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移植后的肺动脉高压实践模式

2022-09-22 刘少飞 MedSci原创

目前在 PoPH 中调整 LT 后靶向治疗的实践模式,以及它们如何与指南进行比较,还没有很好地建立。

研究背景与目标:

门静脉高压症 (PoPH) 是一种肺动脉高压,仅发生在门静脉高压性肝病患者中。肝移植(LT)可以显着改善结果。目前的指南建议不要在 LT 后立即调整靶向治疗,并建议常规超声心动图足以指导治疗调整。目前在 PoPH 中调整 LT 后靶向治疗的实践模式,以及它们如何与指南进行比较,还没有很好地建立。

研究方法与结果:

我们对美国 PoPH 提供者进行了一项 IRB 批准的、基于横断面混合方法调查的研究。完成调查的匿名请求于 22 年 1 月 20 日至 22 年 4 月 20 日通过专业网络发送。使用 Fisher 精确检验比较心脏病专家和肺病专家之间的反应,显着性为 0.05。最终分析中共有 85 名 PoPH 医生(66% 的肺科医生,34% 的心脏病专家)。LT 后,大多数受访者常规使用标准心肺评估方式的组合来指导 LT 后靶向治疗的调整。大多数受访者 (69%) 开始调整肠外前列环素,在 LT 后三个月内小幅度滴定和频繁重新评估,但有些人 (19.7%) 在 LT 后立即调整靶向治疗。

Portopulmonary Hypertension and Liver Transplantation: What Does it Mean  for Your Patient? - ScienceDirect

研究结论:

我们对 PoPH 提供者的调查显示,大多数受访者倾向于连续综合心肺测试(包括常规右心导管插入术)来指导 LT 后 PoPH 靶向治疗的调整,近五分之一的受访者在 LT 后立即放弃治疗。我们的研究证明了 LT 后 PoPH 实践模式的异质性,突出了当前实践模式与最新指南之间的差异,强调了进一步研究的必要性,并支持基于团队的方法来标准化这些高危患者的护理并优化术后LT 结果。

 

参考文献:

Jose A, Kopras EJ, Shah SA, Elwing JM. Portopulmonary Hypertension Practice Patterns after Liver Transplantation. Liver Transpl. 2022 Sep 19. doi: 10.1002/lt.26575. Epub ahead of print. PMID: 36117426.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Lancet子刊:HIV和肺动脉高压:CD4和病毒载量很重要。

HIV相关性肺动脉高压是一种以肺血管重塑、肺动脉压升高和右心衰竭为特征的危及生命的疾病。有人提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肺动脉高压发病率高于普通人群。

1999-2019年美国肺动脉高压死亡率趋势

本研究旨在确定 1999-2019 年美国 PH 死亡率的最新趋势。

Chest:通过 PAH 中的活动记录评估日常生活中的身体活动:来自司来帕格 (TRACE) 随机对照研究的见解

肺动脉高压 (PAH) 患者的日常生活体力活动 (DLPA) 减少会导致生活质量下降。活动记录仪能否用于评估接受司来帕格或安慰剂治疗的 PAH 患者 DLPA 的变化?

通过 FOXM1 介导的 FAK 磷酸化激活自噬诱导野百合碱诱导的肺动脉高压

自噬的激活促进了肺动脉高压(PAH)的发展。同时,已发现叉头盒 M1 (FOXM1) 在几种类型的癌症中诱导自噬。然而,目前尚不清楚 FOXM1 是否介导 PAH 中的自噬激活,并不清楚。

右兰索拉唑通过抑制肺动脉平滑肌细胞向成纤维细胞转化来预防肺动脉高压

在临床前动物模型中验证抗酸药右兰索拉唑可预防肺动脉高压(PAH),并寻找右兰索拉唑对这一新适应症的可能作用机制。

外周 CB 1受体拮抗剂 JD5037 在野百合碱诱导的肺动脉高压大鼠模型中使用 AMPK 激活剂二甲双胍单药和多药治疗的效果

为了寻找不涉及肺血管舒张的新靶点和治疗策略,我们研究了分别和联合给药外周 CB 1受体拮抗剂 JD5037 和 AMPK 激活剂二甲双胍对大鼠 MCT 诱导的 PH 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