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缔组织病中的肺动脉高压:流行病学、发病机制和治疗

2022-11-27 刘少飞 MedSci原创

CTD-PH 是 PAH 的第二大最常见原因,仅次于特发性形式,归类为 I 组。除 PAH 外,还可以在 CTD 中检测到不同类型的 PH。

全身性自身免疫性疾病是以多器官受累为特征的炎症性疾病,包括心脏和肺。在风湿性疾病中,所有心脏结构(瓣膜、传输系统、心肌、心内膜、心包和冠状动脉)以及肺动脉都可能受累。肺动脉高压 (PH) 的特征是肺动脉压升高,与其他心血管疾病一样,它不仅会损害生活质量,还会导致显着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CTD-PH 是 PAH 的第二大最常见原因,仅次于特发性形式,归类为 I 组。除 PAH 外,还可以在 CTD 中检测到不同类型的 PH。由于间质性肺病 (ILD) 的高患病率,这种情况引起的 PH(第 3 组)非常普遍,尤其是在 SSc 中。在某些情况下,PH 的病因也可能是多因素的。然而,CTD 患者中最常见的 PH 类型是 PAH(第 1 组)。

结缔组织病中肺动脉高压的流行病学

REVEAL 是一项多中心(55 个中心)观察性 PH 注册研究,旨在描述美国 PH 患者群体的特征。该研究根据 RHC 诊断为 PH 的标准评估了 2525 名符合条件的患者。患者平均年龄为 53.0 ± 14.0 岁,其中 80.3% 为女性。根据病因分类,50.6%的病例为肺动脉高压合并其他病症(APAH),46.2%的病例为IPAH。APAH 患者进一步分为胶原血管病/结缔组织病 (CVD/CTD) 子集,所占比例为 49.9%。

英国 PH 登记处评估了 484 名 CTD-PH 患者。在他们的记录中,最常见的原因是 SSc-PH,占 74%,其次是 SLE、MCTD 和皮肌炎/多发性肌炎 (DM/PM) 。另一方面,中国和韩国的数据显示 SLE-PH 比 SSc-PH 更常见。

结缔组织病肺动脉高压的发病机制

PH 的病理生理学尚不完全清楚。与 IPAH 一样,内皮功能障碍在 CTD-PH 的发病机制中起着关键作用。血管活性介质的产生受损、血管收缩剂的产生增加和增殖性介质影响血管张力,并且 PH 由于小到中等肺血管系统的进行性重塑而发展。虽然这种重塑的确切机制仍不清楚,但许多因素被认为发挥了作用。负责 CTD-PH 发病机制的主要途径是内皮素 1、一氧化氮和前列环素途径。此外,有人提出,与特发性形式不同,炎症和自身免疫可能有助于 CTD-PH 的发生和发展。在 CTD-PH 患者的肺血管中检测到浸润性巨噬细胞和淋巴细胞、抗核抗体、类风湿因子和补体。血管炎、血栓形成和间质性肺纤维化等许多因素也是 PH 发病机制的原因,尤其是 SLE 患者。

研究结论:

CTD 相关 PH 仍然是功能障碍、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一个明显原因。在 PH 的所有原因中,CTD-PH 占很大比例。虽然 PH 在某些风湿性疾病(尤其是 SSc、SLE 和 MCTD)中发展的可能性已得到公认,但应牢记 PH 也可能在其他风湿性疾病中出现,包括 pSS、IIM、Behcet 病和成人- 发作 Still 病。在欧洲和美国,CTD 相关 PH 最常见的原因是 SSc,而在亚洲,SLE 相关 PH 更为常见。风湿病学家在 SSc 环境中获得的 PH 经验应该应用于其他风湿病。对 CTD/风湿病 PH 的了解越深入,就会获得越多关于这些疾病期间 PH 的信息。

 

参考文献:

Cansu DÜ, Korkmaz C. Pulmonary hypertension in connective tissue diseases: epidemiology, pathogenesis, and treatment. Clin Rheumatol. 2022 Nov 17. doi: 10.1007/s10067-022-06446-y.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6396789.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肺动脉高压遗传基因检测的现状及建议

根据美国医学遗传学和基因组学学院和分子病理学协会(ACMG)的指南,应向具有已确定的致病/可能致病变体的PAH索引病例的亲属提供级联基因测试。

ERJ:肺动脉高压(PAH)的遗传学进展

到2018年,共有17个PAH基因在第六届世界肺动脉高压研讨会上被确认。其中许多基因已被证明属于BMPR2和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途径或与之相关。

ERJ:肺动脉高压的遗传咨询和检测—国际PAH遗传研究联盟共识(二)多久筛查比较合适?

在遗传咨询过程中,筛查最好每年进行一次,包括病史、纽约心脏协会(NYHA)/世界卫生组织(WHO)呼吸困难等级、心电图、肺功能测试、NT-proBNP或BNP以及超声心动图。

JAHA:联合支付与肺动脉高压患者药物依从性的关系

研究人员在PAH患者中确定了联合支付和前列腺类药物依从性和联合治疗之间的关系。联合支付可能是PAH接受药物治疗依从性的障碍。

CircGSAP通过调节miR-27a-3p/BMPR2轴缓解肺动脉高压的肺微血管内皮细胞功能障碍

circGSAP是否通过其他microRNAs(miRNAs)影响PEMCs的功能障碍未知,本研究证明其通过miRNAs来调节特发性肺动脉高压(IPAH)中PMECs功能障碍的内在机制

毛细血管前性肺动脉高压的双心室血流动力学力增加

毛细血管前肺动脉高压患者的预后很差,了解潜在的病理生理机制对指导和改善治疗至关重要。该研究旨在调查PHprecap患者的HDF与健康对照组相比是否有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