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r Cancer:多激酶抑制剂二线疗法用于晚期HCC的疗效和安全性

2021-05-18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索拉非尼和乐伐替尼二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疗效相当,毒性可控

阿特珠单抗(Atezolizumab)-贝伐珠单抗是晚期肝细胞癌的新的一线标准疗法。然而,在阿特珠单抗-贝伐珠单抗治疗后,疾病进展后的最佳治疗尚不明确。

这是一项在多个国家的多个中心开展的回顾性研究,评估了2016年7月至2019年4月期间采用阿特珠单抗-贝伐珠单抗治疗进展后接受后续系统性治疗的晚期HCC患者的临床结局。

在71例接受阿特珠单抗-贝伐珠单抗治疗的患者中,共有49例接受了后续系统性治疗的患者被纳入了本次分析:中位年龄为60岁(37-80岁),男性占73.5%。所有患者都被划分为Child-Pugh A期和巴塞罗那临床肝癌C期。

多激酶抑制剂(MKI),包括索拉非尼 (n=29)、乐伐替尼(n=19)和卡博替尼(n=1),被用作所有患者的二线治疗。

整个队列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

整体的客观缓解率为6.1%,疾病控制率为63.3%。中位随访了11.0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分别为3.4个月(95%CI 1.8-4.9)和14.7个月(95%CI 8.1-21.2)。

乐伐替尼 vs 索拉菲尼组的PFS和OS

乐伐替尼组的中位PFS明显长于索拉非尼组(6.1 vs 2.5个月;p=0.004),但中位OS没有显著差异(16.6 vs 11.2个月; p=0.347)。

治疗相关不良事件

42例(85.7%)患者发生了任何级别的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其中8例(16.3%)发生了3级及以上的TRAE。最常见的TRAE包括手足综合征(53.1%)、疲劳(28.6%)、高血压(28.6%)和腹泻(24.5%)。

综上所述,对于采用阿特珠单抗-贝伐珠单抗治疗后进展的晚期HCC患者,采用MKI作为二线治疗,索拉非尼和乐伐替尼的疗效相当,毒性可控

原始出处:

Yoo Changhoon,Kim Jwa Hoon,Ryu Min-Hee et al. Clinical Outcomes with Multikinase Inhibitors after Progression on First-Line Atezolizumab plus Bevacizumab in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Multinational Multicenter Retrospective Study. Liver Cancer, 2021, 10: 107-114. https://doi.org/10.1159/00051278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null)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肝细胞癌的分子靶向药物与免疫抑制剂联合治疗及其他联合治疗

肝细胞癌(HCC)发病率在我国恶性肿瘤中居第4位,死亡率第3位[1],70%~80%的患者确诊时已失去手术机会,而且术后5年复发率高达70%[2]。分子靶向药物开启了中晚期HCC全身治疗的新篇章,如索

Clin Gastroenterol H: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肝细胞癌发病率分析

与NAFLD相关的肝硬化患者发生肝癌的风险与其他病因的肝硬化患者相似。

Br J Cancer:RNAscope技术检测α-甲胎蛋白mRNA水平为肝细胞癌的新型的高度特异性标志物

肝细胞癌(HCC)作为全球癌症相关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占全球原发性肝癌的70–90%。

Gut:肝癌治疗后抗丙肝病毒治疗可预防肝癌复发吗?

肝癌治疗后抗丙肝病毒治疗可预防肝癌复发吗?

“特瑞普利单抗+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临床研究最新进展发布

2021年3月20日,“君DREAM·正当实”第二届CSCO-君实生物肿瘤免疫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会上公布了特瑞普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II期研究初期分析的结果,并宣布启动国际多中心

Cell Death Differ:USP39和TRIM26通过拮抗介导ZEB1泛素化水平影响肝细胞癌的发生发展

肝细胞癌(HCC)是一种具有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的恶性肿瘤。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