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troenterology:病例学习,炎症性肠病患者中的肝脏肿块

2018-06-17 xin.C 消化界

病例:一名74岁的女性患者,40岁时溃疡性结肠炎确诊,目前处于临床缓解期,使用英夫利西单抗维持治疗。3周前突然出现病情恶化,表现为腹泻和腹部不适。

病例:一名74岁的女性患者,40岁时溃疡性结肠炎确诊,目前处于临床缓解期,使用英夫利西单抗维持治疗。3周前突然出现病情恶化,表现为腹泻和腹部不适。

患者报告报告每天10次水样便,浅棕色,有血迹,与之前的溃疡性结肠炎发作的表现一致。

患者近期没有外出旅行,接触传染病患者,也没有使用抗生素

患者体征:体温36.7℃,心率130次/分,血压126/79 mm Hg,呼吸频率18次 /分钟,在室内血氧饱和度97%。

经检查,患者似乎出现脱水,但无中毒表现。实验室检查显示白细胞增多24,350 /mL,肝功能轻度升高:谷草转氨酶125 U/L(范围15-37 U/L),丙氨酸转氨酶65 U/L (范围12-42 U/L) 碱性磷酸酶161 U/L(范围40-120 U/L) 和总胆红素0.7mg/dL。

在急诊科,对患者对腹部和盆腔进行了CT检查,结果显示:全结肠炎,但同时发现多个异质增强的肝脏肿块,其中在第5段部位(图A)和闭塞性门静脉血栓,最大尺寸约为5 cm。



CT发现的肝脏包块结果,也通过肝脏超声检查得到了证实(图B),同时提示肝内或胆总管无扩张。

患者肿瘤标志物轻度升高:CA19-9为42.4 (正常<41.3),CA125为63 U/mL(正常<34 U/mL),甲胎蛋白的值也正常。

此外,粪便检查结果提示白细胞和粪钙卫蛋白升高。

在急诊,病人开始接受环丙沙星和甲硝唑的经验性治疗,等待感染相关检查结果。艰难梭状芽孢杆菌和粪便培养物(包括卵子/寄生虫/抗酸杆菌)评估结果阴性。

为了评估肝脏肿块,对患者进行了CT引导的肝活检,进行了病理细胞学检查 (图C)。



问题:请问患者的诊断是什么?

答案:化脓性肝脓肿

活检结果显示:纤维增生性渗出物和嗜中性粒细胞浸润,伴肝细胞丢失,与化脓性肝脓肿(PLA)一致。 脓肿培养物提示为链球菌群(Streptococcus milleri, viridans group,),对头孢曲松钠敏感。

化脓性肝脓肿(PLA)是炎症性肠病罕见的严重肠外并发症。有研究显示,炎症性肠病患者PLA的风险增加,特别是溃疡性结肠炎患者。

脓肿形成的机制尚不清楚,可能是由于腹腔内脓肿的直接扩展,或者可能是继发于黏膜破坏引起的肝实质脓肿。

PLA的症状无特异性,最常见的症状包括发热(90%)和腹部症状(50%)。然而,但缺乏上述两个症状也并不能排除PLA。

PLA也可以伴发门静脉炎,就像这例患者的情况一样。之前一项研究显示,PLA患者中门静脉血栓形成的发生率约为42%。

大多数PLA是由多种微生物病原体引起的,肠道和厌氧菌是最常见的病原体。一些常见的病原体包括:S氏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化脓性链球菌和肺炎克雷伯菌。

抗-TNF药物的使用与感染风险增加相关,并可能易于形成脓肿。诊断方式的选择包括:计算机断层扫描(CT)和超声检查,约50%的病例血培养阳性。

常见的实验室检查结果包括:血清碱性磷酸酶升高(≥90%),胆红素和肝酶升高,白细胞增多和低白蛋白血症。

虽然影像学检查有助于在大多数情况下确诊,但有时肿瘤内的坏死和出血也可能导致相似的影像学表现,使得脓肿的影像学鉴别具有挑战性,并且需要组织病理学诊断。

对于化脓性肝脓肿(PLA)的治疗,主要涉及脓肿引流,和病原体特异性抗生素治疗。

对于这例患者,医生给予6周的头孢曲松和6个月的阿哌沙班治疗,腹泻和白细胞增多的的表现消失。

原始出处:

VarunKesar, ArunSwaminath. Hepatic Masses in a Patient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Gastroenterology Volume 154, Issue 8, June 2018, Pages e5-e6

作者:鸟爪爪 IBD学术情报官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7)
#插入话题
  1. 2018-06-29 清风拂面

    谢谢分享学习

    0

  2. 2018-06-28 清风拂面

    谢谢分享学习

    0

  3. 2018-06-18 1ddf0692m34(暂无匿称)

    学习了.长知识

    0

  4. 2018-06-17 wqkm

    ^_^^_^^_^

    0

  5. 2018-06-17 1e1b8538m79(暂无匿称)

    不错的文章值得拥有哦

    0

相关资讯

GUT:炎症性肠病患者抗TNF治疗无应答预测方法研究

研究认为炎症活检或血基因检测均是有效的炎症性肠病患者抗TNF治疗应答效果预测的有效方法

Gastroenterology:炎症性肠病免疫抑制治疗与机会性感染风险

研究发现炎症性肠病患者不同免疫抑制方案治疗导致的严重和机会性感染风险存在较大差异,在临床实践过程中需仔细权衡不同治疗方案的治疗收益

2018 NASPGHAN临床报告:确保儿童炎症性肠病非住院患者生物制剂输注质量

2018年4月,北美小儿胃肠病、肝脏病和营养学会(NASPGHAN)发布了关于确保儿童炎症性肠病非住院患者生物制剂输注质量的临床报告,文章主要目的是针对家庭和门诊输注生物药剂治疗的儿童炎症性肠病患者提供8条指导建议,从而确保治疗效果。

JAMA Neurol:炎症性肠病患者接受抗TNF治疗可大幅降低后续帕金森病风险

研究证实炎症性肠病患者帕金森风险增加,接受抗肿瘤坏死因子抑制剂治疗可降低这一风险

GUT:40年随访确证炎症性肠病患者帕金森风险增加

研究发现炎症性肠病患者的后继帕金森风险增加

Gastroenterology:炎症性肠病产妇哺乳期无需停止药物治疗

研究发现,接受药物治疗的炎症性肠病产妇,其母乳中含有低浓度的药物残留,但这种情况下的母乳喂养不会导致新生儿感染及发育迟缓风险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