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成为令人心驰神往的职业 还有多远?

2017-04-05 丁好奇 环球医学

近日,我网站发布《七旬老母想念当医生的孩子 挂号就诊才能看到》一文,介绍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心血管内科陆静副主任医师,她七旬的老母亲挂号就诊,只因想看看当医生的女儿。医生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新闻读来不免心酸,也反映出了一个严峻现象——如今医生相当匮乏,因为人手少,所以忙得无法正常享受假期,和家人团聚成了奢望。曾几何时,医生是令人心驰神往的职业:受人尊敬,待遇优厚。近年来,医生这个职业遇到了很多挑战

近日,我网站发布《七旬老母想念当医生的孩子 挂号就诊才能看到》一文,介绍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血管内科陆静副主任医师,她七旬的老母亲挂号就诊,只因想看看当医生的女儿。医生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新闻读来不免心酸,也反映出了一个严峻现象——如今医生相当匮乏,因为人手少,所以忙得无法正常享受假期,和家人团聚成了奢望。

曾几何时,医生是令人心驰神往的职业:受人尊敬,待遇优厚。

近年来,医生这个职业遇到了很多挑战和问题:工作压力大、工作时间长、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自身健康状况堪忧、医患关系紧张、医疗暴力事件频发……目前,我国医疗卫生机构的总数在稳步增长。2014年比2012年的医疗卫生床位数增加了10.9%,住院量增加16%,门诊量增加了10%。但反过来再看卫生技术人员的数量,2012年与2011年相比,医师只增加了6%,再往后医师数只增加了3.5%,平均5年医师增长量仅为4.4%。这说明医师队伍的增长量赶不上医疗资源的增长量。医生的工作压力成倍上升。

中国医师协会2015年进行了一项调查,由此形成一部《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白皮书》披露,中国医师13.07%受过身体上的伤害;就收入而言,仅仅有33.9%的医师对目前的收入表示满意;60%的医师不愿让自己的孩子从医。这和几千年来医师医术主要靠家族传承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医学专业的门槛本来就高,特别是临床医学,就算患者一向善解人意,职业压力也非常大。医生待遇理应比一般行业高。而且,很多医生的高收入也与人力匮乏造成的工作量大有关。医生,特别是大医院的医生,常常遇到对自己有误解甚至敌意的患者,有的患者认为自己是消费者,花了钱,病就必须治好,伤医甚至杀医事件时有发生。所以,如今从医不仅面临高压,也面临高危,待遇只有更高,环境只有更安全,才可能说服一部分高分考生选择医学专业。

4月8日起,北京将实行医药分开综合改革,降低以物耗为主的服务项目价格,提高与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付出密切相关的服务价格。改革推行顺利的话,推而广之,将来医疗环境、医患关系会比现在健康得多。但任何改革都面临不小的阻力,转变也需要时间,无法一蹴而就。前路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7-04-05 huangzh898

    感同身受!

    0

  2. 2017-04-05 1df0bf65m55(暂无匿称)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0

相关资讯

医生何时能成为令人向往的职业?

清明小长假期间,有两则与医生有关的新闻读来令人心酸: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医生陆静,因为工作忙平时不能常回家,母亲想念女儿,借挂号开药的方式,只为看她一眼;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唐耘熳,在听到母亲去世的噩耗后,坚持给8名患儿做完手术才回家。

癌症为何能自愈?肿瘤科医生猜测了这5个原因

癌症自愈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是却千真万确地出现过。来源丨宋芳华作者丨医学界肿瘤频道2016 年 6 月 17 日,由英国巴斯大学的 Momna Hejmadi 在《谈话》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某些癌症突然会不治自愈”的文章,再次引起我们的思索,那些自愈的癌症是如何产生的?目前,癌症自愈的原因尚未明确,但是癌症是复杂的,癌症自愈的原因也不可能只有一个。1. 免疫系统由于某种原因产生了针对肿瘤细

拼了,这家民营医院投入2千万培养医生!

风雨已将春寒带走,和风,总算姗姗来到南国。乍暖还寒的时节,如同当前民营医院的生存境况一般,有的已经感受到了暖暖的春意,有的还处在严寒之中。医保和人才民营医院是处在春天还是冬天,这一争论从未停止。新医改以来,国家多次发文,鼓励社会资本办医。民营医院似乎也“不孚众望”,在办医疗机构数量上,已经超过公立医院。然而,去年突发的“魏则西事件”,如同一股强烈的寒流,让不少民营医院至今还没缓过劲儿来。这也让

当代神农:荒野医生以身试药,只为找到通用蛇毒解法

马特是一位荒野医生,他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昆虫学专业毕业,在德克萨斯大学(UT Texas)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成为加州科学院(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研究员之后,2011年,他被派遣到一项菲律宾生物多样性考察计划,共有94人在珊瑚三角地区寻找新的陆地和海洋物种,那里充满了毒蛇,他当时的任务是找到治疗毒蛇咬伤的方法。马特正是从这里开启了

3个病人死了,3家医院赔了!

医生在治疗抢救病人时,有时会因为医疗技术限制、患者自身疾病复杂等很多原因,无法挽回病人的生命,除了技术原因,未能及时与患者家属沟通信息、通报情况,往往也会演变为一场医疗纠纷,对簿公堂。术前风险告知不详细,赔款24余万2013年1月29日,小任感觉右小腿不适,去某三甲医院就诊,医院诊断其为假性动脉瘤破裂,建议小任入院以便接受进一步接受检查治疗,但小任家属要求暂行保守治疗并离院。1月31日上午小任

震惊!半数医生曾遭遇职业暴露

67%的医生表示所在医院定期有人检查院内感染预防工作,但公立一级医院此项选择率仅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