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卫生室将实行收支两条线,医共体迎来新模式

2020-07-13 码万祺(特约) 健康界

近日,江苏省如皋市政府办公室印发《如皋市县域医疗卫生综合服务能力提升计划(2020~2022)》。文件要求实行镇卫生院对辖区村卫生室基本建设、人员培训、业务指导、药械供应、财务规范、绩效考核等&ldq

近日,江苏省如皋市政府办公室印发《如皋市县域医疗卫生综合服务能力提升计划(2020~2022)》。文件要求实行镇卫生院对辖区村卫生室基本建设、人员培训、业务指导、药械供应、财务规范、绩效考核等“六统一”管理。规范村卫生室资产和财务管理,将经常性收支纳入镇卫生院统一核算,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

收入不直接与支出挂钩,所收费用必须如数上交给乡镇卫生院,所有支出的费用必须根据审批通过的预算报告,按计划划拨。也就是说,村卫生室的乡村医生的日常医疗收入将不再是归个人所有,需要全部上交到乡镇卫生院财务账户。如此管理,即村卫生室纳入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村卫生室成为卫生院的派出机构。

如皋文件提到,合理调整乡村医生收入结构。建立以基本工资+绩效考核为基础的考核激励机制,落实在职乡村医生企业职工“五险”待遇,调动乡村医生兜底服务积极性。未来村卫生室将不再是“个体户”式经营,村医也不再是自收自支,乡村一体化不仅仅只停留在工作内容上,而是要在实质上做到真正的统一管理。

在我们看来,此项地方医改措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堪称医共体的新模式、最通透的模式:

一、辨析那些反对的声音

有人说“村卫生室搞这个,派个会计,增加管理成本不说,让卫生室束手束脚,得不偿失,恨不得啥都管起来的思维要不得啊!”

辨析:派不派会计是个技术问题,可以技术地、智能地、数据地解决。该项改革长远意义在于把碎片化的村卫生室提到一个更严密的机制管理中,也就更衔接进入新医改的章程和轨道。

有人说“感觉村卫生室就是满足低成本医疗需求的,虽有很多不合诊疗规范的地方,但确实成本低、方便。此外,要问责就会有不愿意承担责任的,个人感觉不看好。”

辨析:从带量采购成效可以看到伪成本的存在。在现有的村医运行体制内,如何稳定甚至降低管理成本,有研究改革和试点实践的价值。从大健康、医疗保障继续发展的趋势看,全民皆保障基本、全民基本医保待遇、基本医疗卫生权利应接近一致。关于问责与规避责任这一对矛盾,要看到有为才有位,都无为要试点做什么。试点都反映不了矛盾及解决,算有为么?

有人说“以前药价有回扣部分不是伪成本,是作为医疗服务等费用的补偿,所谓以药养医,村医就更是了,连挂号费都没的。”

辨析:“伪成本”在改革前泛滥、改革中伴随、改革后也难以完全消失。村医收入谈不上医事服务费、挂号费,村医现有地位跟医院医生也没可比性。他们就像体制内的职工一样,甚至很多人还长期没有五险。对他们就应该加强合理的待遇补贴水平,放到乡一级统筹规范,这项工作从对象数量上简单了十分之九,为追溯管理和持续改革提供了一块阵地。回到财务、管理负担等核心纠结,当年宿迁医改的事情正好可以说明。那时以财务问题为核心,把医疗问题简单化了,不断滋生出许多副作用。新医改提出以人民利益为中心,就算伴随一些财务问题,都有综合性、分阶段缓解或解决的办法。有情怀,是基层医疗创业、守业必须要坚持内容。

有人说“收支两条线还意味着支出进一步增加。村卫生室服务价格太高,就会倒逼所有人去城里看病”

辨析:这种现象必须避免,医保、财政都是在支持医疗,不能让农村基层更落后,更服务不到人。支出必然在轨道里合理上升。村卫生室这么多年管的少、没管好、投入少、投入不到,已经积压成改革的堰塞湖了。其实用不了多少钱,因为是存量改革,利用边际增加、腾笼换鸟等,把不管控放入管控,把少投入渐渐增加。

二、村医改革也是牛鼻子

首先,村医改革是服从新阶段医改方针的重点。2月14日,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指出,要统筹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和公共卫生服务资金使用,提高对基层医疗机构的支付比例,实现公共卫生服务和医疗服务有效衔接。但村医体制运行中存在的不强、不稳、不和谐、不规范,将使村医可提供的服务不易被群众接受、信任,继续被边缘化。

其次,村医改革是医改补短板、强活力突破口。自新医改以来,各等级公立医院较长时期内形成的原始经营状态受到较大冲击,但改革成效在医疗端彻底显现还需要耐心等待。不少社会办医疗机构也受到三医联动改革的外溢影响。村医体制当中存在的问题与医院有很大不同,尾大不掉的阻力相对少,资源不平衡、不充分以及管理混乱、缺少组织管理恰好适应改革。

第三,村医收支两条线提供了医共体的新样板。县域医共体、紧密型医共体都很有特色,但是毕竟是小范围,属于项目型、禀赋型的合作,有些是行政强制配对的。到了村医收支两条线这一模式,形成体制型、侧重基层的合作。即便没有实践村医收支两条线的地方,也绷紧了村医收、支管控的这根弦。这种模式与三医联动、乡村扶贫、公卫建设将持续互动促进。

三、稳定村医的非营利性

村医一直是公办体制,从前管控得少,也没见社会办医力量明显介入。如今:从供应端,仍主要依靠政府加大投入、管理。从需求端,乡村有些群众仍是购买不起市场化的医疗服务。

政府如何赋能村医?医疗卫生是主力,对村卫生室规划数量及功能、业务指导及规范、绩效考核等综合管理。医药、医保做配合,以基药贯彻使用、药品集采成效、支付标准来赋能。

针对一些地方村卫生室无人问津,一些村医反应基层医疗及公卫工作压力大的两种极端情形,建议:对服务供大于求的,适度进行机构归并,或者增加工作内容。另种情形则相反应对。

过去,我们对村医的人员及问题,多少有羊群式管理的问题。并没能及时重视、采纳村医反馈的不合理现状。现在,通过强化管理机制效率,意味着分阶段推进,以改革力做好自己。

村医在服务患者上,对比医院医生肯定有能力短板,但在常见病、慢性病接诊上也有培养长项的优势,可在衔接转诊上体现服务价值。村医同时是健康扶贫中脱贫不脱帮扶的守门人。

对公办体制下的村卫生室、村医增加绩效补贴,是体制可持续的合理负担。唯此,我们才能长效地打击不合理用药现象。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从受试者到合作方,基于「患者交互」的临床试验新模式

患者交互(patient engagement/patient-oriented research)是一种把患者从临床研究的参与者(被动)变为合作者(主动)的新型医学研究模式。 传统模式上,患者在一项研究中的作用仅限于临床试验的参与者,即患者接受尚在研究中的治疗或接受安慰剂(或替代治疗),是被研究的主体;一个患者在一项研究中的意义仅限于贡献了一个统计数据。患者交互模式中的患者成为研究项目的合

疫苗产业塌陷暴露治理模式失灵:谁来给疫苗监管打“预防针”

山东不合规疫苗事件7月中旬被媒体曝光,经过几天发酵现在已酿成公众热点事件。因为家长们回家一查孩子的疫苗本,发现就这么几家疫苗生产厂,而且都可能成为“问题厂家”。于是引发全社会集体性恐慌。自2007年以来,疫苗事件持续被曝光,现在看就事论事已于事无补,这不是哪个厂商、哪个黑心老板或某个失职官员的问题。我们必须反思的是,疫苗产业塌陷背后反映出的治理模式失灵。简单地说,为防止此类事件一再发生,谁来给疫

儿科医疗模式大转变:门诊量会越来越少

一项针对商业保险儿童的研究发现,孩子们去儿科看诊的次数在较少;同时另一项研究称,到儿科门诊的病例越来越复杂。这两项研究成果均在儿科学术协会(PAS)年会上予以了发表。 该年会主持人之一,科罗拉多大学医学博士克里斯多夫·斯蒂勒(Christopher Stille)评论说:“从两份研究可以看出,儿科护理的趋势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但究竟是什么在推动这些变化,仍然未可知。 “我们还未了解清楚,”他这样

近600家医生集团进入“试水潮” 互联网+医疗能否带来就医新模式?

日前,又一家医生集团——博济仁医医生集团在广州宣告成立,令医生集团这个词再次走入大众视野,这也是继2016年深圳的博德嘉联医生集团拿下全国首张医生集团牌照后,在粤成立的最新一家医生集团。近年来,医生多点执业、联合创业俨然成潮流,医生集团如雨后春笋冒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接近600家相关机构,为医生多点执业提供平台,也致力于解决基层患者就医的需求。新医改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医生将目光转

开启就医模式新时代 福建步入“智能医疗”

网上预约挂号、在线缴费、健康档案查询……诸如此类通过信息化手段优化服务流程、改善患者就诊体验的举措,如今早已不是新鲜话题。在福建省,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医疗行业的应用,省市县乡村各级医卫机构数据共享、远程会诊、海量影像数据的在线存储与智能分析均成为可能,进一步提升了全省医疗服务水平。健康医疗云平台:个人健康档案随时调取身体突然不适需要立即就医却没带病历卡,患者转院治疗时

河南耗材采购模式大变革 全省降价

4月24日,河南省卫计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该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采购管理工作情况。从发布会内容来看,河南省的医用耗材(含试剂)采购模式,也要开启新一轮变革了。河南省在2016年就实行了十大类高值医用耗材和体外诊断试剂的网上阳光采购,全省3106家医疗机构、全国5228家耗材生产经营企业均通过省医药采购平台进行交易,省级集采的高值耗材和试剂的交易金额也已超过一百亿元。此番,河南省是要在已有省级挂网集采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