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ls of Neurology:接种首剂新冠疫苗后要注意格林-巴利发病的可能

2021-10-22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在接种SARS-CoV-2疫苗后,应警惕双面部无力和感觉异常变异GBS的发生,并建议疫苗接种后监测计划确保对这一结果进行可靠的数据采集,以评估因果关系。

尽管SARS-CoV-2疫苗非常安全,最近Annals of Neurology杂志发表两篇报道,分别报道了接种新冠疫苗后出现格林巴利综合征。

Christopher Martin Allen报告了4例在接种Oxford-AstraZeneca SARS-CoV-2疫苗3周内出现的Guillain-Barré综合征(GBS)感觉异常变体的双侧面部无力病例。截至2021年4月22日,印度喀拉拉邦三个地区约有150万人接种了新冠病毒疫苗。其中80%以上(120万人)接种了ChAdOx1-S/nCoV-19疫苗。2021年3月中旬至4月中旬,Boby V. Maramattom等也观察到7例格林-巴利综合征(GBS)患者,在接种第一剂疫苗2周内发生。所有7名患者均出现严重GBS。对于这种规模的人群,GBS的发生率比这一时期预期的高1.4到10倍。这种罕见的神经综合征以前曾被报道与SARS-CoV-2感染本身有关。

格林-巴利综合征(GBS)是一种急性单相免疫介导的多神经根性神经病,通常表现为先发感染性疾病。GBS的感觉异常变异导致的双面无力是罕见的,其特征是面瘫是唯一的运动表现。受影响的个体报告远端感觉症状,然后是面瘫,通常是完全性的,并在48小时后达到最低点。深部肌腱反射是正常的,患者很少有肢体客观感觉运动体征或其他颅神经受累。

Christopher Martin Allen等在与病毒相关的GBS患者脑脊液(CSF)中未检测到SARS-CoV-2,报告的4例双面部无力伴感觉异常变异性GBS的病例,均在接种首剂AZV后发生,症状发生于接种后11~22天。

所有患者均表现为严重的双面无力(面部双瘫)和正常的面部感觉。其余的神经系统检查是正常的。深部肌腱反射正常,肢体无客观感觉运动体征。小脑、延髓和呼吸功能正常,眼外运动也正常。住院期间未观察到自主神经功能障碍的迹象。一般检查并不显著。通过鼻咽拭子的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PCR)检测SARS-CoV-2均为阴性。莱姆病、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和梅毒血清学均为阴性,血清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正常,胸片未显示结节病或SARS-CoV-2感染的迹象。神经节苷脂抗体GM1、GD1a、GD1b、GQ1b和GM2均为阴性。

Christopher Martin Allen的GBS患者的发病时间中位数通常为11天,接种疫苗后11到22天出现症状,这与预期对疫苗产生最大免疫反应的时期相吻合。Boby V. Maramattom等报道的患者年龄在50至70岁之间,且以女性为主(女性:男性比率-6:1)。所有患者均进展为无反射性四肢瘫痪,7例中有6例因呼吸衰竭需要机械通气。所有7例患者均为双侧面神经麻痹,4例患者(57%)还发生了其他颅神经病变,如外展神经麻痹和三叉神经感觉神经受累。

全球的GBS发病率约为每年百万分之十七。对以往疫苗接种后阶段(1976/1977年猪流感和2008/2009年H1N1疫苗接种计划)的分析未显示疫苗接种后GBS的发病率增加。因此,疫苗接种后GBS的发病率不太可能增加。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1年3月24日,FDA已更新了使用另一种疫苗[GlaxoSmithKline's SHINGRIX]™ (重组带状疱疹疫苗,佐剂)后GBS的警告,在接种42天内每百万多发3例GBS。此次报道显示120万人中有7例GBS(百万分之5.8),GBS发病率上升1.4至10倍

虽然这些患者有与疫苗接种暂时相关的神经症状,但不能假设因果关系。这当然需要强有力的疫苗接种后监测,这需要准确的临床诊断和强有力的国家报告机制。迄今为止,这种变异的最大病例系列表明,与“典型”GBS相比,它更可能与上呼吸道感染有关。疫苗接种后神经系统综合征的发生可能是由于宿主抗体的产生,这些抗体与外周髓鞘中存在的蛋白质发生交叉反应。这些抗体可以直接对SARS-CoV-2棘突蛋白产生反应,但对腺病毒载体成分等不太特异的免疫反应也是可能的。然而,在SARS-CoV-2感染的情况下出现类似综合征的报告表明,对棘突蛋白有免疫反应。有证据表明SARS-CoV-2棘突蛋白可以与细胞表面含唾液酸的糖蛋白和神经节苷脂结合,增加其病毒传播性。SARS-CoV-2棘突蛋白和周围神经糖脂之间的抗体交叉反应可能参与与SARS-CoV-2感染或免疫相关的GBS发病机制。宿主的特定遗传背景,即人类白细胞抗原单倍型谱,也可能发挥作用,就像在SARS-CoV-2相关GBS和其他自身免疫性神经疾病中一样。

虽然接种疫苗的好处远远大于这种相对罕见的GBS(百万分之5.8)的风险,应该促使所有医生提高警惕,在接受ChAdOx1-S疫苗的患者中识别GBS。虽然每位患者的风险(百万分之5.8)可能相对较低,但这种临床上独特的GBS变异比通常更严重,因为七分之六的患者进展为无反射性四肢瘫痪,需要机械通气支持。与“血栓形成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TTS)的情况一样,GBS似乎与第一剂ChAdOx1-S疫苗有关,并且发病率在14天内似乎更高。

总之,在接种SARS-CoV-2疫苗后,应警惕面部无力和感觉异常变异GBS的发生,并建议疫苗接种后监测计划确保对这一结果进行可靠的数据采集,以评估因果关系。

原文出处

1.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following ChAdOx1-S/nCoV-19 Vaccine

2.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Variant Occurring after SARS-CoV-2 Vaccination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新加坡寨卡病例逾300,病株DNA与巴西病株有差异

当地时间2016年9月5日,新加坡,卫生防疫人员展示从寨卡病毒疫区收集的蚊子幼虫。 视觉中国 图中新网9月9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寨卡病毒持续在新加坡蔓延,截至当地时间8日,新加坡受寨卡病毒感染的人数已经达到300人,其中包括2名孕妇。但是,根据对该国寨卡病毒的DNA分析显示,新加坡的病毒株有所不同。新加坡卫生部说,他们不知道目前该国已知的寨卡病毒是否会引起在拉美国家发生的婴儿出生缺陷以及其他神经系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