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tors Inflamm:葛丹降压汤调节高血压大鼠心脏/血管炎症并降低血压

2022-10-05 中医科新前沿 MedSci原创

探究葛丹降压汤(GJD)治疗高血压的作用机制。

背景:葛丹降压汤(GJD)(乙醇水提取物)由钩藤、丹参、葛根、杜仲、夏枯草、怀牛膝组成,是用于治疗高血压的中药配方(专利号:CN114246896A);然而,其作用机制尚不清楚。该研究旨在探讨GJD治疗自发性高血压大鼠(SHR)高血压的作用机制。

方法:雄性SHR被随机分为五组:GJD低剂量(1.36 g/kg/d)、中剂量(2.72 g/kg/d)和高剂量(5.44 g/kg/d),卡托普利(13.5 mg/kg/d)和SHR组,以Wistar Kyoto大鼠(WKY)为对照。每只老鼠每天灌胃一次。

ALC-NIBP是一种无创血压仪,测量收缩压(SBP)和舒张压(DBP)。治疗6周后,所有大鼠均被麻醉。从腹主动脉采集血样,然后分离血清以评估内皮素-1和血管紧张素II、白细胞介素-1β、白细胞介素-6和肿瘤坏死因子-α。取左心室和胸主动脉进行HE染色、免疫组织化学、RT-qPCR和western blot检测。

结果:GJD治疗后,SBP和DBP显著降低,血清内皮素-1和血管紧张素II水平也显著降低。左心室和胸主动脉壁厚度减少,左心室和主动脉组织中的I型胶原、III型胶原和α-SMA表达也减少。

GJD治疗显著降低血清炎症标记物白介素-1β、白介素-6和TNF-α的水平。此外,左心室和主动脉组织中的白介素-1β、白介素-6、TNFα、TAK1和NF-κB p65水平显著降低,而IkB-α水平显著升高。GJD对所有参数均有剂量依赖性影响。

结论:GJD可能通过NF-κB抑制炎症因子来降低SHR高血压模型的血压,改善左心室和主动脉重塑。GJD可能作为一种降压药使用,并为进一步的药理研究和临床应用提供了科学依据。

该研究尚存局限性,例如需要全面评估GJD中的活性成分,然后提取活性成分以进一步研究其对高血压治疗的影响。此外,没有在停药后或长期治疗后跟踪血压测量;需要进一步研究来评估GJD在停药和长期治疗后的疗效。

文献来源:

Mohammed SAD, Liu H, Baldi S, Chen P, Lu F, Liu S. GJD Modulates Cardiac/Vascular Inflammation and Decreases Blood Pressure in Hypertensive Rats. Mediators Inflamm. 2022;2022:7345116. Published 2022 Sep 17. doi:10.1155/2022/7345116

作者:紫菀款冬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2-10-08 ms3000001417319363

    加强中医药创新性研究

    0

  2. 2022-10-05 124a63c3m09暂无昵称

    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Ann Allergy Asthma Immunol:鼻一氧化氮测量在过敏性鼻炎中的临床应用

鼻一氧化氮(nNO)被认为是鼻炎症的一个生物标记。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一个系统性的回顾,并通过元分析和元回归评估了nNO水平与过敏性鼻炎(AR)之间的相关性。

Crit Care:中国体外膜氧合临床应用的横断面研究

中国接受ECMO治疗的患者死亡率和医疗费用负担相对较低,但存在较大的地区性和季节性差异。患者较高住院死亡率的危险因素是年龄大、男性、欠发达地区和夏季治疗。

CA Cancer J Clin :首次系统介绍循环肿瘤DNA在临床的应用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使用血浆循环肿瘤DNA(ctDNA)进行基因组分析的应用正在迅速发展。商业和学术实验室中的各种血浆ctDNA技术都已在常规或新兴应用中使用。

李岳春教授:从“质疑”到“认可”,左心耳封堵术临床应用之路如何步步拓宽?

作为一种常见的心律失常疾病,心房颤动的发病率通常随年龄增加而增长,其主要并发症包括脑卒中、心力衰竭等疾病;据统计,房颤可使患者的卒中风险增加5倍。

BJU Int: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中阳性手术边缘分类的临床应用

在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术(RP)样本中发现手术边缘阳性(PSM)意味着生化复发(BCR)的风险增加一倍。手术边缘状态包括两种,即阳性与阴性。在过去的十年中,人们越来越关注进一步的分类,包括PSM的数量、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