD 对 IBD 患者抗肿瘤坏死因子 (anti-TNF) 治疗持续性的影响,以及治疗开始后 IBD 相关不良结局的风险。

 

      研究人员收集了2001年到2016年间使用抗 TNF 药物的 IBD 患者,然后利用生存分析评估 AMD与停用抗TNF与首次发生 IBD 相关不良结果(不良结果包括:IBD 相关住院或手术、新的或反复使用皮质类固醇、改用替代抗 TNF 药物)之间的关联。最后使用 Cox 比例风险多变量回归模型来调整与结果相关的人口统计学和临床因素。

 

      本项研究总共确定了1135 名开始抗 TNF 治疗的 IBD 患者;这些患者中有 178 名 (15.7%) 符合 AMD 的诊断标准。研究结果显示AMD 显着增加停止抗 TNF 治疗的风险(OR,1.28;95% CI,1.03-1.59)和在开始抗 TNF 治疗后 1 年内停药(OR,1.50;95% CI,1.15-1.94)。但是AMD 与 IBD 相关不良事件的后续风险之间没有关联。

图:停用抗肿瘤坏死因子后疾病复发时间

      本项研究证实与没有 AMD 的 IBD 患者相比,在开始抗 TNF 治疗前 2 年内患有 IBD 和 AMD 的患者停止抗肿瘤坏死因子治疗的风险明显增加,因此在临床工作中医生要更加重视患者的心理健康问题。

 

 

原始出处:

Casandra Dolovich. Et al. Anxiety and Depression Leads to Anti–Tumor Necrosis Factor Discontinuation i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6-13 明天jing

    焦虑是当年年轻人的共同问题,需要认真对待。

    0

相关资讯

Cell Death Differ:RNF20和RNF40是炎症性肠病的关键调节因子

炎症性肠病(IBD),包括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在欧洲和北美人里约每250名有一人受该疾病影响。

IBD: 高压氧疗法在各种表型炎症性肠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分析

氧气是组织修复的重要因素,高压氧疗法(HBOT)已显示出治疗炎症性肠病(IBD)的新希望。

JCC:炎症性肠病中的肥胖与早期入院有关!

  在肥胖流行同时,炎症性肠病(IBD)患病率和发病率也呈全球上升趋势。

J Gastroenterology: 富含亮氨酸的α-2糖蛋白是监测阿达木单抗治疗炎性肠病疾病活动的潜在生物标志物

炎性肠病(IBD),如克罗恩氏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的病因仍是未知的,并且这些基本的患病率正在逐渐增加。

Dig Dis Sci:粪便钙卫蛋白可以预测炎症性肠病患者的不良妊娠结局

粪钙卫蛋白(FCP)是炎症反应时胃肠道中中性粒细胞和巨噬细胞分泌的蛋白质,它是用于区分肠易激综合征和炎症性肠病(IBD)的最敏感的非侵入性的指标。

IBD:炎症性肠病的疾病活动与动脉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增加有关

尽管炎症性肠病(IBD)主要影响患者的肠道,但是作为一种全身性疾病也会影响身体的其他器官,包括静脉血栓栓塞症(VTE),葡萄膜炎和脓皮病坏疽等。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