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JG:乳糜泻与炎症性肠病发病率之间存在相互关联

2022-07-03 消化新前沿 MedSci原创

乳糜泻一般指麦胶性肠病。 麦胶性肠病又称乳糜泻、非热带性脂肪泻,在北美、北欧、澳大利亚发病率较高,国内很少见。男女之比为1∶1.3~2.0。

乳糜泻 (CeD) 是一种免疫介导的疾病,主要的特征是麸质摄入会导致小肠炎症和绒毛萎缩。自1960年代以来,许多研究显示CeD与炎症性肠病(IBD)相关,主要包括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和 未分类IBD (IBD-U)。然而,然而在实际生活中CeD和IBD之间的关联在不同研究中差异很大。因此,本项全国性队列研究旨在提供基于人群的CeD患者出现IBD的绝对和相对风险。

研究人员使用瑞典组织病理学和医疗保健登记数据确定了1969-2016年诊断出的48551名 CeD患者和83529名IBD患者。同时根据每位患者与年龄和性别匹配了一般人群比较(CeD:n=240136;IBD:n=408195)。研究人员使用Cox回归模型估计了 CeD 患者 IBD 的风险比 (HR),本项研究的主要观察结果仅限于随访第一年之后的事件,以减少潜在的监测偏倚。

在随访期间,784 名(1.6%)CeD 患者被诊断为 IBD,而匹配的对照者有1015名(0.4%)被诊断为IBD。在CeD患者中,IBD的HR为3.91 (95%CI 3.56-4.31),与克罗恩病 (4.36; 3.72-5.11) 和溃疡性结肠炎 (3.40; 3.00-3.85) 的HR基本相似。在随访期间,644 名 (0.8%) IBD患者和597名 (0.1%) 对照者被诊断为CeD。IBD患者CeD的HR为5.49(95%CI 4.90-6.16),溃疡性结肠炎的风险估计最高(HR=6.99;6.07-8.05),克罗恩病的HR为 3.31(2.69-4.06)。CeD 和 IBD 患者的诊断间隔通常小于1年;然而,即使经过 10 年的随访,仍能看到高达3-4倍的危险比。在20年的随访中,2.5%的CeD 患者发生 IBD,1.3% 的IBD患者发生CeD。

 

 

在这项全国性队列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CeD患者的 IBD 风险增加了4倍,相比之下,IBD 患者后期发生 CeD 的风险增加了5.5倍。CeD与IBD的共同出现,独立于时间顺序表明CeD与IBD之间的双向关联在这些疾病的初始评估和随访中值得关注。

 

原始出处:

Mårild, Karl. Et al. ASSOCIATION OF CELIAC DISEASE AND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 NATIONWIDE REGISTER-BASED COHORT STUDY.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2022.

作者:xuyiha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IBD:NAFLD对炎症性肠病患者住院结局的影响

NAFLD一般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是指除外酒精和其他明确的损肝因素所致的肝细胞内脂肪过度沉积为主要特征的临床病理综合征。

IBD: 炎症性肠病患者的结直肠狭窄不能独立预测结直肠肿瘤

炎症性肠病患者肠道不能正常吸收进食的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维生素及多种微量元素,加上肠道炎症或服用的药物可能造成食欲不佳,因此炎性肠病常伴随着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

IBD: 乌司奴单抗在伴有和不伴有自身免疫性皮肤病的克罗恩病中的疗效差异

克罗恩病是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炎症性疾病,在胃肠道的任何部位均可发生,但多发于末端回肠和右半结肠。

AJG: 英夫利昔单抗与炎症性肠病患者的一般长期体重增加无关

炎性肠病又称炎症性肠病(IBD),为累及回肠、直肠、结肠的一种特发性肠道炎症性疾病。临床表现腹泻、腹痛,甚至可有血便。本病包括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罗恩病(CD)。

AP&T: 炎症性肠病会对男性生育能力造成轻微影响

炎性肠病又称炎症性肠病(IBD),为累及回肠、直肠、结肠的一种特发性肠道炎症性疾病。临床表现腹泻、腹痛,甚至可有血便。本病包括溃疡性结肠炎(UC)和克罗恩病(CD)。

Chin Med:中医治疗炎症性肠病

炎症性肠病(IBD)是一种慢性复发性肠道炎症性疾病,包括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其病因和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清楚。由于病程长、复发率高,IBD给患者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和心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