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Hepatology:患有癌症的IBD患者接受激素治疗会导致疾病的复发

2020-04-06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激素暴露与炎症性肠病(IBDs)复发的风险增加有关。但是在癌症IBD患者中激素疗法对IBD病程的影响知之甚少。因此,本项研究就此进行相关研究。

背景与目标:激素暴露与炎症性肠病(IBDs)复发的风险增加有关。但是在癌症IBD患者中激素疗法对IBD病程的影响知之甚少。因此,本项研究就此进行相关研究。

方法: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回顾性队列研究,从5个医疗中心收集了1997年至2018年随后接受乳腺癌或前列腺癌诊断的IBD患者的数据。对于静态诊断为IBD的癌症患者,其主要结局是IBD的复发。对于诊断为活动性IBD的患者,主要结局是IBD缓解。

结果:本项研究分析共包括447例患有乳腺癌(78%)或前列腺癌(22%)的IBD患者(44%患有克罗恩病,53%患有溃疡性结肠炎,3%患有未分类的IBD)。在诊断癌症时,有400名患者(90%)患有非活动性IBD,而47名患者(10%)具有活动性IBD。在非活动性IBD患者中,有112例(28%)发展为活动性IBD。癌症诊断后,以前接触类固醇,免疫调节剂或生物制剂与IBD复发有关(类固醇的危险比[HR]为1.79;95%CI为1.18–2.71;免疫调节剂HR为2.22; 95%CI为1.38–3.55;生物制剂的HR,1.95; 95%CI,1.01-5.36)。激素单药治疗(HR,2.00; 95%CI,1.21-3.29)以及细胞毒和激素联合治疗(HR,1.86; 95%CI,1.01-3.43)与IBD复发相关。在仅接受细胞毒性化疗的34例患者中,250个月时,IBD的缓解率仍为75%,而接受激素单药治疗的患者中这一比例为42%(P=0.02)。在诊断为活动性IBD的患者中,有14名(30%)从IBD进入缓解期,但没有实现IBD缓解的重要因素。

结论:本项研究证实接受激素治疗乳腺癌或前列腺癌患者的IBD复发风险明显增加。

原始出处:

Jordan E. Axelrad. Et al. Hormone Therapy for Cancer Is a Risk Factor for Relapse of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Hepatology.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PLoS One:低强度和高强度膀胱镜检查对手术治疗和癌症结果的影响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高风险非肌层浸润膀胱癌(NMIBC)患者中评估了低强度和高强度膀胱镜检查与治疗结果的相关性情况。

Lancet Oncol:年轻癌症幸存者晚年出现严重健康问题的风险高于普通人群

《柳叶刀-肿瘤学》(The Lancet Oncology )近期发表一项回顾性观察性研究,发现与普通人群相比,青春期或成年早期确诊癌症的幸存者发生过早死亡的风险更高。研究分析了美国和加拿

Lancet Global Health:癌症不传染,但可能被 “继承”

近日,《柳叶刀 · 环球健康》(Lancet Global Health)发表的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所团队的一篇统计报告。

Annals of Oncology :【研究】 血检可检测多种癌症,可用于临床研究中的高危人群

一项新血液测试的试验表明,一种正在开发的新血液测试能够以较高的准确性筛查多种类型的癌症。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2019年欧洲肿瘤医学协会(ESMO)大会上展示了多中心试验的结果。

Science Advances:对癌症递送纳米颗粒治疗的最佳方法是什么?

纳米颗粒为癌症治疗和诊断提供了独特的机遇和挑战。尤其在精确定位癌细胞方面,纳米颗粒改进了目前传统的癌症治疗方式,旨在减轻患者痛苦。

JAMA:武汉数据显示癌症患者感染COVID-19风险更高

近日,发表于JAMA Oncology的一项回顾性分析显示,癌症患者感染COVID-19的风险更高,其中不足50%正积极接受癌症治疗。而近期,美国外科医师学会(ACS)也发布了COVID-19疫情期间