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看相算命可能存在科学依据

2022-01-07 小小医者 人类表型组计划

看面相,手相,主要看面部结构与手部的指纹走向,从而预测健康,甚至命运。从古至今一直很流行,但是,一般认为这是伪科学,或是迷信!

看面相,手相,主要看面部结构与手部的指纹走向,从而预测健康,甚至命运。从古至今一直很流行,但是,一般认为这是伪科学,或是迷信!

然而,人与人的指纹确实是完全不一样的,决定指纹差异的背后是什么原因?这个原因是否也可以影响人的健康或遗传疾病呢?最近中国复旦大学,中科院等团队给出答案。

指纹是存在于指皮肤上的凹凸纹路,因其恒定性及高遗传性,已成为目前研究最广泛的肤纹类型。我们的指纹花纹如何形成?何种基因在其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人类对指纹花纹这类表型形成的生物学机制仍知之甚少。

为解开以上谜团,中科院上海营养与健康研究所汪思佳研究员团队、爱丁堡大学Denis Headon教授团队和复旦大学金力院士团队联合国内外十余家科研机构对此展开深入研究,通过对较大样本人群的分析,精确量化了多种族群体的指纹花纹,经分析几百万遗传位点和指纹花纹之间的关系后指出,人类肢体发育相关基因在指纹花纹表型的形成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有望为研究通过肤纹表型实现特定疾病的早期识别与筛查提供新思路。

图片

 

北京时间2022年1月7日,相关研究成果以《肢体发育基因构成人类指纹花纹差异的基础》(“Limb development genes underlie variation in human fingerprint patterns”)为题发表于2022年第一期《细胞》(Cell)。

析理入微,解析指纹花纹遗传学结构

指纹花纹表型与何处基因密切相关,其背后有着怎样的遗传学机制?研究者们从定位与指纹花纹表型相关的遗传变异入手,面向23,000多例个体进行全基因组关联扫描与多群体荟萃分析,从中识别出43个与人类指纹花纹相关的遗传基因座。

图片

“我们观察到,这些基因显著富集在肢体发育与形成的相关通路,而非皮肤发育相关通路。”这一特征的发现令团队欣喜不已。其中,位于3q26.2区域临近EVI1基因的变异位点与中间三枚手指指纹的复合表型显著相关,从而为上世纪初即被发现的“指纹模块现象”(中间三枚手指指纹高度相关)提供了表型组学和遗传学解释。

不止于此,基于小鼠动物模型和人胚胎组织的实验观察,团队发现,人类胎儿组织从肢体发育到皮纹形成的系列过程中,支持EVI1基因发挥塑造四肢和手指作用的,正是表达于肢体发育期的间充质细胞,而非皮肤发育期的上皮细胞。这进一步与研究结论相印合:指纹相关基因恰通过调控肢体发育来影响指纹花纹的形成。

图片

通过多表型关联分析,该研究亦发现指纹花纹与手指长度比例间紧密相关性,两者共有相同遗传基础。如小指相对越长,掌长相对越短,双手斗型花纹越多;而食指远端指节(指纹形成处)相对越长,斗形花纹则越少。

图片

前景广博,助力识别潜在疾病风险

“肤纹表型是人体外观表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人体其它表型与疾病都有密切的联系。通过这项研究,我们揭示了影响指纹花纹形成的是一系列肢体发育相关的重要基因,而这些基因在人体发育中往往起着重要的‘一因多效’作用。”汪思佳表示。有如比邻排列的“多米诺骨牌”,肢体发育基因是指纹的内在影响因素。

顺着这一思路,该项研究为肤纹与人体其它表型与疾病的关联研究提供了重要理论基础,有望打通宏观与微观表型的联系与作用机制,使“看手相识疾病”成为可能。“例如,科学界已经发现不同的皮纹表型与许多先天遗传性疾病之间的关联,比如唐氏综合征患者可能会有断掌、足拇趾弓形球纹等特征。”据悉,汪思佳团队正和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医疗机构合作,希望将相关研究成果尽早运用在新生儿先天性疾病的早期筛查中,实现早诊断、早治疗。

图片

范式革新,展现人类表型组学创新策源重大意义

“本项成果是人类表型组研究的一个经典案例,很好地体现了人类表型组学作为一种新范式具有创新策源的重大科学意义”,论文共同通讯作者、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教授金力这样评价道。他指出,本次复旦和中科院团队基于人类表型组计划“测一切之可测”的理念,通过大规模采集相关数据后进行解析研究,首次发现了指纹花纹和肢体表型之间存在强关联,而强关联背后的作用机理,则在于指纹花纹的形成和肢体的发育受到同一个基因EVI1的影响。这是一种典型的人类表型组学的研究范式与方法。

人类表型组,是人体所有生物特征的集合。开展人类表型组研究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发现基因-表型-环境之间以及宏观-微观表型之间的关联机制、尤其是“强关联”及其背后的机制。据悉,复旦大学正和国内外伙伴一起大力推动人类表型组大科学计划,将对相当规模的志愿者群体尽可能多、尽可能全地采集表型数据,进而发现并解析表型之间的强关联、尤其是那些现在科学家还没有注意到的、与人类健康息息相关的表型间的强关联,最终形成一张由各种强关联组成的“导航图”,为未来的生命健康研究提供新的指引和方向。

图片

目前,经过来自不同机构的中国科学家团队的通力合作基于复旦在上海开展的800余人、每人测量近3万个表型的队列研究,已经初步绘制了全球首张“人类表型组导航图”,发现了150余万个强关联,其中跨尺度强关联占39%,大部分是科学界首次发现。“这张‘导航图’,为我们科学界带来了海量的‘问号’,正等待我们科学家去进一步研究、破解,这也是我们下一步的重要工作之一。”金力说道。

复旦大学人类表型组研究院博士后李金喜、爱丁堡大学博士James Glover、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张海国和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博士彭美芳为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汪思佳研究员、Denis Headon教授和金力院士为该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

相关工作得到上海市科技重大专项“国际人类表型组计划(一期)”、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国家重点研发项目、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国家科技基础性工作专项、CAMS医学科学创新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项目,美国国立口腔和颅面研究所、欧盟委员会、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澳大利亚国家健康和医学研究委员会、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威康信托基金、香港卡多里慈善基金会、英国威康信托公司、英国心脏基金会、英国MRC和英国癌症研究中心等中外单位和项目的合同资助。

原始出处:

Jinxi Li ,et al. Limb development genes underlie variation in human fingerprint patterns. https://doi.org/10.1016/j.cell.2021.12.008

作者:李金喜、汪思佳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2-01-07 ms3000000876072209

    看来有些事情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1

    展开1条回复
  2. 2022-01-07 病毒猎手

    所以说,迷信不一定全部是伪科学,流行几千年,或多或少有一定的科学道理,只是随着时间延长,加了一些人为因素在里面,同时制造神秘,让人难以捉磨。因此,不要轻易地,完全地否定一件事,而是要科学地、辩证地看待。正如神话故事一样,一般认为是假的,事实上很多神话故事,在现实中都有原型,甚至都有古人一些超前的想象。例如天上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其实就很有科学道理。 这篇文章讲指纹,实际上指纹只是很小的一方面,还有骨骼发育的形态,结构(面相,骨相,麻衣相的基础),背后同样与某些基因有关,这些基因可能又影响到人的健康。 当然,这些所谓的手相与面相,更多强调先天决定论,事实上,一个人的发展,健康与先天有关,同样与后天的环境,饮食,运动锻炼等诸多因素有关,共同决定结果。因此,不能完全否认手相,面相,但是也不能盲目迷信这些!

    0

相关资讯

NAT COMMUN:表观调节剂Mll1驱动肠道肿瘤发生和干性

研究人员发现,组蛋白甲基转移酶Mll1是Wnt驱动的肠癌的调节器。Mll1在Lgr5+干细胞和人结肠癌中高表达,这些细胞的核内β-catenin也有所增加。高水平的MLL1与结肠癌患者的生存率差有关。

Nature:袁刚等发现,NSD3组蛋白甲基化活性升高促使肺鳞状细胞癌发生 

与其他8p11-12候选LUSC驱动因素相比,NSD3的表达增加与其基因扩增密切相关。在LUSC小鼠模型中,NSD3的敲除,而不是FGFR1的敲除,减轻了肿瘤的生长,并延长了生存期。

Nature:基因和环境共同诱导表观遗传程序,启动肿瘤发生 

在胰腺前上皮细胞组织损伤后最迅速激活的因子中存在报警素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33,它再现了损伤与突变的Kras合作的效果,以释放早期肿瘤和肿瘤转化的表观遗传重塑程序。

Cell Death Differ:KDM4C通过表观遗传学修饰促进肺癌放疗抗性的产生

癌症既是一种遗传性疾病,也是表观遗传疾病,既往研究显示,包括组蛋白修饰和DNA甲基化在内的表观遗传学改变与肿瘤的发生发展息息相关。

Nature:迄今全面的调控人类疾病的表观遗传学图谱 ​

最近,研究人员发布了EpiMap,其包括了10,000个表观基因组图,跨越800个样本,可以被用来定义染色质状态,高分辨率增强子,增强子模块,上游调节器和下游靶基因。

Nature子刊:酒精“减”的寿,姜黄素来补救!

在蜜蜂中筛选生物活性食物化合物表明姜黄素可以阻止酒精对寿命和DNA甲基化的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