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Intern Med :肥胖患者切胃效果有多大?新研究证明能“救命”

2020-08-19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 医学新视点

研究发现减重手术显着改善了患者的5年死亡率,这项基于人群的匹配队列研究是“加拿大迄今首个也是规模最大的同类研究”。另一项研究重点探讨了当前相对不推荐手术的轻中度肥胖人群,如合并难治性高血压。

最近,一位知名经纪人计划接受切胃治病的消息登上热搜,让这种减重代谢外科治疗手段突然进入镁光灯下。当然,这类手术并不是“想做就做”,而是有着严格的适应症和指征,但对于病情确实需要的患者来说,效果有多显着?

美国医师协会旗下期刊《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今天最新上线的两篇论文恰好为这个问题带来重要证据。

第一项研究来自加拿大研究团队,对超过2.7万临床特征匹配的肥胖患者长期随访发现,减重手术显着改善了患者的5年死亡率。研究团队指出,这项基于人群的匹配队列研究是“加拿大迄今首个也是规模最大的同类研究”。第二项是来自巴西研究团队的随机对照试验,重点探讨了当前相对不推荐手术的轻中度肥胖人群,如合并难治性高血压,能否从减重手术中获益。

在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研究人员领衔的研究中,共纳入了13679名减重手术患者,以及年龄、性别、体重指数和糖尿病病程均匹配的相同数量的非手术患者。接受手术的患者,术前平均体重指数(BMI)高达47,女性超过81%。其中,87%患者选择了胃旁路手术(同时限制摄入与减少吸收),其余13%患者接受了胃袖状切除术(缩小胃容积为主)。

中位时间约5年的随访期间,减重手术组的患者总死亡率为1.4%,而非手术组为2.5%,相当于减重手术将全因死亡风险降低了32%。接受减重手术的患者,一些特定疾病死亡风险也得到了改善,血管死亡风险也降低了47%,癌症死亡风险降低46%。

进一步的分析观察到,部分患者从中受益更大:男性和55岁以上患者的死亡率绝对降低幅度最显着,分别为2.3%和3.3%。55岁以上患者接受减重手术后死亡风险相对降低47%;而45岁以下人群术后的死亡率改善不显着。值得注意的是,既往一些观点认为,考虑到围术期风险和已经形成的健康伤害,年纪较大的患者接受手术将难以逆转病情,这一数据带来了新见解。相较于其他体重基数的患者,术前BMI达到40-50的人群获益最显着,全因死亡风险下降38%,而在术前BMI≤40的人群中,则没有观察到手术对死亡风险的影响。从术式来说,接受胃旁路手术的患者获益显着,而胃袖状切除术患者死亡改善率不明显。

在巴西的随机对照试验中,100名轻中度肥胖(BMI 30-39.9)合并高血压且药物控制不佳的患者随机分组,接受减重手术并为他们提供生活方式咨询,或仅提供生活方式咨询;两组患者同时都还接受了高血压的标准药物治疗。

在随访3年时,分别有73%的减重手术患者和11%的对照组患者在维持血压达标(<140/90 mm Hg)的同时将降压药物数量(包括药物种类和剂量)减少了30%。从统计学上来看,减重手术患者成功减药的几率是非手术患者的6.5倍。

同时,手术组更多患者只需要服用1种降压药,甚至超过三成患者可以在不用药的情况下维持血压达标(<140/90 mm Hg,35% vs 2%)或更理想水平(<130/80 mm Hg,31%vs 0%)。此外,在手术组,患者平均减重27.8%,对照组体重则几乎没有变化。

基于这些数据,研究团队认为,胃旁路手术是改善肥胖患者高血压的有效策略。

在同期刊发的社论中,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期刊副主编,贝丝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Christina Wee博士指出,“代谢外科手术不仅可以减轻体重,还可以通过神经激素变化来改善肥胖症的不良代谢作用。长期的观察研究表明,减重手术后患者死亡风险降低了50%以上,尤其是接受胃旁路手术的患者。”

结合两项最新研究,她认为研究结果为胃旁路手术治疗的益处提供了更多支持性证据。“胃旁路手术可以成为肥胖症患者的选择;对于轻度肥胖和顽固性高血压患者或有必要减少服用药物种类的患者,减重手术也可能是合适的选择。”对于第一项大型研究中胃袖状切除术获益不明显,由于患者数量较少则建议仅将结果视为“提出假设”。

Christina Wee博士同时强调,这并不意味着减重手术在任何情况下都值得推荐,对轻度肥胖、没有合并症并且血压控制良好的患者,这些数据不支持“常规建议进行减重手术”,对于“处理肥胖症的心脏代谢影响,尤其是没2型糖尿病的患者”,也不支持“早期进行减重手术比循序渐进治疗更好”。

原始出处:

[1]Aristithes G Doumouras, Dennis Hong, Yung Lee,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Bariatric Surgery and All-Cause Mortality: A Population-Based Matched Cohort Study in a Universal Health Care System.Ann Intern Med. 2020 Aug 18. doi: 10.7326/M19-3925.

[2]Carlos A Schiavon, Deepak L Bhatt, Dimas Ikeoka,et al.Three-Year Outcomes of Bariatric Surgery in Patients With Obesity and Hypertensio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Ann Intern Med. 2020 Aug 18. doi: 10.7326/M19-378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0-08-19 ms5000000741733160

    👍

    0

  2. 2020-08-19 CHANGE

    疗效只是效果的众多方面之一,还要看对患者的获益,包括生活质量等因素共同决定效果的

    0

  3. 2020-08-19 lovetcm

    #减重手术#对过度肥胖是好的方案,但是仍然要看远期影响。减重不仅是切胃,对#肠道微生物#也有重要影响,让它们重塑

    0

相关资讯

Nat Commun:炎症性肠病和肥胖的肠道微生物共丰度网络具有特异性

肠道微生物参与营养物质的消化和降解,维持消化道的完整性,刺激宿主免疫系统和调节宿主代谢。近年来,肠道微生物与某些疾病(包括糖尿病、心血管疾病、肥胖和慢性胃肠道疾病(如炎症性肠病)之间的关系已被确认。

Cell Metab:戒酒药物能减肥之“双硫仑”

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双硫氟仑(DSF)来对抗饮食引起的肥胖,使体重正常化并改善与身体成分和胰岛素反应相关的各种生理结果。其发现双硫氟仑(DSF)对饮食引起的肥胖的预防和治疗作用。

Nat commun:肥胖导致粘膜相关的不变T细胞促进炎症和肠道生态失调进而促使代谢功能障碍

肥胖的特征在于所述的内脏脂肪组织的慢性低度炎症,这种炎症是胰岛素抵抗2型糖尿病的发展相关联的主要驱动力。肥胖与胃肠道菌群的变化有关,肥胖患者的微生物群转移会影响人体脂肪的膨胀,全身性炎症和胰岛素抵抗。

Nat Commun:肠道微生物共丰度网络在炎症性肠病和肥胖中的特异性

肠道微生物群是一个涉及复杂相互作用的生态系统。目前,研究人员对肠道微生物群在健康和疾病中的作用的了解主要依赖于不同的微生物丰度,而对微生物相互作用在人类疾病背景下的作用知之甚少。

CMAJ:肥胖是一种慢性病!加拿大肥胖管理指南

近日,加拿大发布肥胖管理指南,指出肥胖管理的第一步就是要认识到肥胖是一种普遍、复杂、进行性和复发性疾病,是以不正常或过多的体脂为特征的有损健康的慢性病。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