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o-HSCT后供者细胞上的抗原表达缺失或下调了?

2022-05-17 心电生理 “检验医学”公众号

患者持续维持在供者完全嵌合状态,移植后共进行了5次骨穿,流式均显示粒细胞CD16完全不表达。

01

案例经过

案例一

患者,女性,42岁,2021年4月2日主因“发现白细胞升高2日”入院。骨髓穿刺涂片示:有核细胞约>200个/HP,增生极度活跃,G:E=0.76:1。单核细胞占55.2%,其中原始、幼稚细胞占33.8%,此类细胞胞体较大,多呈类圆形或不规则形,胞浆量丰富染灰蓝色,胞核多呈类圆形及扭曲折叠形,核染色质疏松,核仁隐约至明显可见,部分细胞浆内可见紫红色的细小颗粒。

原始、幼稚细胞特殊化学染色:POX 5%(-)18%(+)77%(++),DCE:6%(-)94%(+),PAS:约95%的细胞呈弥散状阳性,ANAE:100%的细胞呈弥漫至块状棕红色阳性,ANAE+NaF:阴性,抑制率100%。

检查意见:本次涂片考虑AML-M5可能骨髓象。骨髓流式:异常髓系幼稚细胞占有核细胞总数25.69%,其免疫表型为CD45dim+CD64bright+CD33bright+CD13+CD38+HLA-DR+CD14-CD56part+CD15part+CD11b-CD300e-。

骨髓染色体:47,XX,t(9;11)(p21;q23),+der(9)t(9;11)(p21;q23)[19]。融合基因:MLL-AF9阳性(98.616%)。该患者诊断为AML-M5(MLL-AF9)。

于2021年7月8日输注中华骨髓库无关供者的外周血造血干细胞,+13d巨核系植入,+15d粒系植入,+32d供者完全嵌合。在+15d的骨穿复查中,形态和流式均未见异常,但流式显示正常中性粒细胞CD16完全不表达,将CD16-PC7换为另一厂家的CD16-BV605,同样不表达。

截止至撰稿日,患者持续维持在供者完全嵌合状态,移植后共进行了5次骨穿,流式均显示粒细胞CD16完全不表达。流式图如下:图中蓝色代表中性粒细胞群体,图1、2分别为初诊和化疗后2.5个月,图3、4分别为移植后+15d和撰稿前最近一次骨穿。

图1

图2

图3

图4

案例二

患者,男性,57岁,因“确诊T大颗粒淋巴细胞白血病2年半,乏力不适10日”于2021年8月30日入我院。入院后查骨髓,涂片示:有核细胞极度低生,偶见胞浆内颗粒相对较多的淋巴细胞,所见粒、红、巨核三系细胞形态未见明显异常(部分稀释不排除)骨髓象。

骨髓流式:异常T淋巴细胞占有核细胞总数8.28%,其免疫表型为CD45bright+CD3+CD8dim+CD2dim+CD5-CD7-CD4-TRBC1-TCRαβ+CD95+CD16dim+CD11c+CD57part+CD26-PD-1+CyCD3+CD45RApart+CD45ROpart+TCRγδ-CD56-CD94few+CD52part+CD28-CD30-ALK-。

外周血流式:异常T细胞占有核细胞9.45%,免疫表型同骨髓,流式符合T大颗粒淋巴细胞白血病(T-LGL)表型。

2022年1月4日,回输亲缘半相合(女供父)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10d巨核系植入,+13d粒系植入,+19供者完全嵌合。在移植后+14d的骨穿复查中,形态和流式均未见异常,但流式显示97.70%的正常T细胞不表达CD5,将CD5-PB450换为CD5-PECy5.5(图5-6)再次进行实验,结果相同。

图5

图6

我们又进一步排除了供者(女儿)T细胞的问题(图7)。移植后+25d再次骨穿中,正常T细胞中92.40%表达CD5(图8),其它免疫表型未见异常。

图7

图8

流式图:绿色和红色分别代表正常T细胞和异常T细胞,图9-10分别为初诊和移植前,图5-6为移植后+14d分别用CD5-PB450和CD5-PC5.5检测结果,图7为其供者外周血,图8为移植后+25d检测结果。

图9

图10

02

案例分析

“案例一”患者移植前中性粒细胞正常表达CD16,目前已是移植后7个月,患者处于供者完全嵌合、AML完全缓解状态。在移植后的5次微小残留病灶(MRD)监测中,流式除发现粒细胞CD16表达完全缺失外,其余并无异常,为排除克隆号或荧光素的因素,我们更换了不同厂家的抗体(荧光素也不同)进行检测,结果一致。

“案例二”患者原发病为T-LGL,移植前异常T细胞群体不表达CD5,当移植后+14d监测MRD时发现CD5几乎缺失(CD3+CD5+仅2.30%),引起了分析人员注意,然而其它T细胞抗原(CD2、CD7、CD8、CD4)和鉴别T细胞克隆性的抗原(CD45RA、CD45RO、TRBC1)均无表达异常,不免使人困惑。

我们先后采用CD5-PECy5.5和CD5-FITC对患者标本及供者(女儿)外周血细胞进行验证,排除了实验操作和试剂的问题。更有趣的是移植后+25d虽然还有7.60%的T细胞不表达CD5,但其CD5表达有趋于正常的趋势,这种移植后正常细胞上某个抗原表达明显下调,随后又逐渐恢复的现象,目前在其他移植后的患者中并未出现过。

03

心得体会

CD16抗原是流式细胞术检测粒细胞发育阶段的常用标志,它的本质是FcγⅢ类受体(FcγRⅢ)。FcγR受体主要有三类:FcγRⅠ(CD64)、FcγRⅡ(CD32)和FcγRⅢ(CD16),FcγR受体通过识别IgG的Fc端起到连接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的桥梁作用。

FcγRⅢ由位于1q22染色体上的FcγRⅢA和FcγRⅢB两个同源的基因编码。FcγRⅢA主要表达于NK细胞、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编码FcγRⅢ的穿膜结构。FcγRⅢB则表达于中性粒细胞上,编码FcγRⅢ磷脂酰肌醇锚定连接受体。FcγRⅢB基因缺失时中性粒细胞CD16表达发生改变,但NK胞的CD16表达不受影响。

FcγRⅢB基因缺失(或可称为多态性)在健康人群中有一定的比例,国内罕有报道,国外报道的案例中大部分为正常健康年轻女性,这类女性生育时体内会产生母源性的抗FcγRⅢ抗体,导致新生儿免疫性中性粒细胞减少而被发现存在FcγRⅢB基因缺失。

FcγRⅢB基因缺失的个体并无自身免疫病发生率增加、容易感染或发生重度感染的倾向,可能是因为中性粒细胞上另一种受体—FcγRⅡa的存在,后者可以单独承担起正常中性粒细胞的防御功能,通常情况下这两类受体共同参与IgG调控的中性粒细胞吞噬颗粒活动。我们推测“案例一”供者可能存在FcγRⅢB基因缺失。

CD5作为泛T抗原,它在αβ和γδT细胞上均表达,在T细胞发育的早期双阴性阶段(CD4-CD8-T细胞)即可检测到,随着T细胞发育成熟表达增强。以前认为CD5正调控T细胞和T细胞受体(TCR)的活性和功能,但新近的研究表明CD5既是TCR信号的负调节因子,也是T细胞存活的启动子,CD5已被证明参与免疫系统免受自身攻击、免疫耐受的过程,包括负选择、无效诱导、诱导细胞死亡和调节性T细胞(Treg)的产生等,说明CD5不仅是一种表面标志,也是具有免疫负调控功能的分子。

“案例二”为什么会出现移植后一过性CD5表达下调,我们没有找到相关文献,咨询了几个承担较多异基因移植后样本检测的实验室,均表示未遇到过这类情况,因此目前先报道此现象,未来持续关注。

04

结 语

造血干细胞移植后进行MRD流式监测的患者中,偶尔会发生某个抗原表达减低或丢失的情况,此时需排除仪器、试剂和人员操作的问题,给出结论时应结合其他抗原的表达情况综合分析判断。截止到撰稿日,本文的2个案例MRD持续阴性,在结果报告中我们分别对CD16和CD5的表达情况进行了单独描述,告知临床的同时也提醒流式分析人员,每一次跟踪随访都需密切关注有特殊表达改变的抗原,这类抗原的表达变化或可作为一种标志物提示患者的疾病状态。

 

【参考文献】

[1]王卉, 王爱先, 甄军毅, 等. CD16/CD13表达模式可以有效鉴别粒细胞相关疾病. 中国实验诊断学. 2020.24(4):632-634.

[2]M de Haas, M Kleijer, R van Zwieten, et al. Neutrophil Fc gamma RIIIb deficiency, nature, and clinical consequences: a study of 21 individuals from 14 families. Blood Actions Search in PubMed Search in NLM Catalog Add to Search . 1995 Sep 15;86(6):2403-13.

[3]E Mu?iz-Diaz, P Madoz, O de la Calle Martin, L Puig.The polymorphonuclear neutrophil Fc gamma RIIIb deficiency is more frequent than hitherto assumed. Blood Actions Search in PubMed Search in NLM Catalog Add to Search . 1995 Nov 15;86(10):3999.

[4]Erica Burgue?o-Bucio, Carlos A. Mier-Aguilar, Gloria Soldevila. The multiple faces of CD5. J Leukoc Biol. 2019 05 ;105(5): 891-904.

[5]Thaís Helena Gasparoto, Thalita Marcato Dalboni, Nádia Ghinelli Am?r, et al. Fcγ receptors on aging neutrophils. J Appl Oral Sci. 2021 ;29: e20200770.

[6]G. Fossati, R. C. Bucknall, S. W. Edwards. Fcγ receptors in autoimmune diseases. Eur J Clin Invest. 2001 Sep ;31(9): 821-31.

作者: 秦尤文 张炳尧 高博医学(血液病)上海研究中心 / 上海闸新中西医结合医院检验科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2-05-17 Chen chen1547

    呃呃呃呃呃呃呃

    0

相关资讯

黄文荣:Allo-HSCT治疗多发性骨髓瘤进展

 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MM)是一种浆细胞恶性疾病,其生物学异质性强,临床治疗差异明显。 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HSCT)及新药改善了MM治疗及预后,却仍无法根治。人们的目光逐渐转向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Allo-HSCT)。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黄文荣医生对使用Allo-HSCT治疗MM进行了综述分析,先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图片来自:Hon

临床热点:Allo-HSCT治疗多发性骨髓瘤

导语                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MM)是一种浆细胞恶性疾病,其生物学异质性强,临床治疗差异明显。 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HSCT)及新药改善了MM治疗及预后,却仍无法根治。人们的目光逐渐转向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Allo-HSCT)。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黄

JCO:rhG-CSF联合小剂量地西他滨可降低HR-AML患者allo-HSCT后的复发率

对于高危型急性髓细胞白血病(HR-AML),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allo-HSCT)后复发是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该研究目的是探讨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rhG-CSF)联合小剂量地西他滨(Dec)

Blood:高风险费城染色体阴性ALL成年患者要不要进行allo-HSCT?

迄今为止,可检测的残留病灶(MRD)清除完全的具有高风险特征(HR)的、费城染色体阴性(Ph-neg)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患者是否需要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allo-HSCT)仍未完全明确。A

J Clin Oncol:强化调理方案不能改善高危型AML/MDS老年患者allo-HSCT后的预后

降低强度的调节(RIC)方案使高危型急性髓系白血病(AML)和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老年患者也可接受具有治愈潜力的同种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但其与这类患者的高疾病复发风险相关。目前迫切需要降低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