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 Metab:王红阳院士团队揭示​NAD​+代谢调节肿瘤免疫逃逸和增强PD-1/PD-L1治疗敏感性

2021-08-20 小小医者 和元生物

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

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是能量代谢和信号转导途径的重要中介[1],除了在氧化磷酸化和氧化还原反应中的功能外,NAD+还作为许多酶的底物,并参与许多生物过程,如DNA修复、炎症和蛋白质乙酰化[2]。烟酰胺磷酸核糖基转移酶(NAMPT)是NAD+合成途径的限速酶,NAMPT和NAD+在几种人类恶性肿瘤中经常上调,并在肿瘤的起始、进展和复发中发挥关键作用[3]。然而,NAMPT介导的NAD+代谢在调控肿瘤免疫逃逸中的作用尚不清楚。

近年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肿瘤免疫治疗方面取得了显著的临床突破。程序性死亡配体1(PD-L1,也称为CD274或B7-H1)在多种癌症中高表达,并通过与活化的T细胞表面的受体PD-1相互作用来调节免疫逃逸,导致T细胞衰竭。PD-1/PD-L1轴抑制剂可显著增强T细胞应答,并在多种晚期癌症中表现出显著的临床应答。

然而,临床试验数据显示,抗PD-1/PD-L1抗体等免疫治疗在实体瘤中的有效率低,仅20%左右。此外,长时间持续性的单一使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肿瘤并不能收到预期的疗效,甚至容易引发免疫耐受。因此,寻找行之有效的疗效预测标志和联合治疗是提高肿瘤免疫治疗效果和推进肿瘤精准免疫治疗的重要方法。NAD+代谢与癌症有关。然而,其在免疫检查点调控和免疫逃逸中的作用尚不清楚。

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国家肝癌科学中心王红阳院士/杨文研究员团队在Cell Metabolism上发表了题为 NAD+ metabolism maintains inducible PD-L1 expression to drive tumor immune evasion 的研究论文,揭示了NAD+代谢通过调节免疫检查点PD-L1的表达,驱动肿瘤免疫逃逸的新机制,并提出了通过补充NAD+前体增强免疫治疗耐受肿瘤对抗PD-1/PD-L1抗体治疗敏感性的新策略[5]。

图片

1 NAD+代谢控制CD8+T细胞依赖性肿瘤抑制作用

为了探究NAMPT的特定功能,研究人员通过RNA干扰(shNampt)和CRISPR/Cas9技术(sgNampt)下调小鼠肝癌细胞(Hepa1-6)中NAMPT的表达。抑制或敲除Nampt可显著降低细胞内NAD+的水平,而补充NAD+前体NAM或NMN则显著提高NAD+的水平(图1A,B)。进一步评估体内肝癌生长,shNampt和对照细胞分别接种到免疫缺陷和免疫正常小鼠C57BL/6的皮下,免疫缺陷小鼠都长出了同等大小的肿瘤,而免疫正常小鼠肿瘤明显小于对照组(图1C,D)。Nampt 敲除也显著抑制肿瘤进展,而Nampt代谢物NMN处理显著促进C57BL/6小鼠肿瘤生长(图1E,F)。
此外,Nampt KO和抑制剂治疗也导致肿瘤浸润的CD8+T细胞增加,而NMN补充限制了CD8+T细胞浸润(图1H,I)。进一步对皮下接种shNampt或shCtrl细胞的小鼠中清除了CD8+T细胞、CD4+T细胞或这两种亚群(图1J),在C57BL/6小鼠中,使用CD8单独或CD8和CD4抗体同时消耗治疗后,shNampt和shCtrl肿瘤的肿瘤负荷差异不存在,而CD4单独消耗仍然导致较小的shNampt肿瘤(图1K,L)。实验结果表明,NAD+代谢控制CD8+T细胞依赖性肿瘤抑制作用。

图片

 图1 NAD+代谢控制CD8+T细胞依赖性肿瘤抑制作用

NAD+代谢驱动肿瘤细胞诱导PD-L1表达

接下来,研究人员验证NAD+代谢与T细胞依赖的肿瘤抑制的机制,作者通过TCGA数据库和临床样本分析了NAMPT与T细胞相关免疫检查点分子表达的相关性,NAMPT和PD-L1 的mRNA的表达正相关(图2A,B)。干扰Nampt导致PD-L1表达下降,体内外实验表明NAD+代谢可能通过促进PD-L1表达而驱动肿瘤免疫逃逸。

 

图片

图2 NAD+代谢驱动肿瘤细胞诱导PD-L1表达

 

3 NAD+代谢通过Stat1依赖的IFNγ信号通路调控PD-L1 

基因集富集分析(GSEA)表明,NAMPT和IFNγ信号通路(Jak/Stat pathway)在TCGA介导的肝癌中高度相关。之前研究IFNγ刺激的Jak/Stat/干扰素调节因子-1 (Irf1)信号轴正向介导PD-L1表达,结合WB实验等验证,NAD+代谢调节stat1依赖的IFNγ信号通路在癌症中的PD-L1诱导。

 

图片

图3 NAD+代谢通过Stat1依赖的IFNγ信号通路调控PD-L1

 

4 NAD+代谢通过α-KG维持甲基胞嘧啶双加氧酶Tet1的表达和活性

NAD+代谢通过NAD+/NADH氧化还原状态调节线粒体能量生产,通过NAD+依赖的酶活性调节多种生物功能、衰老、疾病和癌症。研究人员通过测序结合质谱分析等实验表明,NAD+代谢通过依赖于α-KG的Tet1调节IFNγ-Stat1-Irf1轴诱导的PD-L1表达。

图片

图4 NAD+代谢通过α-KG维持甲基胞嘧啶双加氧酶Tet1的表达和活性

 

5 IFNγ激活的Stat1招募与Irf1结合的Tet1以调节Irf1去甲基化导致PD-L1表达

研究人员进一步探讨NAD+代谢介导的Tet1如何调控IFNγ信号通路和PD-L1表达,发现,IFNγ激活的Stat1招募与Irf1位点结合的Tet1,促进Irf1去甲基化和转录,诱导下游PD-L1的表达。

图片

图5 IFNγ激活的Stat1招募与Irf1结合的Tet1以调节Irf1去甲基化导致PD-L1表达

 

6 NAMPT-TET1-p-STAT1-IRF1-PD-L1轴在人类癌症中激活并预测不良预后

接下来,研究人员检测NAMPT-TET1-p-STAT1-IRF1-PD-L1轴在癌症患者组织中的蛋白表达水平,NAMPT、TET1、p-STAT1、IRF1和PDL1在肝癌中表达明显升高。临床数据分析表明,NAMPT-TET1-p-STAT1-IRF1-PD-L1轴高表达的患者生存率明显较低。

图片

图6 NAMPT-TET1-p-STAT1-IRF1-PD-L1轴在人类癌症中激活并预测不良预后

 

7 NAMPT预测PD-(L)1检查点阻断和NAD+补充增加抗PD-(L)1的免疫治疗效果

基于在肿瘤中NAD+代谢驱动PD-L1诱导和CD8+T细胞衰竭,作者选择抗PD-(L)1治疗敏感且PD-L1高表达的Hepa1-6肿瘤模型(图7A),检测NAMPT表达水平是否影响PDL1阻断的抗肿瘤作用。Nampt缺乏导致抗PD-L1在体内治疗效果不佳(图7B,C),肿瘤NAMPT表达可作为更好的免疫治疗疗效的预测生物标志物。
接下来,作者选择抗PD-(L)1治疗耐受肿瘤模型(低PDL1和高CD38)的LLC肺癌和Pan02胰腺癌模型和次级耐受肿瘤模型(CD38过表达的Hepa1-6细胞)来检验NAD+补充是否能使这些肿瘤对免疫治疗敏感。NMN联合PD-L1抗体可显著抑制体内肿瘤进展(图7H, I, L,M),提示NMN的补充可以逆转这两种肿瘤模型对免疫治疗的耐药性。免疫浸润进一步分析表明,NMN和PD-L1联合可显著促进CD8+T细胞浸润,NAD+补充可能是一种有希望的治疗策略,以增强PD-L1抗体的抗肿瘤作用。

图片

图7 NAMPT预测PD-(L)1检查点阻断和NAD+补充增加抗PD-(L)1的免疫治疗效果

结论:

本文研究发现烟酰胺磷酸核糖基转移酶(NAMPT),NAD+生物发生的率限制酶,驱动干扰素γ(IFNγ)诱导的PD-L1在多种类型的肿瘤中表达,并以CD8+ T细胞依赖的方式控制肿瘤的免疫逃逸。动物实验和临床数据分析发现,高表达NAMPT的肿瘤对抗PD-1/PD-L1抗体的治疗更敏感;对于抗PD-1/PD-L1抗体治疗耐受的肿瘤,通过补充NAD+前体(NMN)可显著增强治疗的敏感性。该研究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肿瘤NAMPT表达可能作为预测免疫治疗疗效的生物标志物,补充NAD+联合抗PD-1/PD-L1抗体的方案可为免疫治疗耐药的肿瘤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疗策略。
编者按:
此前有一些研究显示,GTPase 效应蛋白的新兴作用,特别是 p21 激活激酶 4 (PAK4) 和烟酰胺生物合成途径酶烟酰胺磷酸核糖基转移酶 (NAMPT) 作为免疫监视和免疫反应中的信号分子。

同样,在侵袭性原发性脑肿瘤胶质母细胞瘤 (GBM)中,同样表现为代谢异常,从而促进其恶性表型。恶性神经胶质瘤的多种遗传亚型对 NAD+ 补救途径酶烟酰胺磷酸核糖基转移酶 (NAMPT) 的选择性抑制敏感。研究者发现了微粒介导的 NAMPT 抑制剂 GMX1778 的瘤内递送诱导小鼠 GBM 肿瘤微环境中的特定免疫学变化,其特征在于免疫检查点 PD-L1 的上调、CD3+、CD4+ 和 CD8+ T 细胞的募集以及 M2 的减少-极化免疫抑制巨噬细胞。 NAMPT 抑制剂诱导的 NAD+ 消耗和自噬介导了 GBM 细胞中 PD-L1 转录物和细胞表面蛋白水平的上调。因此,NAMPT 抑制剂对肿瘤免疫微环境的调节与体内 PD-1 检查点阻断相结合,显着提高了 GBM 动物的存活率。因此,NAMPT 抑制的治疗影响超出了肿瘤细胞,塑造了周围的免疫效应物。 NAMPT 抑制剂在肿瘤部位的微粒递送和释放为改变免疫肿瘤微环境提供了一种安全可靠的方法,可以加强胶质母细胞瘤的检查点免疫治疗。微粒介导的 NAMPT 局部抑制调节肿瘤免疫微环境并与抗 PD-1 检查点阻断协同作用,为 GBM 的治疗提供联合免疫治疗策略。
如果进一步延伸,在NAD+通路进行干预,可能能提升肿瘤免疫治疗的效果
原始出处:
Lv H, Lv G, Chen C, Zong Q, Jiang G, Ye D, Cui X, He Y, Xiang W, Han Q, Tang L, Yang W, Wang H. NAD(+) Metabolism Maintains Inducible PD-L1 Expression to Drive Tumor Immune Evasion.Cell Metab. 2021 Jan 5;33(1):110-127.e5. doi: 10.1016/j.cmet.2020.10.021
Li M, Kirtane AR, Kiyokawa J, Nagashima H, Lopes A, Tirmizi ZA, Lee CK, Traverso G, Cahill DP, Wakimoto H. Local Targeting of NAD(+) Salvage Pathway Alters the Immune Tumor Microenvironment and Enhances Checkpoint Immunotherapy in Glioblastoma.Cancer Res. 2020 Nov 15;80(22):5024-5034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8-21 Elsie0105

    学习了

    0

  2. 2021-08-20 junJUN

    院士是学术至高点,也是大家必争之地呀

    0

相关资讯

NATURE:黑色素瘤如何对抗肿瘤免疫做出反应?

已有的研究显示,广泛的肿瘤炎症的出现可以反映在高水平的浸润性T细胞和干扰素-γ(IFNγ)信号,并可以改善黑色素瘤患者对检查点免疫疗法的反应。然而,许多肿瘤通过激活导致免疫抑制

张煜再发文质疑卫健委专家团 希望全国公开辩论“肿瘤治疗事件”

5月5日,“肿瘤治疗事件”淡出公众视野一周之后,当事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肿瘤内科医生张煜再次公开发声,质疑卫健委专家团结论,

礼进生物在2021 ASCO年会上公布其CD137/4-1BB激动剂抗体LVGN6051的1期临床研究中期结果

礼进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一家立足中国、面向全球聚焦于开发肿瘤免疫治疗的创新型生物制药公司

国内结直肠癌一线免疫治疗药物获批,国内PD-1竞争加剧

默沙东宣布其PD-1抑制剂帕博利珠单抗(商品名:可瑞达)已获得国家药监局(NMPA)批准单药用于KRAS、NRAS和BRAF基因均为野生型,不可切除或转移性高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或错配修复基因

Sci Immunol:全反式维甲酸帮助攻克实体瘤的放疗抗性

当全反式维甲酸(RA)与放疗一起给药时,与单独的放疗(IR)或单独的RA相比,表现出了优越的抗肿瘤反应

Immune-Onc靶向LILRB2(ILT4)全新抑制性抗体IO-108获FDA批准将在晚期实体瘤中开展人体临床试验

2021年8月12日 - 处于临床阶段、致力于开发靶向免疫抑制性髓细胞免疫检查点创新癌症免疫疗法的生物制药公司——Immune-Onc Therapeutics, Inc.(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