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D: 乌司奴单抗剂量增强后治疗克罗恩病仍然失败的原因

2021-07-31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克罗恩病疾病表型差异很大,从轻度粘膜炎症到肛周瘘管疾病都有可能发生。

      克罗恩病疾病表型差异很大,从轻度粘膜炎症到肛周瘘管疾病都有可能发生。在克罗恩病 (CD) 的治疗管理中,越来越需要个性化的治疗方案。对于接受抗肿瘤坏死因子 (TNF) 治疗的患者,高达 40% 的人都需要剂量强化或更改为其他替代的生物制剂。乌司奴单抗-Ustekinumab (UST) 是一种单克隆抗体靶向药物。对于失去对抗 TNF 治疗的反应的CD患者是很好的替代品。许多对每 8 周 (q8w) 一次静脉注射标准乌司奴单抗剂量间隔失去反应的克罗恩病 (CD) 患者都要到后来接受剂量强化至 q4w 或 q6w。然而,预测剂量强化后成功或失败的基线因素是未知的。因此,本项研究旨在确定 CD 患者剂量强化后乌司奴单抗失败的原因。

 

      这是一项对 2016 年 1 月 1 日至 2019 年 1 月 31 日期间在一家医疗中心接受乌司奴单抗剂量强化治疗的成年 CD 患者的回顾性队列研究。主要观察结果是在强化乌司奴单抗剂量后 12 个月内未能实现无皮质类固醇缓解(Harvey-Bradshaw 指数 <5)的患者。评估的次要结果是剂量强化后接受新生物制剂治疗的时间。最后使用多变量逻辑回归和 Cox 回归来确定这些结果的预测因素。

 

      本项研究共纳入了 123 名接受乌司奴单抗剂量强化至 q4w (n = 64)、q5w (n = 1)、q6w (n = 55) 或 q7w (n = 3) 的患者。多变量逻辑回归表明,肛周疾病、Harvey-Bradshaw 指数和强化时使用阿片类药物与未能达到疾病临床缓解有关。Cox 回归表明,肛周疾病和强化时使用皮质类固醇与较短的新生物制剂使用时间相关。

图:使用乌司奴单抗后临床缓解率

      最后,作者说道:肛周疾病、Harvey-Bradshaw 指数、当前使用阿片类药物和皮质类固醇与 CD 剂量强化后乌司奴单抗失败有关。

 

 

原始出处:

Rahul S Dalal. Et al. Predictors of Ustekinumab Failure in Crohn’s Disease After Dose Intensification.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8-01 zzzzyp

    #学习#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IBD:肠道梗阻和肛周病变的消失预示着克罗恩病患者内窥镜球囊扩张术后需要进行手术治疗

克罗恩病 (CD) 是一种慢性炎症性疾病,特征是复发性的透壁性胃肠道炎症,并会导致肠道损伤,出现各种并发症。

Nutrients:特定碳水化合物饮食和饮食调整作为小儿克罗恩病的诱导疗法

克罗恩病(CD)是一种慢性肠道炎症性疾病,与肠道菌群失调有关。饮食可以调节肠道微生物组,因此具有治疗潜力。本研究中,研究人员确定了三种特定碳水化合物饮食(SCD)对活动性克罗恩病的潜在疗效,研究结果已

Dig Dis Sci:股静脉壁厚度可能是区分白塞病与肠道受累的克罗恩病的独特诊断工具

白塞病(BD)是一种以全身性炎症为特征,特别是以口腔和生殖器溃疡、眼部表现和全身受累为主,但有时候也会累及肠道。

IBD: 焦虑和抑郁症状与小儿克罗恩病患者未来疾病活动无关

对患有克罗恩病 (CD) 的成年人的研究表明,在疾病活动恶化之前,CD患者的心理健康状况大部分会出现恶化。但是这样的现象是不是也会在儿童CD患者中出现。

JCC: 低白蛋白血症与接受回结肠切除术的克罗恩病患者的术后并发症发生有关

虽然目前生物制剂的广泛使用使得克罗恩病患者的治疗效果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克罗恩病患者的手术率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降低。回盲部切除术吻合术仍然是 CD 最常见的手术。

Clin Gastroenterology H: 肥胖与克罗恩病风险增加有关但与溃疡性结肠炎无关

从1980-2013年,超重成年人在发达国家已经增加了28%,发展中国家接近60%。在美国,超过三分之一的成年人肥胖。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